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卷一 贞观·才人。 第七章 狮子大开口 (第1/3页)

    自官府那日来人已过去了一些时日,为了让司徒冀安心,司徒明月那天从大堂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问过这件事,她只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只有私下的时候,司徒明月才会让司徒静去打探了一些情况,后来知道那个县令那天来只是来作作官威,试探司徒冀,并没有提什么查账的事,司徒明月才放下心来,司徒明月思忖着,这县令这般走掉,这也就说明善氏还没有把郭嬷嬷给她记录的假账本交给县令,司徒明月又趴在桌子上想了想,把司徒静叫了过来,

    “静儿,你去安排一个小厮去武府守着,有什么情况回来告诉我。”

    “是,小姐。”

    司徒静安排了一个小厮去了武府,过了几日,小厮跑回来,道,

    “小姐,不好了,小人在武府守着的时候,看到武家叔父乘着轿子往官府方向去了。”

    “行,我知道了,你先下去。”

    司徒明月捏紧袖子,

    “静儿,走,我们去武府。”

    司徒静一愣,忙劝道,

    “小姐,不可,你答应过老爷不再管这件事,此时这样明目张胆的去武府,老爷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司徒明月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听到门口有人来报,

    “小姐,武家善夫人刚才被老爷请来了。”

    司徒明月冷笑,她还敢来,司徒明月带着司徒静走了出去,来到前院,善氏正好刚进门,善氏冷笑着看了司徒明月一眼,

    “呦,这不是司徒大小姐吗,这好些时日不见,司徒小姐别来无恙啊。”

    “我的身体甚好,吃嘛嘛香,倒是善夫人,如此挂念小女,好大功夫啊。”

    善氏原形毕露,

    “哼,不敌司徒小姐,咱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就只能玩点阴的了,想来司徒小姐,现在日子不好过吧。”

    “善夫人严重了,还有,小女劝你好好请大夫看看耳朵,刚都跟您说了,小女吃嘛嘛香,这日子,小女过的舒适的很。”

    司徒明月冷笑道,善氏气的跺脚,又怕司徒明月动手,只得把司徒冀抬了出来,

    “那敢情好,司徒小姐过的好,自然是司徒小姐的福气,今日是司徒老爷请我过来,说有事情想找我谈谈,我这就去,不碍了司徒小姐您的眼。”

    司徒明月看着她,双手狠狠的绞着手绢,善氏洋洋得意的跟着下人去了大堂,司徒明月回到闺房,按捺着,她不能动手,她现在只能静观其变,看父亲如何安排,父亲既然叫了善氏过来,说明已经知道武家去了官府的事,她现在稍有动作,就会寒了父亲的心,善氏也正是猜中了,就抓住了她这一点,刚才才敢公然和她叫板。啊啊啊啊啊,司徒明月内心十分抓狂,这种被人玩弄股掌之间的感觉她最痛恨了,如果在现代,她早就手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