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快了,就快到洞口了,冷静,深呼吸,加油,白茉莉。”

    白茉莉暗自打气。

    她的脚渐渐恢复了知觉,趁着皓月继续忙碌的间隙,朝着洞口缓慢的移动着。

    “嘶…嘶…”

    皓月面带欣喜的蛇头猛然转了过来,看到白茉莉距离洞口只有两步之遥,他的蛇脸变成铁青。

    “不好,被发现了,快跑!”

    白茉莉在心里惊呼了一声,赶紧迈开脚步,朝着外面狂奔。

    “该死的雌性,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就这么想逃跑吗?”

    皓月顾不得准备好的晚餐,顺着白茉莉逃跑的位置快速游去。

    “呼哧…呼…呼…”

    白茉莉饿了一天早已饥肠辘辘,尤其是她的身体,被禁锢了一个白天,身心疲惫不已。

    “嘶…嘶…”

    皓月虽然是一头化形失败的白蛇,但是起码的感知力还是有的,尽管现在天色被黑暗笼罩,但是前面不停奔跑的小人,他看的是清清楚楚。

    “嘶…”

    白茉莉只感觉身体一轻,顿时被白蛇的尾巴卷住,悬挂在了空中。

    她的内心又惧又恐,在逃跑的途中,尽管看不清周身的环境,但是,这粗壮的大树,绝对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尤其是周围,密密麻麻的树木,让她分不清方向,这到底是哪里。

    “嘶…”

    皓月发出嘶鸣,白茉莉感受到白蛇的愤怒,一时间小心谨慎的不敢呼吸,生怕触恼了他。

    皓月生气了,这个雌性竟然在他精心准备食物的时候想要逃跑,不可饶恕。

    他的尾巴逐渐加大缠绕力度,白茉莉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她精致的脸上呈现出紫红色。

    白茉莉感觉要窒息了,她痛苦的扭动着身子。

    皓月察觉到白茉莉的不适,尽管还在生气,但也放开了力度,他内心纠结着,难过着,却也默不作声的带着白茉莉,回到了洞府。

    白茉莉被皓月的尾巴禁锢着,动弹不得,她在想,这周围到底有没有人家,为什么自己好像来到了荒山老林,这里还是清市吗?

    “难道,是这白蛇救了自己?”

    她想着想着在心里下了恐怖的结论,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好像,这是最为合理的解释了。

    她曾经就在网上看到过狼孩的事迹,说的是人类的小孩被狼抚养长大,可是,白蛇,也会救人吗?

    她的内心纠结不已,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判断,不管是不是白蛇救了自己,她始终都要回到人类的世界的,她可不想当个野人。

    “看来,只有等到半夜的时候再跑路了。”

    白茉莉逃跑的心依旧活跃着,她要回到熟悉的城市。

    “嘭…”

    皓月粗鲁的把白茉莉丢在了他的石床上,发出嘭的巨响,石床上光秃秃的,就连干草都没有,白茉莉被摔的生疼,却不敢叫唤出声。

    她揉揉被摔痛的腰肢,打起精神坐在了石床的角落。

    皓月知道自己刚才的粗鲁,但是一想到白茉莉逃跑的样子,惧怕的样子,就一阵心烦,他毕竟思想有些纯粹,只是想让她听话一些,乖一点。

    他把准备好的野兔肉用嘴巴叼着,游到了白茉莉身前,轻轻的放在石床上,抬着雪白的蛇头,看着她。

    “这是给我的?”

    白茉莉看着石床上不知名的肉块,血淋淋的样子,可怕极了。

    尤其是饿了一天之后突然看到鲜血淋漓的肉块,她的腹部一阵酸涌,要吐了。

    她捂住嘴巴,辛苦的忍住强烈的呕吐感。

    皓月看到白茉莉不为所动的样子,又叼起肉块,游到她的身边,放在了她腿上。

    白茉莉被皓月吓了一跳,她忽然抬起腿,顺着皓月的方向一脚踢出,肉块也随之掉落在地。

    皓月无缘无故被踢了一脚,他怒了!

    这个雌性真是在考验自己的耐性,挑战自己的底线,皓月的蛇脸慢慢变的严肃起来。

    白茉莉又开始担心了,她缩着身体,等待未知的命运。

    皓月终究还是心软了,他游到床下,嘴巴一张,吃了野兔肉,这可是他精心准备的呀。

    他边吃边幽怨的看了眼白茉莉。

    可是这一眼在白茉莉看来,却等同于催命符一般。

    “难道,白蛇是把我作为储备口粮了,所以才喂我?”

    她胡思乱想着。

    皓月用嘴巴叼着两颗果子,又游了上来。

    鲜红的果子上还带着皓月的口水,看起来亮晶晶,水灵灵的。

    白茉莉呆呆的接过,一想到是从蛇的嘴巴里吐出来的,就觉得恶心。

    皓月直勾勾的看着白茉莉,生怕她又把果子给丢了,就这么执着的看着,小雌性虽然脾气很坏,但是这个样子也挺可爱的,他咧开蛇嘴,发出无声的笑。

    可是白茉莉却被吓到了,她顾不得脏,随便在衣服上擦了两下,就啃了起来。

    她一边啃着水果,一边观察着白蛇,白蛇看到她吃了水果,感觉很满意的游到了一边,整个蛇躯盘了起来,开始休息。

    皓月暗自庆幸回来的路上摘了水果,果然,雌性都是爱吃果子的。

    白茉莉默默的吃完,这时候的天已经很黑了,可是再黑的天色也遮盖不住白蛇雪白的身躯。

    她静静的看着白蛇,好像他睡下了。

    白茉莉只是这么看着,却不敢乱动,她靠着墙壁,耐心的等待着深夜。

    白茉莉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感觉累极了,却不敢睡,整个脑袋瓜子都处于高度紧绷中。

    她试着细微的动了动,白蛇还是蜷缩着,没有察觉,白茉莉感觉时机到了。

    她终于不再等了,外面不知名的虫子在鸣叫,让她心神不宁,她一边瞅着白蛇,一边爬下了床。

    白茉莉整个人都感觉紧绷绷的,她小心再小心的走着,回忆着天还不是很黑的时候记下的路线。

    “就要到洞口了,加油!”

    白茉莉给自己鼓气,坚定不移的迈着最后一步,感受到洞口的边缘,她整个人都是欣喜的。

    她知道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也不敢回头去看,接着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段距离,她开始狂奔。

    白茉莉尽情奔跑着,带起一阵阵悠悠的风。

    她不知道目的地,不知道在哪,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逃离这里,离开可怕的白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