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雷的蹄声从远处传来,打断了贺逻施郡公的野餐。

    蓝蓝的天空下,初秋的碎叶川还是一片青绿色,宽阔的碎叶河蜿蜒流过。

    灰白头发的莫贺施郡公抬起头,还不忘记轻轻甩了一下头,把那披到颈间的披头索发甩开。

    皇帝早有蓄发令,要求四边蛮夷胡狄都改汉姓名,易汉风俗,连衣冠发式也都要改成汉式。

    西域诸族,都争相蓄发改冠,可老贺逻施却依然我行我素,他依然保留着打小就习惯的索头,偶像还会梳上几个小辨,他也不喜欢汉式的衣裳,就算是朝廷赐给他的郡公袍服,太守绯袍,他也很少穿。

    放下手里的小刀和把子肉,老贺逻施看到前方来了一大队骑士。

    全副武装。

    身着鲜红的披风,细看那披风上还镶着金边。内里的铠甲也是金边银甲,他们跨下统一着白马,手持马槊,个个精悍。

    “是皇太子的旅贲军。”贺逻施的儿子提醒他,他这个儿子也曾去中原为质六年,曾经加入过皇帝的亲军,因此对秦军的铠甲等很熟悉。

    红袍金甲的皇帝亲军,金边银甲的是太子亲军。全银甲的是北衙禁军,玄甲的是羽林骑军,而黑铁甲的是南衙诸军。

    三衙军队的铠甲颜色各不相同,并且军袍颜色也不同,甚至就是三衙同衙下的各军卫,也还各有相差,并且每军卫都有自己的军卫图案标识。

    旅贲军属于三衙中的内衙亲军,直隶于太子统领,数量倒是不多,一万二千兵额,可却十分精悍,皆由大将统领。

    老贺逻施看到阿史那步真策马飞驰在前。

    “步真什么时候也成为太子走狗了?”老贺逻施不屑的对着旁边吐了口痰。

    那史那步真,密点室可汗五世孙,曾经跟堂弟弥射争夺可汗之位,而突袭谋杀弥射弟侄二十余人,结下死仇。后弥射率处月、处密等部归附大秦,步真自立为咄陆叶护,但部落多有不服,最终在大秦的压力下,被迫率部归附大秦。

    朝廷扫平西突厥诸部,让步真为继往绝可汗,统辖原西突厥弩失毕五部,让弥射为兴往昔可汗,统辖西突厥原咄陆五部。

    后来又让两汗对调。

    突骑施曾经就是隶属在弥射麾下,再又转隶步真麾下。

    不过自射匮可汗兵败远循,虽然步真和弥射都曾经想要争可汗之位,可老贺逻施一个都不服,这也是两人最终都只能归附大秦的根本原因。

    老贺逻施很瞧不起步真他们,做为高贵密点室的子孙,做为阿史那王族,却甘愿做秦人的狗,认贼做父,还不如射匮,虽然败了,可远走西边,起码现在还保留了部落人马地盘。

    微风不躁,阳光正好。

    羊肉也正好。

    老贺逻施重新拿起刀子,开始熟练的从骨头上削着羊肉。

    “父亲,步真带着太子旅贲前来相迎,是否要起身迎一下?”

    “迎什么,若是天子亲临,我自然要起身相迎,可现在来的只是步真,我为何要迎他?”

    “可步真带着旅贲来,就是代表太子啊。”

    “就算是太子亲来,我也不必迎他,他又不是天子,一乳臭未干的小儿而已,来趟西域,也搞的这么兴师动众,摆什么谱呢?”老贺逻施不屑道。

    老家伙自认为在西域也是纵横半生,几十年来征战不断,各方势力你争我夺,可他依然带着突施骑横行不倒,关键就是实力。

    不管谁来当可汗,他带领的突骑施也是一支强大的力量。

    可大秦这些年,却慢慢的坏了这里的规则。

    尤其是这汉化政策,让他极度不满。

    把他突骑施分成了贺逻施部、索葛莫贺部、阿利施部三部,又置五郡三十县,封了一郡公四郡侯三十伯爵,以及一堆的子男、骑士等,又是派驻汉人流官,又是驻军建堡屯民垦田,这是他十分不满的地方。

    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十年,突骑施只怕就成了一盘散沙了。所以他现在努力做的,就是要重新凝聚起突骑施的力量,甚至重新把原来的十姓联合起来,他们可以继续臣附大秦,效忠秦天子,但是大秦也不能过份的干涉插手他们。

    “你兄长去联络葛逻禄部,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了,到现在也还没有消息回来。”老贺逻施皱眉。

    葛逻禄在伊丽河谷以北,金山以南地区游牧,有三姓,为谋剌部、炽俟部、踏实力部,他们属于突厥别部,其实是铁勒人。实力挺强,过去夹在东西突厥之间,犹如墙头草,最是喜欢摇摆。不过自大秦称雄以来,他们就干脆倒向了大秦。

    朝廷在天山以南,伊丽以北地带,设置了三个郡,安置葛逻禄三部,下面又设了十五个县,把三大部又细分置了十五部落,搞层层分封,并推行划界。

    葛逻禄的首领过去有突厥授封的叶护封号,现在其首领也因为朝廷的这些分封、划界和汉化政策,暗怀不满,贺逻施便屡次派人去游说,想要劝说他们与突骑施、车鼻施、处木昆等原突厥十姓等部联合起来,一起争取更大的自主权。

    “葛逻禄首领不是可信之人,这人摇摆不定,毫无立场。”儿子劝说老贺逻施不要跟这种人走的太近。

    反复无常就是葛逻禄人的传统,他们出卖过太多次朋友了。

    “我也知道葛逻禄人的反复无常,可是我们得拉拢更多的部族,才有筹码向朝廷争夺更多的自主权。”

    “父亲,我担心这会适得其反,或许朝廷会认为我们想要造反,一旦他们感觉我们难以控制,或许会直接掀桌子,而朝廷有这个能力。”

    “掀桌子?”老贺逻施摇头,他始终认为,只要他们一如继往的表示对朝廷的归附效忠,那么只是多要求点自主权,朝廷没理由就掀桌子,他们若是能联络到多一些盟友,到时有数十万众人马,在这西域之地,朝廷会甘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掀桌子吗?

    虽然这是在玩火,但老贺逻施始终认为,他能掌握住局势。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