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秦瑟深吸一口气,将头发撩到背后,走过去,在经过那一行人身边时,忽然脚一崴,朝着被簇拥在中间的顾景渊倒过去。

    一双有力的大手稳稳扶住秦瑟。

    秦瑟忙抬起头,一下撞进了顾景渊眼中,那双眼,冷的如三尺寒冰,却又仿佛如盛夏骄阳,深邃悠远。

    她怔愣过后,佯装出惊讶的模样张了张樱红的唇瓣,怯生生地道:“谢谢……顾……顾家舅……舅舅……”

    那一刻,秦瑟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顾景渊啊,沈家的表亲,一个让人踮起脚尖来仰望,都看不到的的男人,京都权贵圈里的风向标,一个堪称传奇的人物。

    他眉眼锐利,五官如雕塑般棱角分明,俊美的令人第一眼看到都不敢呼吸,如果用颜值来当划分攻击力,顾景渊显然是爆表的那个。

    他有一双细长的单眼皮眼睛,双眸如寒星,不笑的时候冷漠,笑的时候让人不寒而栗。

    唇薄而红,肤色略苍白,清清冷冷,孤高远尘,身上透着不近人情的淡漠。

    他清瘦,很高,看他必先仰望。

    按照拐三百里的辈分,她该叫顾景渊一声舅舅。

    王秋霞几乎逢人都要炫耀一番,说顾景渊是她表弟、

    其实,人家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以前,秦瑟只远远隔着人群见过顾景渊两次。

    今天,顾景渊就是秦瑟的目标,在沈家被当成蠢货骗了两年,她必须报复回去。

    “舅舅”这个称呼,显然让顾景渊怔了一秒,随即松开了秦瑟的胳膊,面无表情准备离开。

    “舅舅,我脚崴了,很疼……您能送我去医院吗?”秦瑟模样清秀纯净,朋友常说她长了一张白莲花的脸,做可怜状的时候,真能让铁石心肠的人都融化。

    顾景渊眼中闪过一抹兴味,很拙劣的演技,一眼就能看穿……

    他眸色略淡,眼睛如琥珀,当他凝望一个人的时候,就想是要将对方的身影凝结成眸中实体,将对方禁锢住,好像动弹不得。

    秦瑟此刻便感觉如此,难以挣扎。

    她皱眉佯装痛苦模样,颤着声娇弱的喊一声:“舅舅……”

    秦瑟以为顾景渊要拒绝,可出乎意料的,下一秒,秦瑟身子忽然腾空,她愣住,直到顾景渊将她塞进车里,她才回了神。

    顾景渊,竟然——抱她了!

    天哪!!!

    虽然开头是好的,但这一路快到医院,顾景渊都只字不说,安静的坐在她身边,和她一臂之遥。

    秦瑟心中着急,对方完全不接招,这让她怎么下手?

    忽然,车子躲避前方一辆逆行的车,猛地向右一转,秦瑟的身子随之一晃,恰好就落进顾景渊怀里,她大喜,来机会了。

    顾景渊礼貌的扶住秦瑟,然后就要松开,半点都没有要多占便宜的意思,完全就是正人君子的典范。

    但秦瑟仿佛没了骨头一样黏在他身上,她凑到他耳边轻声呢喃说:“舅舅,其实我脚不疼,就是……心疼……您给我摸摸就好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