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还有他们两个。”在老仆怀里的孩童遥指另外两名醉汉,“魏老大带人去抓我姐,当时就有这两人。”

    “和我们无关啊。”

    “我们只是跟着跑跑腿。”那两名醉汉都不敢吭声,被孩童铁生指出后,顿时心慌的连辩解说道。

    白衣少年晏烬皱眉喝道:“他姐姐在哪?”

    “这……”魏老大他们三人彼此相视,都犹豫了起来,帮里规矩可森严的很。

    “不找出来,你们三个都得死。”晏烬冰冷道。

    “我们愿说。”

    “人已经送到闲石苑了。”魏老大他们都连忙说道。

    ……

    闲石苑,是黑狼帮专门用来调教女子的六大据点之一,位于东宁府的北城一带。

    “汪!汪!”

    天已经完全黑了,闲石苑内偶尔传来狗吠声,显然宅子里面有帮众在巡逻。

    魏老大他们三个地痞带路,晏烬、孟川他们一行人也来到了这。

    “这座宅子就是闲石苑,闲石苑里面平常都有上百名女子,她们会被调教,有足够本领了才会送去各个青楼,实在不行的也会送进些窑子。”魏老大陪笑说着。

    “阿川,真有意思,东宁府的一些青楼倒是远远看过,这调教青楼女子的地方……还从来没见过呢。”柳七月格外兴奋好奇,“早就听说有些可怜女子被抓进去,如今我们就要救她们出水火了。那些为恶的黑狼帮帮众一个都不能放过。”

    “为恶的都不放过。”孟川也应和着。

    “快开门,是我,魏子!”魏老大上前敲门还喊道。

    闲石苑的门开了。

    老仆就主动上前,一拂手两名懒散的看门人就被轰击的倒飞而出,撞击在一旁的木柱上、地面上,都吐血凄惨喊起来:“有人打进来了。”“快来人。”

    “什么人这么大胆子?”

    “敢来我黑狼帮的地方撒野?”

    一片吵杂声,这宅子里各处都有人赶来。

    晏烬、孟川他们几人来到前院等着,魏老大他们三个则是缩着头小心翼翼站在一旁。一边是玉阳宫和孟家的人,一边是自家帮派,他们都怕啊!

    很快就出来一群汉子,甚至有几位气息颇强,都有洗髓境实力。

    为首的一位华袍老者,更是达到了脱胎境。

    “孟川公子?”华袍老者原本冷着一张脸,可看到孟川后,老脸立即笑成一朵花,“竟然孟公子来我这,我真是三生有幸了。孟公子,不知道我有什么能为孟公子你效劳的?孟公子尽管说。”

    “听说你们强抢民女?”孟川开口。

    “没有,绝对没有。”华袍老者连道,“我们黑狼帮做事一向遵纪守法,怎么会做这等事?”

    孟川指着一旁缩头缩脑的魏老大三人:“他们说的。”

    华袍老者看向魏老大他们,眼神中都带着几分冷意。

    “护法,这位是孟公子,那位是玉阳宫的人。我们也没办法啊。”魏老大苦着脸说道。

    “玉阳宫的人?”华袍老者这时候才重视晏烬和那老仆。

    老仆从怀里取出玉阳宫令牌,示意了下。

    华袍老者心头一颤:“玉阳宫有仆人,有士兵……但是能持有玉阳宫令牌的,都是玉阳宫内的高层了,不超过十人!这两人是谁,我怎么没听说?”

