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牛头山?”赵离重复了一遍,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说过。

    “好了,不该问的别问,等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石永年说完叹了口气,也盘膝坐下,不再搭理赵离。

    “牛头山···牛头山···”赵离随便找了棵树靠着,在脑海中搜寻着赵狗弟的记忆,看看有没有相关的线索,但结果是一无所获。

    “看来是我记错了。”赵离闭上眼,正想小睡一会儿,忽然,脑海中闪过了一个片段,那是三天前。

    ‘张管家摇摇头,说道:“其实张家堡往北五十里的牛头山上,就有一伙强人,足足有两百号人,皆是钢刀钢枪,你以为凭借着百十个粗通拳脚的莽汉护院,就能保得张家堡太平?”’

    “牛头山,两百号强人,钢刀钢枪···”赵离在心里盘算着,看来自已这入门仪式很可能和这些强盗有关,难不成是要上山杀强盗?那派二十个正式弟子和张管家出来是为了保护自已?不,自已决对没那么大脸,而且还派个病怏怏的大公子出来做什么?这也不像是要和强盗开打的样子。

    赵离秉承着想不通就想的优良传统,索性闭眼休息。

    两个时辰后,月上中天。

    嗒嗒嗒···

    咻咻咻···

    倚坐着轻睡的赵离似乎听到周围传来了由远及近的大量马蹄践踏声,同时还有此起彼伏的口哨声,猛然睁开眼站起身来。

    一起身,首先看见的就是周围一众的张家堡弟子,这些人正在熄灭篝火,同时分发着马匹,还有人正在整理身上的刀剑。

    “骑好马,别落队。”一名张家堡弟子把一匹马的缰绳塞进赵离手里,含糊的叮嘱了一句。

    赵离也不多问,反正他也没什么好整理的,拿起小包袱和葫芦就骑上马,准备跟随出发。

    伴随着林子外一直没停过的马蹄声和口哨声,不多时,林子中的篝火都熄灭了,也没有人打火把,借着影影绰绰的月光,可以看见所有的张家堡弟子都骑上了马,张大公子的那辆马车也开始缓缓动起来了。

    “出发!”张管家低喊了一声,和张大公子的马车一起,率先向着林子外行去。

    石永年和另一个张家弟子来到赵离左右,说道:“赵兄弟,天黑小心骑马,我们就跟在你身边。”

    赵离看看来到自已左右的两人,皆是腰胯长刀,虽然语气平和,但手却都按在了刀柄上,于是干脆的笑道:“好,有劳两位。”

    赵离跟着一众张家堡弟子一起策马奔出这片小树林,不由面色一滞。

    林子外是一大片草地,借着月光,可以看见不远处,有数百骑正在来回奔跑,在林子里听到的马蹄声和口哨声就是他们传来的,更让人心惊的是,这数百骑的人马个个手持兵刃,在月色的照耀下反射出点点寒光。

    远处的百骑人马看见林子里的马车、马队出来,发出一阵长哨声,就向着远处驰去。

    “咻——”最前面的张管家也吹了一声长哨,就向着百骑的方向策马奔去,马车和张家堡众弟子排成一溜跟在后面。

    “那些是什么人?”赵离向着边上的石永年问道,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等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石永年的回答让赵离有些耳熟。

    赵离借着月光看向石永年,惊讶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竟然已脱下原先的衣物,换上了一袭黑衣,再回头看看,只见周围的那些张家堡弟子都是穿着了一身黑。

    张家堡二十余骑就在黑夜中,借着微弱的月光追着那百骑人马前行,一路奔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只见远处能看见一点微弱火光,前方的百骑人马突然减缓速度,散开了阵形包向那小小的火光。

    “咻—咻—”最前面的张管家忽然又吹了两下短促的哨声,张家堡二十余骑也瞬间减慢了速度,然后赵离就看见,身边的石永年掏出一块黑布,蒙住了自已的大半张脸,只露出额头和一双眼睛。

    随着前方百骑人马的包围,远处的那微弱火光也有了反应,连续数个火把或是篝火点了起来,同时还有喧哗声远远的传来,赵离眯起眼望去,那似乎是一个小小的营地。

    “赵兄弟,别多问,也别说话,只看。”蒙住脸的石永年用命令的语气向着赵离说道,同时上前拉住赵离的马头,控制着赵离的马匹缓缓向着前方的百骑和小营地前行。

    不多时,赵离就先看清了追逐了半个时辰的那些百骑人马,这些人都没有蒙脸,个个都是精壮汉子,手里都拿着闪亮的钢刀钢枪,衣着也各不统一,花花绿绿穿什么的都有。

    这些人看见张家堡二十余骑,纷纷让开道路,其中有个人向着领头的张管家喊道:“大当家在前头等您。”

    更多的人是好奇的打量着赵离,还有人开口向着随行的张家堡弟子问道:“这是带新人来见见世面呐?”

    赵离一言不发,骑在马上跟随着队伍前进,不需要多问了,赵离心中雪亮,这些百骑人马,必然就是牛头山上的强盗了。

    很快,张家堡众人就到了离那小营地不远的地方,张家堡众人纷纷下马,只有大公子的马车毫无动静,赵离看见张管家就和百骑中的一人靠近,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再看向百米开外的小营地,赵离看清楚了,这是一个由数辆马车围成的临时营地,里面的人都起来了,还可以隐隐约约听见营地中传来的喧哗声,以及女人们的哭声。

    “这是要做什么?”赵离看向始终跟在自已身边的石永年,很明显,两个张家堡的正式弟子跟在他身边并不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

    “你难道还猜不出来?这些人就是牛头山上的盗匪。”石永年在黑暗中,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赵离,轻轻的说道:“至于要做什么,你马上也能知道,我再提醒你一次,这就是你的入门仪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