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皓月固定住蛇尾,嘴巴咬着獒犬用力拉扯,拔出镶嵌在蛇躯内的犬牙,他厌恶的丢出獒犬的尸体,游向了白茉莉。

    白茉莉身体上带有獒犬的气味,令他嫌弃万分,皓月看向鲜血还在往外直冒的蛇尾,粗暴的甩向了白茉莉。

    雪白的蛇躯顿时被鲜血污染,蛇血的气味弥漫在空气里,散发出骇人的血腥味,白茉莉从头到脚无不被沾染。

    皓月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是微笑,终于把该死的獒犬气味完全覆盖了。

    白茉莉感觉身处于汪洋大海里,她的身躯被海水包裹着,强烈的压迫感让她无法呼吸,她张开嘴巴,试图得到缓解,却闻到越来越多的血腥味,她扑打着双手,抓住了皓月的蛇躯。

    皓月诧异的望向白茉莉,紧闭的双眼处,弯弯的睫毛在不停的颤动,她的嘴巴微微张开,一双白皙的手臂紧紧抱住他的蛇躯。

    白茉莉陷入了自己的梦境,她抓着皓月的蛇躯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可是救命稻草有点太大了,她只能紧紧的抱着,防止滑落。

    她越抱越紧,突然,胸口一阵挤压感传来,她拼命的大口大口吸气。

    “啊…呼…啊…呼…”

    白茉莉越是着急的用力呼吸,皓月的蛇躯就越是用力的压迫着她,尽管皓月没使上半分力气,但他也很重的。

    …

    兽人部落里的兽人们每天也都会像野兽们一样追捕猎物。

    炎热干燥的夏季里,兽人们也会觉得不舒服,只有少数的兽人才不讨厌这个季节。

    今天出来捕食猎物的兽人们纷纷进入了森林。

    维克多是一名初级兽人,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捕获至少两头的大型野兽。

    捕获的猎物最后会由兽人族长做分配。

    他像往常一样选定一块区域进行捕猎。

    “嗯?好浓郁的血腥味!”

    维克多察觉到血腥味,他在心里暗自开心起来,既然有野兽搏斗,真是太好不过了。

    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看这血气的浓度,肯定有伤亡无疑,今天就让他来做这个渔翁吧。

    想不到今日的捕猎会这么轻松,他高兴的朝着血气最浓郁的地方奔去。

    …

    白茉莉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发出古怪的呼哧声,就在她感觉要被海水淹没窒息而亡的那一刻,她惊醒了过来。

    她弹起身子,入眼所见就是一条血淋淋的大蛇,她惊恐的想要逃离,却感觉这条大蛇有些熟悉,尤其是白蛇盯着她的眼神。

    “你,你不要吃我!”

    白茉莉被吓的语无伦次。

    皓月见到雌性醒了,他抽出蛇尾,就打算带着她离开这里。

    白茉莉有一种逃离蛇窟再入魔爪的感觉。

    她好期望有一个人能救救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期望被上天感应到了,她真的看见了一个人。

    白茉莉揉揉眼睛生怕看错了,面前的男人相貌在她眼里越来越清晰。

    真的有人,没有看错,她欣喜若狂的爬起,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飞快的跑到男人身边。

    “救救我,救救我,带我回家。”

    白茉莉拉扯着男人的衣袖,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开口求助道。

    维克多不可思议的望着拉扯自己的人儿,虽然他听不懂她说了什么,看起来也脏脏的,但她竟然是个雌性,这里怎么会有雌性,他来不及多想,就察觉到来自一双蛇眼的敌视。

    “嘶…”

    皓月冲着眼前的兽人嘶鸣。

    维克多看向白蛇,又看到死在一边的獒犬尸体,顿时明白了过来,怪不得有这么浓郁的血腥味了,原来是两头野兽同时发现了雌性,雌性,在兽人眼里都是很宝贵的,更别说是野兽了。

    但是肮脏的野兽是不配拥有雌性的,维克多因为是初级兽人,并没有被分配到雌性,因为雌性的珍贵,所以都被强大的兽人拥有。

    维克多想不到自己今天的运气会这么好,猎物有了,竟然还能带回去一位雌性,想到雌性的美妙,他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ku..lu..ka..qi..wei..la”

    维克多说完便把她护在身后。

    白茉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他却好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她乖巧的藏在男人身后,看向满是血迹的大蛇,内心渐渐放轻松,但是一看见他的一双蛇眼,又是一阵激灵。

    皓月看着面前的两人,充满了愤怒。

    这就是他拼命也想讨好的雌性,竟然就这么背叛了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嘶…”

    皓月对着兽人维克多发出低沉的嘶鸣。

    这是要进攻的前兆。

    “野兽是没有资格拥有雌性的,我知道你能听的懂,放弃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维克多对着皓月说着白茉莉听不懂的语言。

    “嘶…”

    皓月朝着维克多悲愤的嘶吼而出。

    “像你这种化形失败的兽人,还是早点认清现实的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就是林家的那位吧!”

    当初这件事在兽人部落里可算得上重大新闻,就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赫赫有名的林家,出了个化形失败的崽,成为整个兽人部落的笑柄,就在人人都对林家的三崽子寄予厚望的时候,竟然化形失败了,他可是曾经被称为能带动整个部落走向辉煌的那个希望啊!

    “嘶…”

    皓月被提及往事,内心汹涌,一股不知名的狂暴气息传来,感染着他的心神。

    维克多看着眼前血迹斑斑的白蛇,失望的摇摇头,实在是没有战斗的必要。

    这条白蛇毕竟还是林家的崽,尽管被驱逐到了森林里,他同样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带走雌性就算了吧。

    维克多拉着雌性的胳膊,就想离去。

    皓月怎么能如他所愿,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雌性被带走,那是他的,是他的雌性。

    维克多认出了皓月,皓月自然也认出了维克多,维克多虽然只是初级兽人,但也不是他能惹的起的。

    他知道搏斗到底的结果,有可能是一死。

    可维克多拉着雌性就要走的时候,他被彻底激怒了,这个雌性,竟然就这么跟着别的兽人走了!

    侮辱,彻彻底底的侮辱!

    士可杀不可辱,皓月动了,皓月选择了先发制人,他不顾后果的冲了过去。

    蛇身在空气中震出一圈圈的波纹,他像是个被抢夺了玩具的孩子,内心只有愤怒。

    察觉到危险战意的维克多,眼皮子一缩,他想不到白蛇会选择对他率先发出攻击。

    既然对方想要他的命,他就只能反击了,毕竟该说的他都说了,就是日后林家来找麻烦,也拿他没有办法。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