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今日天晴,阳光明媚。

    皓月如同往常一样在森林里寻找猎物,他张着嘴巴,吐出粉嫩的舌头,发出阵阵嘶鸣。

    “嘶嘶…”

    皓月游动时速度特别快,通体雪白的蛇躯在他的操控下,压过细小的野草,留下他曾路过的痕迹,眨眼间就到了他经常狩猎的地方。

    “嗯?有陌生的气味!”

    在他停驻的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对,他默默的思考着,是什么东西这么大胆闯入了他的领地。

    皓月是一条粗壮的白蛇,这是他的地盘,是他赖以生存的地方。

    难道我唯一的栖身之所也要被霸占吗,皓月心中愤恨不平的想到。

    他的思绪回到了最开始,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那个被驱逐的夜晚,那个遍体鳞伤的夜晚,然而在自己把这些全部都埋进心底之后,又要来挖开他的心吗!

    他恨!!!

    不知道撕裂了多少觊觎他领地的野兽,才换来的太平日子,难道此时就要到头了吗!

    但他不惧!

    只是…

    皓月雪白眼皮下的一双蛇眸,渐渐凝聚出一股杀意,那是热血沸腾的战意!

    “嘶嘶…”

    皓月认真且又仔细的感知着这片区域中那细微的陌生气息。

    “嘶嘶…”

    “在那里!”

    皓月搜索了片刻,就确定了方位,他带着风,快速游去。

    宁静的野花丛里,竟然!躺着!一个昏迷的雌性,雌性!竟然是雌性!他没有看错,为了确定自己没看错,他在内心重复了好几遍。

    野花的幽香随着细微的和风飘进他的心房,原本都已摆出战斗姿态的他,刹那间呆住。

    皓月是一条化形失败的白蛇,可他也想有属于自己的伴侣,他恐惧而又惊喜的朝着她游去。

    雌性瘦小的身躯被不知名的野花包围着,就连野草也摇曳着身姿,好像感受到他的快乐。

    皓月大着胆子,距离的更近了,他低下蛇头,感受着雌性的气息,她有着清秀的一字眉,小巧而又挺拔的鼻梁,如玫瑰花瓣一样的唇,粉粉的嫩嫩的,此刻的她紧闭着双眸,弯弯的睫毛像精致的小扇子,为她的美,更是添加了颜色,红扑扑的脸像是害羞的美人,在等待亲吻自己的王子。

    皓月的一双蛇眸不自觉的朝下看去…

    “怎么这个雌性,胸前鼓鼓的?”

    皓月带着疑惑的心情抬起尾巴,朝着雌性鼓鼓的胸脯按去。

    “软软的,真舒服。”

    皓月虽然不知道这个雌性为什么胸前这么大这么鼓,但是触感还不错,也就不介意了。

    本来像他这种化形失败的兽人是没有资格拥有雌性的,即便是有伴侣,最多也就是跟他一样的野兽。

    此刻遇见的雌性虽然古怪,但也比找个野兽做伴侣来的强,因此他也就不嫌弃了。

    谁还没个缺陷不是?

    皓月看着雌性的腰肢,竟跟他一样,都是雪白的,但还是自己比较白,他今日的心情竟然比起往日来开朗了许多,曾经的他,可不会这么幽默自乐的。

    雌性不堪盈握的腰肢被他卷住,皓月用尾巴感受着,纤细而又柔软。

    他雪白的尾巴不断的缠绕着,一圈又一圈包裹住雌性的身躯,此刻雌性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在外界。

    皓月沉浸在难得的美好里,丝毫未曾察觉到危险正朝着他在逼近。

    此刻间皓月忘乎所以的快乐着。

    …

    “大哥,你没闻错吧,这鸟不拉屎的森林里,会有雌性?”

    “别说话,感觉快到了!”

    “嘶嘶…”

    “再往前的话,可就是那个畜生的地盘了,我可不想见到他的那副鬼样子,真给家族丢脸!”

    游走在他身前的男子闻言停了下来

    “大哥,我就说你闻错了吧,难道那头畜生还能吸引雌性过来相伴吗?”

    他自信满满的样子让人讨厌的很,就连让他叫做大哥的人也微不可察的表示出嫌弃。

    “你说的没错,他的确不可能拥有雌性,但是,他毕竟是你弟弟,别再说畜生这两个字了!”

    “切!本来就是嘛!”

    “你别忘了,咱们始终都是兄弟,如果不是三弟化形失败,他将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荣耀!”

    “还不是失败了,辜负了族长大人的期望,就连咱们家族都被连累了,都是那个畜生的错!不然母父也不会忧郁成疾,病死在床前!”

    他说完,脸上露出愤恨的神情。

    “母父的死不是他的错!”

    “哼!就你帮他,要不是你,他能在这个林子里活的这么轻松吗?要不是你把强大的野兽都驱赶走了,他早死了!”

    大哥悠悠的望向皓月所在的林子,却半个人影也没有看见,但是自小就聪慧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也许皓月已经彻底变成了野兽,又或许…他想到这里摇摇头,表示不会有这个可能了。

    这里真的会有雌性吗?

    他在心底自问。

    雌性在兽人部落一直都是宝贝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流落在森林里?而且,闻到的雌性气味又跟自己熟悉的雌性气味很不相同,难道…

    也许三弟遇到的是跟他一样残缺的雌性吧。

    “咱们回家。”

    他在心里默默为皓月祈祷着,毕竟血浓于水,他也不想某一天屠杀的野兽是自己的亲弟弟。

    “早就该回家了,这破地方,赶紧走,畜生待的地方就是恶心!呸!”

    他满腹牢骚的说完就追着大哥离去了。

    …

    殊不知自己躲过一劫的皓月,还在满脸温情的瞅着雌性,他的身躯纠缠住雌性温软的身体,内心满满的幸福,直到夜幕将要降临,他才想到该回家了。

    “不知不觉,竟然过去了这么久。”

    他甩甩脑袋胡乱的追捕了几只野兔,叼在嘴里,尾巴卷着雌性,快速朝着家的方向游去。

    路过果树的时候,想到母父生前就很爱吃这个,用嘴巴摘了,含在嘴里,打算留着给雌性,她肯定会像母父一样喜欢的。

    母父…

    皓月的脸上呈现出哀伤,像是想起了往事,但是尾巴上的雌性,又给了他满满的力量,那是活下去的希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