    “这孩童的姐姐,大概在一个时辰前,是魏三刀送来的。”孟川开口。

    “魏三刀刚才送人来的?”华袍老者转头对着身后喝道,同时对着一手下微微眨眼。

    那手下立即道:“好像送来了一人,我去找找,把人带来。”

    “赶紧去。”华袍老者喝斥道。

    那手下立即跑了过去。

    华袍老者又转头笑看着孟川他们,连道:“玉阳宫的大人,还有孟公子,你们尽管放心,我们黑狼帮做事规矩的很,绝不会强抢民女。”

    “还不承认?”晏烬声音冰冷,目光一扫这座宅子,“他姐姐被抓,这宅子里面还有上百女子,也有很多被强抢来的吧。”

    “绝对没有。”华袍老者说道。

    “那座小楼,里面居住着七位女子,全部带出来。”老仆则是吩咐道。

    “行。”华袍老者点头示意了下,同时暗暗惊骇,“好厉害,隔着数十丈远就知道里面住着七个女子?”

    很快。

    七个女子都出来了,有的还是少女模样,有的则是二三十岁了。

    “你们是自愿来的,还是被掳来的?”晏烬郑重道,“你们只管说,不用怕。我们是玉阳宫的人,旁边这位是孟家公子。黑狼帮威胁不了你们。你们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要这些人违背律法,他们就一个逃不掉。”

    “违背律法的,都逃不掉。”孟川也说道,“这是我孟川对你们的保证。”

    华袍老者听的眼睛眯了下,他身后一众手下彼此相视。

    那七位女子,其中一位年龄大些的确是自嘲笑道:“两位公子,你们白忙了。我们这些姐妹们谁不是无路可走,才入了这烟花之地?像我遭丈夫遗弃,无处谋生,没处住,没有吃的。还会遭到欺负。只有到了这里,能吃饱穿暖,有遮风挡雨的地方,说起来是黑狼帮给了我活路。”

    晏烬、孟川、柳七月都一愣。

    和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另一名女子也开口道:“两位公子,我是逃荒逃到这,无路可走,眼看着只能饿死。你们明白那种滋味吗?求谁都没用,当时我饿得皮包骨,卖身,人家都嫌弃我。是黑狼帮从一群乞丐从把我挑出来,给了我活路。”

    “我被我爹卖了抵债,也算偿还了他的养育之恩了。”一名少女冰冷道,“只要在青楼赚的银子,抵掉债……我就能恢复自由身,还有一笔银子傍身。”

    “这里很好啊,有漂亮衣服穿,有姐妹们陪着玩,有好吃的,还不用做苦活。”一名看起来娃娃脸的女子笑容灿烂,“为什么需要救?”

    ……

    在这座宅院藏着一隐秘的地道,地道尽头,便是隐秘的殿厅。

    地底殿厅中。

    一名驼背男子盘膝坐着,全身隐隐弥漫着绿色雾气,一双眸子也泛着让人心悸的绿光。

    还有一具女尸在一旁,女尸的胸膛被挖出个窟窿,显然心脏被挖出了。

    “嗤嗤嗤~~~”驼背男子右手指甲很长,正握着一颗心脏,只是那心脏如今干瘪的很。

    “呼~~~”

    “吸~~~”

    绿色雾气从鼻腔进入驼背男子体内,许久又从嘴里吐出。

    “咚咚咚。”外面传来敲殿门的声音。

    “嗯?”驼背男子脸色微变,冷然开口道,“什么事?”他修炼的时候,下面人也敢打扰?

    “大人,外面来了几个少年男女,还有一个老头子。他们是玉阳宫的人,其中还有孟家的孟川。说是要救一个孩童的姐姐。”殿门外的人小声说道。

    “那就把孩童的姐姐,还给他们。”驼背男子皱眉说道,“我修炼正是关键时,没必要招惹五大神魔家族和玉阳宫的人。”

    “如果他们要搜查整个闲石苑呢?恐怕有些秘密就保不住了。”殿门的人说道。

    “不准他们搜!”驼背男子淡然道,“如果实在拦不住,注定的要暴露的话。那就先杀了他们,再放弃这里。算是给五大神魔家族和玉阳宫一个警告。”

    “是。”殿门外的人恭敬应道。

    驼背男子看着地面上的女尸,低沉道:“这么好的一个修炼的地方,能经常提供处子给我,我是真舍不得放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