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维克多灵敏的身子跳起,在空中划出飘逸的弧度,躲开了白蛇的冲击。

    皓月一击不中并不气馁,他继续支配着蛇身在维克多周围上下翻舞,寻找机会。

    “找死!”

    维克多感受到白蛇身上传来的杀意,爆呵道。

    皓月吐出蛇信子,张开嘴,露出阴森的毒牙,朝着维克多咬去。

    维克多毕竟是个初级兽人,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被他咬到的,只见维克多抬起了双臂,挥舞着拳头,砸向皓月。

    皓月一时不察被砸了个正着,上下翻舞的蛇躯也跌落在地,这一拳砸在他的腹部,让他难受不已。

    “认输吧,野兽终究都是野兽,一辈子当不成兽人。”

    维克多望向倒地的白蛇,面容不屑。

    “嘶…”

    皓月不能用语言来表达他的愤怒,吐着信子嘶鸣着,他才不会认输,他绝不。

    皓月再次鼓足了力气,蛇身腾空而起,体内的气血沸腾,化做一道流光,杀向维克多。

    维克多的双臂横档在胸前,就在白蛇近身后的一刹那,双臂打开,他的大手抓向了白蛇的躯体。

    皓月粗壮的蛇身被维克多用手指捏着,他使劲的想要挣脱,但维克多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他动弹不得,就连蛇身都被捏的变形。

    皓月左右扭动着蛇身想摆脱维克多的钳制,却是徒劳。

    维克多看着在自己手里拼命翻腾的白蛇,内心发狠,一股恶意涌上心头。

    “给我死!”

    维克多变换姿势,他一手捏住白蛇脖子上的皮肉,另外一手就要过来帮忙,他要把白蛇活活捏死。

    皓月在维克多的手里艰难呼吸,他的脖颈被维克多用力捏住之后高高举起,整个蛇身像是破旧的布条悬在半空中。

    皓月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维克多的力气也越来越大,他雪白的蛇头都变成了绛紫色。

    “再见了野兽!”

    维克多面容平静的说完,手上的力度却是变得更大。

    “我就要死了吗?”

    皓月在内心里自问着,他的神智渐渐感到迷糊,他恋恋不舍的看了眼躲在维克多身后不远处的雌性,她依旧惧怕着,恐惧的眼神,透着对自己的冷漠。

    “不,我不要死,杀!杀!杀!你们都该死!!”

    皓月强大的意志帮助他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对于生的欲望。

    皓月拼着最后一丝精气神,舞动了尾巴。

    维克多正在专心致志的捏死白蛇,他想不到白蛇竟然有这么强的求生欲,还在挣扎。

    皓月的蛇尾缠绕上维克多的脖子,越缠越紧,他死命的做着最后的反击。

    维克多的脖子被白蛇缠绕住,渐渐覆盖到脸庞,他看不见了,被白蛇的身体阻挡了视线。

    维克多想要继续捏死白蛇,但是他脖子处的窒息感,还有嘴巴跟鼻子都被蛇身死死捂住。

    “真是以命换命的打法啊,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不能因为一头野兽,而死在这里!”

    维克多的内心思考着,他当机立断的松开了捏住白蛇脖颈的双手,他抬着手,拉扯着白蛇的身体,想把他甩开。

    皓月恢复了呼吸,更加卖命的缠绕,就在维克多松开的瞬间,他的蛇嘴,一口咬在维克多的手臂,留下深深的两个毒牙印。

    皓月在内心暗自庆幸,还好维克多松开了双手,不然真是死定了。

    此刻的他并没有掉以轻心,依旧紧紧的压缩着躯体,他的蛇尾竟然勒住了维克多全身。

    维克多的双手并没有帮上他的忙,反而因为视线被阻挡,整个人都被蛇躯缠住了。

    他的胸膛暗自发力,他的双臂在使劲的往外挣扎,想要突破重围。

    皓月感受到兽人的反击,只能努力着使劲不让他挣脱,他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但他努力着,勒死这个兽人是他现在唯一的目标。

    “化形!”

    维克多不想再继续耗着了,他应该在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就使出全部的力量。

    “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维克多说完,就见到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化着。

    一头褐黄色的老虎出现在眼前。

    白茉莉傻了,她看到了什么,一头老虎,拯救自己的男人竟然变成了一头老虎,是妖术吗?

    她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她想要逃跑,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这条白蛇就像是阴魂不散一样,自己逃到哪里,他追到哪里。

    经过观察白茉莉已经认出了这条白蛇,尽管此刻的他鲜血淋淋,但他看向自己的蛇眼,怕是要在心里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了。

    维克多化形成老虎以后,整个人都感觉精力充沛起来。

    每个能够化形的兽人都是从兽演变的,在搏斗的时候变化成兽态,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上,都能得到提升。

    维克多的虎躯一震,顿时缠绕在他身体上的皓月蛇躯不稳,皓月赶忙继续发力。

    维克多晃着巨大的虎头左右摇摆,皓月眼看着就要倒飞而去。

    皓月探着蛇头,瞅准维克多因为摇晃,而暴露皮肉的空隙,不停的撕咬着。

    “吼…”

    维克多想不到这条白蛇这么难缠,他的虎躯被撕咬住的地方,流出血来。

    维克多挣扎了许久终于露出了巨大的虎头,额头上的王字,在阳光的折射下,格外夺目。

    他张开嘴巴恶狠狠的咬住白蛇的身躯,撕咬下来一块皮肉,吞进了腹中。

    “嘶”

    皓月吃痛的嘶吼,维克多竟然在吃自己的肉。

    皓月也发起狠来,他尽量把蛇躯朝着脖子以下处缠绕,维克多的虎头算是彻底重见天日。

    维克多吃了块蛇肉,心情大好,既然白蛇想要勒死自己,那就把他吃光。

    尝到了美味蛇肉的维克多,不停的伸出脖子撕咬,只要他能咬住的地方,全都吃掉。

    皓月的蛇躯一时间变得坑坑洼洼,但他没有丝毫畏惧,他依旧瞅准机会就用毒牙撕咬。

    就这样你来我往不知过了多久,严重失血缺肉的皓月越来越乏力。

    维克多此时也不好受,一身的力量被禁锢住,只能用野兽的方式撕咬,他的虎躯也越来越困乏,迷迷糊糊的,是中毒的表现。

    “吼…”

    一声虎吼过后,维克多要拼命了,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死人啊。

    只见维克多的虎躯猛然一发力,就要冲出白蛇的禁锢,白蛇的身体被他挣扯的越来越长。

    千钧一发之际,皓月瞅准了机会,一口咬在了维克多暴露的脖颈处,顿时鲜红的血流四溢而出。

    皓月一击得手,变本加厉的不停撕咬,霎时间维克多脖颈处只剩下一丝血皮连接着,看起来奄奄一息。

    维克多全部心神都在白蛇的身躯上,没有丝毫防备下被袭击,他的头颅越来越低沉,意识越来越模糊。

    皓月继续在维克多身上留下深深的毒牙印,直到维克多不再挣扎之后,一口气吞下。

    维克多在皓月的蛇腹里,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皓月吞下了维克多的虎躯以后,瘫倒在地,一动不动。

    白茉莉如同傻子一般的张开了小嘴,惊恐的瞪大了眼珠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