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秦瑟要离婚,这种婚姻,她多一天也不想过。

    但,她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

    想从沈家的牙缝里把钱抠出来,可不是件好办的事。

    别看沈睿刚才吼着要离婚,但,只要他冷静下来,就会想办法收拾她,他这个人,秦瑟一点都不敢小觑。

    沈睿不是个酒囊饭蛋,不然,他也不会将沈家的公司打理的还算不错。

    沈睿看见秦瑟手中照片,脸色一变,咬牙骂道:“贱人……”

    骂完,沈睿眼中闪过一抹狰狞的杀气,忽然扑向秦瑟。

    秦瑟早就有准备,沈睿这人恼羞成怒之下,保不齐会伤人。

    一看他脸色有变,秦瑟便快速像一旁躲闪,她手故意轻轻抚在肚子上,慢悠悠道:“老公啊,我劝你不要这么着急,伤了我无所谓,可伤了我肚子里这孩子,你可就倒霉了,你就不想知道,我肚子里这孩子的亲爹,到底是谁吗?”

    沈睿扑空,因为愤怒他一张脸已经扭曲:“秦瑟,你不要太得意,是,没错,我的确骗了你,可你以为你婚内出轨的事曝出去,你就能有什么好结果……”

    秦瑟以前曾经对沈睿有过多大的期待,现在对他就有多恶心。

    婚礼上,沈睿信誓旦旦说:以后我会对你一辈子好,不会让你受委屈,会好好爱你。

    可结果呢,TM全都是骗局,婚后她在沈家被各种刁难,没过一天的舒心日子。

    如果只是骗婚,那也就罢了,至少,沈睿目的还简单点,但他不只是这样啊,他在他父母面前煽风点火,添油加醋,让秦瑟步步艰难。

    秦瑟脸上笑的多灿烂,心里就有多恨。

    她微笑,无所谓的耸耸肩:“那大家就一起爆啊,我是无所谓,反正……我没有骗婚,就算曝光了,我也顶多是被人嚼两句舌根说我不检点罢了,照样结婚生子,可你呢……希望你能活着从公公手里出来。”

    同性恋这种事,在国外是挺普遍的,这没什么。

    但在国内接受度相对还是低,尤其是对年龄略长的人来说,更不能接受。

    尤其是沈志国,他真的会打断沈睿的腿。

    沈睿想起自己父亲,忍不住打个寒颤,可他又不甘心这样被秦瑟威胁,她一张口就要走他一半的财产,这个肉他如何都不舍得割。

    秦瑟靠近沈睿,拿着手里照片拍打他的脸:“我劝老公你呢,也别对我打什么其他主意,你觉得,就凭我,能拿到你和你小情开房的房卡,能拍到你们俩的高清无码照?啧,你太天真了,你对你头顶这绿帽子的实力一无所知。”

    秦瑟手里除了捏着这些把柄,什么都没有。

    一旦沈睿真的要撕破脸皮,豁出去了,那她就会很危险。

    所以,秦瑟要给沈睿营造出她和她的奸夫已经联手在搞他的错觉,并且要让他知道,她的奸夫,很厉害。

    秦瑟想起顾景渊那张清冷无欲的脸,哆嗦一下。

    严格说来,她的奸夫,的确是……比较厉害!

    ——

    新书期爬榜很难,大家如果喜欢,记得加书架,更新后会第一时间提示。

    每天看完觉得高兴,顺手投个票,留个言,如果手里有余粮丢几个打赏也可以……

    希望这本书,能在你们的陪伴下,越来越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