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强烈的疲惫感向白茉莉袭来,她的脚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

    她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是不停的重复着抬腿,迈开腿的动作,好似机器一般。

    粗壮的大树,在黑夜里显现的特别魁梧,偶尔伴随几声虫鸣,白茉莉透着月光顺着一个方向前进着。

    “呼哧…呼哧…呼…”

    白茉莉的喘息声越发急促了,她不得已只能停下来,暂时调整呼吸。

    她拍着胸口平缓心跳,又做了几个深呼吸,稍微好些了之后,她抬起腿准备继续前行。

    却感觉,腿部肌肉在不停的细微颤抖着,怪不得有些事得一口气做完,不然真的很难再继续下去,白茉莉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她揉揉酸涩的眼睛,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试图找到一个安全的临时栖身地。

    白茉莉环顾了四周之后失望了,她明亮的眸子里满是失落。

    “只能继续走了。”

    白茉莉知道黑夜里的森林才更是危险的,毕竟白天里有阳光,可是黑暗里不知道潜伏了多少危险。

    她继续迈开双腿,却已经跑不动了,只能一步一步慢慢的挪动着。

    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白茉莉此刻完全是靠着意志力在支撑着身体,她感觉撑不下去了,她的眼皮在打架,她的双腿在发抖,她的思想在清空。

    “噗通…”

    白茉莉坚持不住瘫倒在地,眼皮合上的一刻,她看见了日出,淡黄色的微光在努力的向上升起。

    她知道累倒的不是时候,可用了超强的意志力才能撑到现在,她为了活下去努力了,白茉莉的嘴角带着微笑,陷入昏迷。

    …

    当清晨的阳光铺洒天地,照耀着世间万物,迎来新的一天,安居在森林中的野兽们也开始外出捕猎。

    白茉莉好巧不巧的晕倒在獒犬的领地。

    纯黑色的獒犬像国王一般迈开四肢,巡视着领地,寻找着像样的猎物。

    它耸动着黝黑的鼻子在空气中不断的探寻。

    突然间,它露出了满是獠牙的大嘴,伸出长着倒刺的舌头,流出了浓郁的口水,它的一条狗尾巴使劲的左右摇晃着。

    它嗅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气味,这味道,像是雌性,尽管獒犬是一条连灵智都没有开启多少的野兽,但也知道要有配偶,才能繁衍后代。

    獒犬迈着欢快的四肢,朝着白茉莉靠近。

    它看着面前的雌性生物陷入了苦恼,这只雌性也太奇怪了,跟它以往的配偶对象不同,可它又觉得这是上天赐给它的礼物,不能放弃。

    它先用大黑鼻子在白茉莉的身体上,仔仔细细的闻了个遍,嘴里的口水也玩命的往下滴落,在白茉莉身上留下臭烘烘的味道。

    獒犬露出丑陋的棍子,着急火燎的就想往白茉莉身上送,然而它不知方法,只蹭到白茉莉的短裙。

    獒犬兴奋的狗脸上显的狰狞恐怖,就在它忘乎所以的这一刻,强烈的危机感袭来。

    这是来自于野兽间的直觉,野兽通常感知到强大对手的时候就会这样,在内心里就会感到恐惧。

    獒犬把视线从白茉莉身上移开,抬头看去,一个硕大的白影正朝着它逼近。

    它惧怕的想要逃跑,但是瞅到身前的雌性,不舍起来,它只能希望这道白影只是路过而已。

    然而事与愿违…

    硕大的白影渐渐变得清晰,一条通体雪白的粗蛇在它面前停下。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皓月,他醒来之后看着空荡荡的洞府,气急万分,没想到他的雌性再一次逃跑了,原以为雌性都是温柔体贴的,可是她怎么就这么难以管教,怪不得雌性只许配给兽人,原来没有点武力值还镇不住她呢。

    皓月懊恼自己睡的太死,毕竟他是条化形失败的蛇,也只是比普通的野兽强大一点而已,加上之前有些困乏,竟然睡死过去,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睡的那么沉了。

    皓月顺着雌性留下的气味找到这里,看着獒犬露出的恶心物体,他生气了,如果自己再晚来一些,会发生什么,他不敢想。

    白茉莉在一边的地上昏迷不醒,让他焦急。

    “吼…”

    獒犬看着白蛇发出愤怒的吼叫,原本它以为白蛇只是路过而已,然而白蛇却垂帘三尺的看着它的雌性,这是它的,是上天赐给它的礼物,谁也不能抢走。

    獒犬迈出四肢走到了白蛇的面前,它咧开大嘴,露出了坚硬的獠牙。

    皓月早就等不及了,他还想着快点把雌性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

    皓月的速度快如闪电,在空中化为一道残影,张开蛇嘴朝着獒犬咬去。

    獒犬虎视眈眈的盯着白蛇,就在皓月一动作的时候,也行动起来。

    獒犬瞅着粗壮的白蛇,伸出了爪子,隐藏在皮毛里的指甲根根竖起。

    “唰…”

    雪白色蛇尾蛮横的卷住了獒犬,獒犬也不甘示弱的在皓月的蛇躯上留下血红的爪痕。

    獒犬张开大嘴,一口咬在白蛇的躯体上,火红的鲜血顿时流淌而出。

    “嘶…”

    皓月吃痛的嘶鸣一声,獒犬被狠狠的砸向地面。

    “嘭…”

    獒犬死死不松口的咬着白蛇身躯,尽管被砸在地面,还是死死的咬着一块肉。

    “嘶…嘶…”

    皓月知道獒犬凶狠,没想到这一招竟然没有让它松口,巨大的獒牙在他蛇躯里像是长了根一般。

    皓月见到在雌性昏迷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块巨石,他装作吃力的样子不停游动着。

    獒犬以为这一招得逞,暗自得意着,更加用力的朝着皮肉深处咬去。

    突然间,它的余光撇见了巨石,又感觉到了白蛇的游走,心中强烈的不安感升级,它抬起爪子抵住白蛇的身躯,想把牙拔出来,然而咬的太深,一时之间难以拔出,它发出了惊恐的呜咽声。

    “嘭…”

    獒犬被拍打在巨石上,发出沉闷的巨响,皓月并没有因为獒犬最后的求饶而手下留情,反而在獒犬落到巨石之时,露出蛇牙咬在它的脖颈处。

    獒犬被咬断了气管,再也没有力气搏斗了,它不甘心的抽搐了两下,彻底断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