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秦瑟:结婚两年从未同床,打从看到丈夫出轨另一个男人那天起,她就暗搓搓在想如何搞死这对狗男男,直到她遇见顾景渊,她决定,比起做渣男老婆,她更想渣男喊她一声舅妈!

    ---

    隔着门缝,秦瑟冷静并安静的听着里面的不可描述,看着床上翻滚着的少儿不宜。

    结婚两年,她的丈夫,从不碰她。

    他说他在男女关系这件事上很谨慎,他还没准备好。

    可笑的是,可现在,他却在里面,压在另一个男人身上,像发情的公兽。

    秦瑟忽然觉得恶心,胃里抽搐着。

    怪不得沈睿从来不碰她,每天看她的眼神还怪怪的,原来是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她不过是他的遮羞布。

    有了她,就没有人怀疑他的性取向,他也不用每日面对父母的质疑。

    可她呢?

    婚姻,别人的婚姻是幸福,她这儿却成了坟墓。

    若不是那个神秘包裹,秦瑟这辈子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在活在这么肮脏的婚姻里。

    秦瑟身边好友早就跟她说:守着你这么貌美如花的老婆,都硬不起来,准备了两年,丫的还没准备好,要么是有病,要么就是个GAY!

    秦瑟是真没想到,她自诩聪明,却被骗了这么久。

    你出轨就出轨,可TM出轨的对象,竟然是个男人!

    秦瑟觉得自己这一张美脸都被打肿了。

    心头恨意翻滚,秦瑟的手稳稳举起手机打开相机,拍下了里面让人恶心的画面。

    她不能冲进去,这个时候要冷静,里面两个男人万一恼羞成怒,不知会做出什么来。

    婚,必须要离,但她该得的东西,一分也不能少。

    秦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面对这种情况,竟然还能如此平静分析情况作出最正确的选择。

    拍完照,她悄然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惊动那对狗男男。

    刚出酒店客房,调了静音的手机屏幕又亮起,婆婆两字无声闪烁。

    电话一通,刺耳尖锐的谩骂声从电话那头立刻传来。

    “原来你还没死啊,连我的电话都敢不接了,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孙子没给老娘生出来,架子倒是越来越大了,你生不出来,就把位子让给能生出来的女人,早点给我滚蛋……”

    耳边的叫骂声还在持续,公婆本就对秦瑟不喜,加上两年未孕,对她的态度越来越恶劣。

    秦瑟曾多次和沈睿提及,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敷衍过去,而她对公婆也羞于言齿他们夫妻未曾行房。

    听着婆婆的咒骂,再想到方才看到的那一幕,秦瑟的牙都要咬碎了,拳头攥紧手背青筋凸起。

    还想要孙子?

    呵,就她儿子那种货色,他们沈家这辈子怕是要断子绝孙了。

    秦瑟正要说话,忽然看见了,前方出现在视线里的一个高大男人。

    那一瞬间秦瑟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无比邪恶的念头,并且越来越放大,她放下手机,第一次掐断了婆婆的电话,她唇角露出一抹狞笑:“不就是想要孙子吗?行,我给你们一个。”

    沈睿给她带绿帽子,情敌还是个男人。

    那她就给他种片青草地。

    沈睿算什么东西,她要睡,就要睡这全京都最优秀的那个男人。

    出轨,谁不会!

    绿帽子,她只会比沈睿织的更好。

    ——

    我的完结老书《Boss凶猛:老公,领证吧》《我的亲亲老婆:豪门隐婚AA制》《名少的神秘老婆:豪门枭宠AA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