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卷一 贞观·才人。 第五章 教习嬷嬷 (第1/3页)

    司徒冀是个商人,在这个时代,虽说有些钱财,但地位并不高,为保买卖,每月必须向文水官员交付大量的银子,司徒明月之所以能够入宫,是因为她的爷爷,她爷爷曾在朝为官,也算功勋世家,只是到她父亲便已经弃官经商了。

    为了司徒明月未来在宫中能够更好的发展,司徒冀派人寻了个曾在宫中任职的老宫女来教导司徒明月,司徒明月自从武如玉走后,整日兴致厌厌,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历史使然,就算她进宫,怕也就是个小透明,她想。

    她现在懒懒散散,整天一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状态,司徒夫人见她这样有些无奈,坚持请人来教司徒明月琴棋书画,可每次教导的先生一来,最后都会以一种灰溜溜的姿态请辞,理由多是技不如人,请夫人发展小姐其他方面的才能。

    司徒夫人也很是疑惑,司徒明月从小琴棋书画不错她知道,可是也没达到能让先生怯步的地步,这,她想了想,带着丫鬟向后院走去,刚到院口,就听见司徒明月的嬉笑声,走进去,只见司徒明月正在飞速旋转着,披帛四处飞散,宛若盛开的粉荷一般,这不是胡旋舞吗,司徒夫人想,月儿什么时候喜欢跳舞了,她就咳嗽两声,司徒明月听见停下来,微笑的看着司徒夫人,她最近也要被母亲逼疯了,她请的先生教的东西还没她做明星时学的多。

    “母亲,您来了。”

    司徒夫人点点头,道,

    “月儿何时爱上跳舞的,母亲可从未见过你跳舞。”

    司徒明月跳舞本来只是兴起,刚才的教书先生来与她论道,二人从孔夫子的老师庄子说起,论述了孔夫子与庄子之间复杂矛盾的关系,她只是把自己在现代课上所学的一些知识和自己的一些看法给先生说了说,结果先生一脸惊讶,一边捋胡子点头,一边自惭形愧的摇头,司徒明月见他这般,就重新起了个论题,不知怎么就说到了善舞的赵飞燕和赵合德两姐妹,也由此说起了这两姐妹的舞蹈,司徒明月在现代学过很多舞种,但最感兴趣的还是这古典舞,她挖掘了很多记载古典舞的历史典籍,还曾做过很多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