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就在林皓月低着脑袋还想继续动作时,屋外响起敲门声——

    “咚咚咚”

    “三少爷,林老爷喊您过去!”

    屋外是年老的兽人管家亚索爷爷,他声音苍老却很有力的打断屋内两人。

    “这就来!”林皓月回应道。

    林皓月在临走前揉了揉白茉莉乌黑的秀发,顺便往浴桶处指去。

    白茉莉看着热气腾腾的洗澡水,脸上羞红,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她眨着眼睛看向林皓月,竟然带着不舍之情。

    虽然林皓月走出了屋子,但白茉莉心里却是满满的,她休息了一会儿后就起身准备梳洗。

    …

    林皓月换上干净朴素的白衣,宛如初春的白雪,冰冷高贵。

    他身材挺拔,搭配上他俊郎的英姿,似翩翩少年却又无形中散发着安全感。

    林家主带上林皓月穿过热闹的街道,来到兽人部落的议事厅。

    他们在这里等候着兽人族长。

    兽人族长名叫刘语晖,清晨时他就眼皮狂跳,感觉会有事发生,果不其然,就在他刚刚接见完兽人侍卫后,心里还是懵懵的。

    兽人侍卫说林皓月化形成功归来。

    这可是能震惊整个兽人部落的大事,尽管他也想不到原因,但林皓月曾经就是他的接班人,现在他回来了,他的内心除了震撼,就是随之而来的狂喜,毕竟林皓月的天赋血脉,是兽人部落里最高的,未来前途无量。

    他收到林家主带着林皓月求见的消息就赶了回来,一刻都不想耽搁,这一路上林皓月的事情被传播的沸沸扬扬,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还得亲自去验证。

    他走进议事厅,迈着的步伐都因为过于激动而显得飘忽。

    “皓月!真的是你!”

    兽人族长刘语晖此刻半点族长的威严都没有,他眼里有的只是长辈对晚辈的慈爱。

    “林皓月见过族长!”林家主跟林皓月赶忙起身。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刘族长拉着林皓月的手臂,激动的说着。

    “族长…”

    林家主看着刘族长对于皓月疼爱的模样,心里也甚为高兴。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刘族长挥手打断。

    “不用说了,这半年来,苦了你们了!林家主,以后部落的保卫工作重新由你负责,你先下去吧,我跟皓月单独聊聊。”

    刘族长说完,林家主就拱着手退下了。

    兽人部落中的保卫工作可以说是整个部落的重中之重,原先就由他打理,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靠的不仅仅是能力,还有实力。

    他因为林皓月的原因丢失的地位,现在又因为他回来。他神情复杂的看了眼坐着的两人,随后离开。

    “皓月,这半年来…”

    刘族长语气里充满愧疚。

    “都过去了。”

    林皓月知道身为兽人部落族长,要扛起多沉的重担,他并不记恨他们驱逐自己。

    “好孩子!”

    刘族长听林皓月说完,欣慰的点点头。

    林皓月内心背负着巨大的伤痛,却又能在此刻一语带过,看起来成熟许多。

    “皓月,你是怎么化形成功的?”

    刘族长把憋在心里的疑问说出。

    林皓月并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化形成功的,他只是感觉跟体内出现的炙热火源有关。

    他诉说着最近发生的一切——

    林皓月从捡到雌性、与獒犬搏斗、吞噬兽人维克多、到最后重伤昏迷,如同身处火海一般后失去理智,得到雌性,全部被他娓娓道来。

    刘族长想不到林皓月经历了这么多坎坷,他拉起林皓月的手,安慰似的拍了拍。

    残破的雌性等同于微不足道的存在,并没有吸引他的注意。

    “想不到连维克多都不是你的对手,你那时还是只野…”

    刘族长意识到说错话,连忙住嘴。

    林皓月的归来,让他重新看到兽人部落崛起的希望,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差错。

    “没事的,如果不是他,说不定我还是头野兽,只能慢慢的等待某一天被彻底兽化。”

    林皓月看不出表情的说道。

    “早就听说维克多失踪的事,你大哥还主动请缨前去调查,这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难道吞噬兽人能够促进化形?”

    当刘族长知道是林皓月吞噬掉维克多之后,并没有追究,反而打算替他遮掩。

    毕竟已死的初级后期兽人,怎么能比得上现在的林皓月。

    他的心里涌现出可怕的想法,如果吞噬兽人能够变强,那么…

    …

    白茉莉此刻浸泡在巨大的木桶里,木桶里的水还是温温的,就跟她的心一样。

    以后就要生活在这里了吗?这里会成为自己的家吗?

    白茉莉的脑袋里不停的胡思乱想着。

    她果露着洁白如玉的肌肤出了浴桶,顿时让她尴尬的事出现了,竟然没有替换的衣服。

    白茉莉身形如玉的在屋内寻找起来,竟然在衣柜里发现了干净衣物。

    这应该是为客人准备的吧,白茉莉想到这里,心安理得的往身上穿戴着。

    白茉莉选的是套淡蓝色衣裙,外衫的胸前位置有着精致的刺绣,像是一对鸳鸯。

    白茉莉感慨着衣服的做工精良,穿在身上除了略微长了些,都很合身,她傲人的身材在这件衣裙上更加完美的体现出来。

    白茉莉开心的转着圈,衣裙顿时随着她的舞动而飘起,她像是散落在人间的精灵,活泼动人。

    突然间,白茉莉听到开门声,她顿时停住了舞动的身影回眸望去——

    林皓月站在屋外愣神,此刻的雌性美艳绝伦,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肩上,简直就是出水芙蓉。

    这是母父的衣衫,此刻穿在她的身上,竟然让他与记忆中的母父重叠。

    都是那么的温柔恬静,优雅迷人。

    他还没来的及多想就被白茉莉紧紧的拥抱住。

    林皓月感受着怀里的可人儿炽烈的爱意,顿时双手环绕她的腰肢。

    白茉莉越来越大胆了,她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仅仅分开一会儿就这么思念了吗?

    他们静静的没有说话,却胜似有声。

    白茉莉抬起头望着眼前的男人,她的眼神好像会说话一般,动人心魄。

    林皓月从族长处回来就直接到这里。

    他的心里有了属于她的位置,令他无时无刻都在惦记。

    白茉莉紧张的开口道:“我…你…你…你…”

    白茉莉明明就想问些什么,话到嘴边却结结巴巴的无从开口。

    林皓月听不懂雌性说的什么,只能努力的观察着。

    白茉莉脸上因为紧张着急变得通红,她懊恼的想到他们之间语言不通,顿时有些沮丧。

    “我,林皓月。”

    林皓月指着自己对着白茉莉说道。

    “林皓月?”

    白茉莉重复着他发出的音节,看到他冲着自己点头,她开心的笑了。

    “林皓月,林皓月,林皓月。”

    白茉莉连续重复着,生怕自己忘记,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尽管在她听来觉得古怪,别扭,却牢牢记住在心。

    林皓月却在心里想着怎么教雌性开口说话,毕竟语言不通很不方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