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芸娘在心内暗自想着,她必定会更加珍惜眼前的生活。

    林皓月与白茉莉,见到雷虎与芸娘相拥的场景,他们自然不方便打扰,就结伴退了出去,留给他们独处的时间。

    当林皓月带着白茉莉走出临溪小楼的时候,围观的兽人们纷纷避让了开来,他们自觉的让出一条通道供他们行走,而接触到他们目光的人们,自然而然的走的更远了,林皓月现在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再也不是他们能够随意搭讪的人物了。

    而在这难民窟中还有一位特别的存在,那就是疯狮。

    疯狮经历过蒋梦清的事件之后,他已经大变了模样,他再也不把儿女情长当做最重要的事,而是重新过起了自己的生活,他每日早出晚归,过着安逸的打猎日子。

    当他得知林皓月带着白茉莉回到难民窟的消息后,他就放下了手中的事宜,站在他们不远的位置,静静的朝他们看着。

    他的模样仿佛有话想对他们说,而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般。

    林皓月察觉到他的目光,便带着白茉莉朝他走去。

    “林姑娘…墨兄弟…”疯狮摸着脑袋,神情略显尴尬的说道。他的眼睛在看向白茉莉时带着一丝愧疚。

    “疯狮,别来无恙啊。”白茉莉对疯狮说道。

    “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疯狮看着白茉莉和林皓月道。

    此前,白茉莉被刘剑洋抓走的时候,他并不在场,而当他得知此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他有想过去救白茉莉,可是仅凭他自己的力量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因此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带着愧疚的心情生活着,而到此时,他终于见到了白茉莉,他们平安的回到了难民窟,至此,他心中的那一份愧疚感才略微的淡了些。

    “你还好吧?”白茉莉问道。

    “我挺好的,只是…”疯狮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他话说到一半没有说完就停下了。

    “怎么了?”白茉莉问道。

    “呵呵,只是小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疯狮带着一丝惨然的模样道。

    白茉莉看出他眼中的落寞,便向他询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疯狮听到白茉莉的话后,内心立即被触动了,因为他曾经就向白茉莉借过钱票,若不是那时白茉莉鼎力相助,他还认不清蒋梦清的真面目呢。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黑大人被墨兄弟宰杀之后,黑域也重新做了规划,而之前黑大人的得力手下们,也全都处决掉了…”

    “跟蒋梦清结成伴侣的薛清,自然也生死道消,而没了伴侣的蒋梦清,之前来找过我…”

    疯狮说到这里的时候,又停下了,但是白茉莉的脸上却带着一份焦急,莫

    非疯狮又跟蒋梦清在一起了吗?

    白茉莉想到这里,立即着急的问道:“然后呢?”

    “还能有什么然后…她无非是想跟我在一起…向我百般道歉等等…”疯狮道。

    “那你…”白茉莉疑问道。

    “见识过她的真面目之后,我当然不会答应了。”疯狮回答道。

    “那就好…”白茉莉点头道。

    随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追问道:“那她现在呢?”

    疯狮听到白茉莉问起蒋梦清的现状,微微在心内叹息一声,不管蒋梦清现在如何,可她曾经毕竟是他最深爱的雌性啊。

    “回到了她曾经的生活…”疯狮道。

    虽然他的话没有明说,但是白茉莉已经立马在脑海中想象到,蒋梦清现在的生活是何种模样的。

    不过她不想再次提起疯狮的伤心事,因此就没有追问下去。

    经过疯狮的叙述后,场面一时有些安静下来,他们谁也没有先开口,而是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直到…

    “疯狮,你有这身本领为何不去当职呢?”林皓月问道。

    在他心中,疯狮还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毕竟他也曾跟他战斗过,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是那种经历过打击,也依旧会站起来的人。

    他不想再看见他日益消沉的模样,因此才向他发出邀请。疯狮有这身本领,绝对能做出一番成就。

    “等以后再说吧…”疯狮落寞的说道。

    林皓月听到他如此回答,当即不再勉强,他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疯狮与白茉莉他们交谈完毕,接着去捕猎了,虽然白茉莉已经不再经营临溪小楼,但是疯狮依旧可以把捕来的猎物,卖给兽人们或是别的酒楼。

