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林家主重新接手工作之后立刻变得忙碌起来,等到天黑他才回府。

    他询问亚索管家得到林皓月的去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残破的雌性到底有什么好,竟然一回来就跑了过去。

    他来到屋外,看着里面嘀嘀咕咕的两人,心里像是出现团火苗似的在燃烧。

    等他来势汹汹的走进屋内,看见残破的雌性穿着自己深爱的伴侣衣衫,他瞪着如同虎目一般的眼珠子,像是随时都要喷出火来。

    “大胆!谁让你穿的!”他含着怒火咆哮着。

    白茉莉正在跟林皓月学习语言,在她专注的学习下,她已经掌握了简单的词汇。

    突然间传来的可怕巨吼,让她吓破了胆,她惊恐的望去,却看见一双仇视着自己的可怕眼神。

    她不自觉的握住林皓月的手,缓解着紧张害怕的心。

    “她没有衣服,就让她穿吧,母父那么善良,如果她还在世,也不会介意的,她毕竟是我的雌性,也算是你们的孩子。”

    林皓月无视林家主的怒火,平淡的说道。

    他握住白茉莉的手传递出安全感。

    白茉莉不知道什么事又让这个中年男人生气,这是印象里第二次见他发火了,她无辜的眼神看去。

    “放屁!你的伴侣我会帮你挑选!你母父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给人!”

    林家主怒气冲冲的样子显得得势不饶人。

    这间屋子本来是闲置的,后来被他用来专门放置伴侣的遗物。

    他没想到这个残破的雌性竟然被安置在了这里,他看着伴侣的衣衫被残破的雌性玷污,心里的火苗逐渐加大。

    “我们并不知道这里会有母父的物品,她不是故意的,就给她吧,不管她是不是我未来的伴侣,但是现在她是我的雌性!”

    林皓月知道父亲不喜欢她,总说她是残破的,配不上自己,可他却不这么认为。

    不管是什么都要发挥出本身最大的价值,这才是他父亲最注重的。

    “你,你要气死我是不是,把她赶走,我不允许你们在一起!”

    林家主霸道的语气一出,林皓月当即起身,握住白茉莉的手,就要往屋外走。

    “你!这是你的决定?”

    林家主不敢相信眼前发生了什么,他的儿子竟然因为一个残破的雌性要离家出走,这怎么可以。

    “既然父亲不喜欢她,我就带她走吧!”

    林皓月的语气平淡,却那么坚定。

    “好!好!好!她不用走了,可以了吧,但是这间屋子,她不能居住!”

    林家主无可奈何的退让道,谁叫林皓月是整个兽人部落的希望呢,人家是母凭子贵,他是父凭子贵,他再也不想感受到被人冷淡,讥笑的滋味了。

    林皓月随便选了间屋子,没想到竟是放置母父遗物用的,怪不得亚索管家表现的那么奇怪,原来亚索早就知道,可能是碍于身份的原因才没有阻止吧。

    “我带她重新去选一间!”

    林皓月说完就拉着白茉莉离开了,白茉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

    “逆子,真是气死我了!”

    林家主生气的双手都捏成了拳头,就连牙齿都在轻微的颤动。

    林皓月亲手为白茉莉布置着房间。

    等他布置完毕,白茉莉用手指了指刚才的方向,无声的询问着。

    林皓月摸摸她的脑袋,并没有回答,他重新教她语言文字。

    林皓月却不知道一件关于他的事正在紧锣密鼓的预备着。

    次日清晨。

    林皓月早早的来到白茉莉这里,继续帮助她练习语言跟文字。

    林皓月并没有跟白茉莉住在同一间屋子,毕竟人言可畏,尤其是他让父亲已经很不满了,还是不要再起争执的好。

    此时的兽人部落里却出现了两件大事。

    第一就是林皓月重新被拟定为族长的接班人,第二则是林家主散布出替林皓月寻找伴侣的消息。

    兽人部落的雌性们顿时表现出欢天喜地,原来林皓月还没有伴侣,虽然不知道之前抱着的雌性是什么人,但是不影响她们去参选,还管她做什么。

    霎时间——

    单身的雌性都跟魔障了似的,满嘴说的都是林皓月,睡觉做梦都是林皓月。

    这可把兽人部落的兽人害苦了,有了雌性的兽人天天被伴侣数落,如果不是嫁给了你,我都成未来族长的伴侣了。

    而没有雌性的兽人在这阶段对雌性示爱时,总被无比凄惨的数落打击,我可是要当族长伴侣的优质雌性,可你是族长,未来族长吗?

    兽人部落因为林皓月挑选雌性的事,被折腾的沸沸扬扬,所有的单身雌性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忙的不可开交。

    有的拉帮结伙,有的不屑与旁人为伍,有的寻找美容养肤的奇花异草,有的定制精美的华服,总之奇招百出。

    …

    林皓辰不知道父亲打的什么主意,怎么好端端的帮着野兽寻找起伴侣,就连他正在追求的雌性都准备去参选了,这让他恨的牙痒痒。

    最可恶的是对他不假辞色的雌性竟然通过自己打听野兽的喜好类型。

    一想到他在这位雌性身上花的时间精力,礼物等等,差点就让他崩溃。

    “哼哼…”

    林皓辰哼哼两声有了主意。

    自从森林回来,他都没有关注这头野兽在干嘛,正好过去看看,顺便探探消息,要是能让他不自在,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就更好了。

    本来他还想给那头残破的雌性添麻烦,却因为追求优质雌性一时给忘了,正好补上。

    “哈哈!”

    林皓辰满脑的鬼点子,像倒豆子一样接二连三的涌出。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施行奸计,快速朝家赶去。

    “皓月!皓月!”

    林皓辰刚走进院子就叫唤起来。

    他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喊他三弟,迫于情面喊着名字。

    林皓月察觉到不远处的不速之客,他刀锋一般的眉毛皱起。

    “嘭…”

    屋内禁闭的大门被林皓辰随手推开。

    “哟,皓月,这是做什么呢!”

    “不关你事!”

    “呵呵,你看你整天待在屋子里,外面发生的事你肯定都不知道吧?”

    林皓辰碰了一鼻子灰,但却丝毫不见气馁,慢慢的引导着,他就要看到野兽发怒的样子了。

    压制心中的兴奋继续说道。

    “父亲正在帮你挑选伴侣,很多雌性都参选了,皓月,你要有伴侣啦,哈哈!”

    林皓辰知道这头野兽在乎这个残破的雌性,到时候林皓月有了伴侣,残破的雌性也就要被扫地出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