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对面的那几个人,带着黑色口罩,露在外面的眼睛非常的凶狠!

    “臭小子,不要多管闲事,我们找的不是你,滚蛋……”

    陈默抱着手机,心中忐忑又觉得刺激:“我曹,这些人到底是干嘛的?”

    陶宴看着他们衣服上的绣章,眼神冷下来:“他们找我的!”

    这些黑衣人胳膊上的绣章,是一个古篆的“陶”字!

    陈默爆了一句粗口:“我曹。”

    他赶紧拿手机给白露发了一个定位,然后又给周萍发语音求助!

    秦筝对他们说:“你们后退,我能搞定!”

    陈默赶紧拉着陶宴后退:“我们往后靠,别打扰秦筝揍人!”

    秦筝撸起袖子:“你们这群不要脸的狗东西,竟然还敢来,行啊,小爷我今天教你们怎么做人!”

    他话没说完人已经冲出去了。

    秦筝以前跟人在一起,都要收着力气,在家里拿水杯喝个水放下的时候都不敢使劲儿!

    今天终于可以放开手撒欢,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了,尤其是这些人还特么那么欠揍

    陶家的人,呵呵……

    秦筝早前就受不了了,陶家那些吃人血馒头的杂碎,他每每想起,便恨的咬牙切齿。

    如今,他们自己作死竟然还敢跑过来,那还说什么?一个字——打!

    陶家百年的运营,用的全都是陶宴的气运,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他们早就有自己的势力了。

    如今,陶宴毁了陶家的月老宗庙,坏了他们陶家的百年气运,害的他们这段时间内,开始接连倒霉,就好像是老旧的城墙忽然开始坍塌,速度快的,人力无法阻拦。

    所以陶家的那些人,自认是恨死了陶宴。

    尤其是,这人竟然还没死,这对陶家人来说,是多么大的刺激啊。

    谁不想长生不死,谁不想永远的活着。

    陶宴能复活,还能保持容颜不老,这是一个多大的诱惑?

    这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

    他们想把陶宴抢回去。

    但是,之前顾家对陶宴保护的太好,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

    陶家一直在暗中等待,今天终于等来了机会。

    焰火晚会,人那么多,正是下手最好的时机。

    但是……他们漏掉了秦筝!

    秦筝冲过来的时候,他们没有人在意,所有人都觉得,这种毛头小子,顶多是有点蛮力,什么能耐都没有。

    于是,他们还真就冲着秦筝的拳头迎上去了。

    下一秒……咔嚓……咔嚓……

    两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格外的清晰,随后,便是惨叫。

    秦筝呵呵一声,一把抓过一个人的拳头,然后一个背摔,将那人跟摔沙包一样,碰的一声闷响,摔在地上,那人顿时感觉浑身的骨头都碎了。

    可下一秒秦筝又把人拎起来,跟耍圆棍似得,一圈甩过去,砸倒好几个。

    秦筝一点力气都没省,跟割白菜似得,打的嗷嗷叫,兴奋的不行不行的。

    陈默在后面拽着陶宴,兴奋的不行:“我擦,我擦,铮哥牛掰,铮哥厉害……打死丫的,竟然敢来抓人,让他们有来无回。”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