    林皓月与白茉莉见疯狮离开,也没有拦着,他们目送着疯狮离去,随后打算去梁柔的成衣铺那里看看,毕竟他们在黑域里,就这么几个好友。

    当他们来到梁柔的成衣铺时,发现里面竟然有不少挑选衣服的漂亮雌性。

    而梁柔正跟一位面容魁梧的男子,热情的招呼着客人们,白茉莉定睛看去,竟然发现那魁梧的男子是铁凡声。

    “林妹妹…”梁柔见到白茉莉,立即开心地笑道。

    而她身旁的铁凡声也看见了林皓月与白茉莉。

    “梁姐姐…”白茉莉喊道。

    她们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了,当她们再次看到彼此的时候,当即拥抱在了一起。

    梁柔并没有因为林皓月和白茉莉的身份变化,而对他们区别对待,反而比曾经更加热情与真诚了。

    铁凡声见到林皓月到来之后,立即让旁人招呼店内的客人们,而他们则来到了成衣铺的后院。

    梁柔端来了一些水果,招呼林皓月与白茉莉食用,他们围坐在石桌旁,开始

    叙旧起来。

    “早就知道你们非同一般,想不到你们的真实身份竟然如此厉害。”梁柔笑着说道。

    她的话中并没有讽刺的意味,而是单纯的敬佩而已。

    白茉莉懂得别人都不知道药理知识,与食物的烹饪方法,就连黑域的药师都不如她,况且白茉莉还医治好了她的父亲,这更是令她心生感激,还有林皓月,他不愧是战胜过金牌打擂手的人,想不到他真正的实力竟然超过了黑域的黑大人。

    “你没有怪我们吗?”白茉莉略带不安的问道。

    梁柔对她的态度一直都很诚恳,而她跟林皓月却不得不因为自己的事情,对他们有所隐瞒,这让她感到有些愧疚。

    “当然不会了,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梁柔道。

    她爽朗的模样,当即让白茉莉安下心来,她没有生自己的气,那真是太好了,梁柔可是他来到黑域交到的第一位朋友。

    “诶?冥冥呢?”梁柔望着林皓月与白茉莉问道。

    冥冥一直跟他们形影不离,此时她见不到冥冥,立即有些疑惑起来。

    “冥冥找到了自己的家人,他们现在在一起。”白茉莉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啊…”梁柔露出了然的模样道。

    如果不是外人问起的话,她还以为冥冥就是白茉莉的亲生崽呢,想不到冥冥竟然还能找到自己的家人,她在心中替冥冥暗自高兴着,却不知,再见到那位可爱的孩童又是何时了,想到这里,梁柔的心中带着一份失落的感觉。

    “墨兄弟,不对,是林族长…”铁凡声望着林皓月打招呼道。

    他跟梁柔不同,他是真正感受过林皓月是何种实力的人,因此不管是他的语气还是眼神都带着异常的恭敬。

    “我们自己聊天,还是随意些吧。”林皓月道。

    但是听到林皓月的话后,铁凡声并没有感觉到轻松的样子,反而一时间有些沉默了,毕竟林皓月的实力和地位摆在那里。

    “你这个呆瓜,林大哥让你随意,你就随意,你拘谨个什么…”梁柔抬起胳膊撞了一下铁凡声道。

    “你们…”白茉莉见他们如此亲密的样子,随即带起了好奇的目光,朝他们看去,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

    一向大大咧咧的梁柔在听到白茉莉的话后,脸上瞬间浮起了羞红,她低着脑袋埋着头,仿佛做错事的孩子。

    梁柔不方便开口,倒是略显拘谨的铁凡声回答了白茉莉的话,他望着林皓月与白茉莉说道:“我们已经成为伴侣了。”

    “那真是恭喜你们了。”白茉莉带着微笑的脸庞道。

    曾经冥冥就很爱拿梁柔与铁凡声打趣,想不到他们竟然真的在一起了,白茉莉在心里由衷的替他们祝福着

    。

    “恭喜你们。”林皓月道。

    “谢谢,谢谢。”铁凡声连忙致谢道。

    他们竟然能得到林皓月与白茉莉的祝福,这真是令他倍感欣喜的一件事,毕竟林皓月他们可不是曾经的他们了。

    刚刚还朝铁凡声动手的梁柔,却在此时变成了贤妻良母一般,她热情的替白茉莉与林皓月准备了饭菜,招呼他们用餐。

    一餐饭在欢声笑语中度过,而林皓月与白茉莉在用完餐之后也就离开了。

    白茉莉只是单纯的想过来看看梁柔而已,现在见到她平安无恙,而且还拥有了一桩美满的婚姻,因此也就放下了心内的牵挂。

    白茉莉与林皓月走在回难民窟路上的时候,她的心中竟然浮现起一丝羡慕的感觉。

    一段美满的婚姻是多么令人羡慕的存在啊。

    林皓月察觉到白茉莉藏有心事,随后他牵起了白茉莉的手,给她传递着一丝温暖,而他的心中却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林皓月带着白茉莉回到难民窟后,他们度过了安然的一夜。

    天刚亮的时候,他们向雷虎与芸娘辞行,白茉莉把临溪小楼交给芸娘打理,而雷虎也自然而然的继续掌管着难民窟。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