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白露又踢一脚,对他们道:“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子,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陈默丢下板砖过来,道:“陶家这些人是真的够猖狂啊!”

    白露冷笑:“不是猖狂是不要脸,是利益熏心,过去这么多年,他们靠着陶宴,不劳而获,那么轻松的就得到别人努力一辈子可能无法得到的财富地位,骄奢淫逸的日子过了百年,不劳而获这个东西已经成了他们家族的基因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那怕不努力也可以轻易得到一切,他们怎么舍得会放弃!”

    太过轻松就得到的东西没有人会去珍惜,可是一旦他们是去了,他们不会觉得,这都是别人的错!

    他们觉得,踩着别人的尸体,喝着别人的血,为自己换取地位,财富,这都是应该!

    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做的有错,他们只会将一切的错,都归咎在别人的身上。

    比如陶宴,他们会觉得,你都在那里躺了一百年了,你就不能继续躺下去,你为什么要跑出来。

    他们不会觉得陶宴可怜,不会觉得自己无耻,他们只会认为,陶宴为家族付出那都是应该的,那是他的荣耀!

    他们心安理得的践踏着别人的生命!

    这些人,是最卑鄙,最无耻,最冷漠的刽子手。

    他们所奉行的是受害者,有罪论!

    沈焘明听不懂,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就算不知道,他肯定是毫不犹豫站在白露他们这边的!

    他道:“这边人少,可是估计过不了多大会儿人会过来的,我们先走!”

    白露对秦筝说:“小筝,你拎上一个人,咱们走!”

    秦筝点头,随手拎起一个伤的不那么严重的人,轻松的跟拎棉花似得。

    看的沈焘明目瞪口呆,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大眼睛,这个世界……怎么了,这么科幻!

    他一直以为,古时候项羽拔山河之力,鲁智深倒拔垂杨柳,这些全都是传说中的。

    正常人就算是真的大力士,也未必有那么大的力量。

    可是真没想到,会有人可以做到。

    沈焘明对秦筝的了解并不多,见面的时候,说话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他对秦筝更多的印象是个阳光爽朗积极向上的大男孩儿,活力满满,热情四射!

    但是……

    从没想过,这孩子,竟然会这么的……可怕!

    沈焘明吞吞喉咙,心情好激动,顾家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超级厉害,感觉自己仿佛闯入了什么神秘领域。

    还有那个陶宴的少年,沈焘明总觉得他非常的神秘。

    从今天发生的事来看,猜测的是对的,他果然是来路神秘啊!

    沈焘明看一眼那些跟垃圾一样丢在地上的人,赶紧跟上白露!

    秦筝边走边给周萍打电话:“妈,你们不用过来了,我们这边都结局了,就是几个垃圾玩意儿,想来把陶宴带走,我们直接在停车场会和吧,对……我们一点事都没有,你就尽管放心吧,嗯嗯……白姨和沈哥都跟我们在一起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