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罗步真在不远处停下队伍,下马步行来到老贺逻施面前。

    这位曾经野心勃勃的突厥王族,如今没有以前那么张扬,一双鹰一般的眼睛也更加内敛了许多。

    他没有因为老贺逻施不上前迎接就面色不快,反而是笑呵呵的上前来。

    步真身穿蟒袍,腰系玉带,这件紫色的蟒袍彰显着他的身份,他姓罗,是皇帝义子,名列宗室属籍,属于皇室罗家人。他又是三品以上的实职大臣,爵封郡公,职任太守。

    “郡公,”他笑着对老贺逻施叉手,“太子殿下听闻老郡公到了,特命我前来代为迎接,殿下已经在碎叶城中摆下宴席,为老郡公接风洗尘,老郡公一路辛苦了。”

    “太子相召,老臣自当前来拜见。”老贺逻施也叉手回了一礼,“太子殿下可还好?”虽然嘴上客气,但他却连起身都不曾,依然坐在那里。在西突厥时代,步真是王室特勤,再后来他还真自任叶护,再后来归秦,又授他任过小可汗,统领一厢五姓。

    就算如今,他也是皇帝义子,赐国姓赐蟒袍。

    但贺若施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相信这次太子召他们前来,肯定又要借机重申什么胡汉一家亲之类的,重提汉化政策等等,说不定还要趁机再给他们掺点沙子之类的,他早就打定主意,这次绝不让步。

    面对皇帝他还得留些余地,但对于个乳臭未干的太子,若是他还不能坚持立场,那以后就只能任由朝廷拿捏了。

    步真打量着老贺逻施的队伍,问他带了多少人来。

    “奉太子教,我突骑施三部五郡三十县之大小封侯三百多个,还有三千骑士,此次都闻诏而来,另外还有随从的扈从等数千,我此行队伍约有八千人。”老贺逻施有些自豪的道。

    八千人,都是精锐战士。

    有这么一支精锐摆开,就是足够的本钱,到时面对太子也就更有底气。

    步真呵呵的笑道,“都来了,那就好,太子殿下肯定会很高兴的,老郡公,走吧,莫让太子殿下久等了。”

    碎叶城门口。

    老贺逻施骑着马精神很好,他的身后,是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都有天子所封的郡侯爵位,并各任一郡之太守,再后来则是索葛莫贺部和阿利施部的首领,皆为郡侯爵位以及太守之职。

    突骑施部划分三部五郡,贺逻施父子掌握了一部三郡,凭此依然牢牢掌握着部落话语权。

    “葛逻禄部的人到了吗?”

    他问旁边同行的步真。

    “他们啊,早到了,不过车鼻施部和处木昆部的首领还在路上,要晚一点到。”

    一名旅贲军的校尉站在城门处迎接,他告诉他们,只有有爵位的封侯们可以入城赴宴,而其它的骑士以及扈从们,太子让人为他们准备好了城外的营地,那里也备好了酒水等犒赏。

    碎叶牙城中。

    牛进达、张士贵、刘黑夫等一众将领们陆续走进军议大厅。

    罗嗣业告诉太子一个好消息。

    “老贺逻斯已经带着突骑施部的一众诸侯贵族都进了城,他的八千部众都已经安置到了城外营中,四面皆是我大秦精锐骑士。”

    牛进达也报告好消息。

    “车鼻施部和处木昆部的贵族们,到了叶支城,如今有裴行俨将军在那,他手下还有葛逻禄与沙陀人,只要时间一到,就能将他们来个关门打狗,全部歼灭。”

    太子点头。

    一切正按计划好的进行。

    突骑施部的首领贵族们都已经诱到了碎叶城中,其所部八千骑也安置城外,四面皆是大秦的精锐兵马围住,随时可发难。

    而处木昆与车鼻施两部,则早就计划好是在南边的叶支城解决,由裴行俨负责,并有葛逻禄和沙陀部负责协助。

    “很好,一切很顺利。”他点头。

    牛进达望着年轻的太子,等着他下达最后命令。

    可是太子却迟迟没有下令。

    罗嗣业出声道,“殿下!”

    太子此时想起的是皇帝的那句话,小事要忍大事要狠,他知道自己一声令下,那就将抹去突骑施、车鼻施、处木昆这三个强大的部族,足有五十万众的大势力。

    这一声令下,三部的上层和精锐战士都会被清除,会是对三部致命的打击,但也有可能接下来对三部的围剿可能并不会顺利,会导致西域的动荡。

    只是事到如今,再犹豫也没有意义。

    他终于咬牙。

    “动手吧!”

    嗣业点头,转头对牛进达等几位大将道,“行动吧!”

    城中宴会厅中。

    老贺逻施等三百多突骑施贵族们被迎进来,可坐了半天,既不见其它人进来,也不见有人过来倒茶递水,更不见有上菜。

    有人开始抱怨。

    老贺逻施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如老僧入定,他认为这是太子故意在晾他,想要杀一杀他的威风,他心里不屑,真是乳臭未干的小子,只会玩这些小招数。

    门被打开。

    步真进来。

    他顶盔贯甲却面带微笑。

    “各位突骑施部的贵人们,太子殿下让我前来送大家一程。”

    老贺逻施睁开眼睛,“国姓公这是何意?太子殿下召我等来,却又要让我们走吗?岂不太儿戏?”

    “走?不不不,今天大家一个也走不了。”

    步真笑呵呵的突然就变了脸,“突骑施部诸封侯图谋不轨,意图造反,太子殿下教令,皆杀!”

    话落。

    大队的秦军涌入。

    盾手在前,紧接着是长矛兵和弓弩手们。

    莫贺施虽说见惯大风大浪,可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一手。

    面色大变。

    “胡说!”

    步真拔剑出鞘。

    “谋逆作乱者,人人得而诛之,杀,一个不留!”

    弓弩齐发。

    咻咻的破空声不断。

    宴会厅不算小,可此时坐了三百多个突骑施的贵族,却也是显得十分狭窄。

    箭矢横飞。

    老贺逻施连忙掀翻一张桌子抵挡,可身边却不断有人中箭倒下。

    他怒睁着双眼,怒吼连连。

    可一切都已经晚了。

    盾牌手已经在向前推进,长矛手不断的刺出长矛,把一个个试图做最后拼命的突骑施勇士们击杀在地。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几个儿子一个接一个的被射倒、刺杀。

    老贺逻施举着桌子扑向前,却被长矛顶住,数名刀牌手滚过来,将他无情的砍倒,斩杀。

    城外,河边。

    随着城中升起三束红烟,突骑施人营地四周的大秦骑士们,猛的杀过来,突骑施人马去鞍,人解甲,甚至刀兵都没带在身上,正在等着酒肉犒赏呢,谁知道等来的却是刀兵箭矢加身。

    狭小的营地四面被秦骑围着,连个突围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又一个的突骑施骑士和扈从被砍倒,直到全营覆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