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吼…”

    林皓月发出怒吼。

    只见他慢慢变化着,变成一条通体雪白的巨蛇。

    “嘶…”

    白蛇探出蛇信子,扭动着身躯。

    “吼…”

    只见刘语晖也变成了恐怖狰狞的灰色巨狼。

    刘语晖不敢小觑林皓月,当即化身成狼应战。

    白蛇与灰狼遥遥相望着,他们眼神恐怖骇人。

    “吼…”

    灰色的巨狼龇开满是獠牙的嘴,探出前肢跃跃欲试的试探。

    “嘶…”

    白蛇身躯扭动,舞动着硕大的蛇尾砸向灰狼。

    “吼…”

    灰狼丝毫不惧的看向从天而降的巨大蛇尾,他跳跃着前肢抬起锋利如刀的爪,抓向白蛇。

    蛇尾处顿时下起血雨。

    “嘶…”

    林皓月发出疼痛的嘶鸣。

    他晃动着巨大的白色蛇头朝着灰狼咬来,灰狼却是早有预感般的躲过了。

    灰狼灵敏的身影不停在白蛇的身体间穿梭,顿时白蛇雪白的蛇躯上猩红点点。

    “嘭…”

    林皓月看准时机挥出蛇尾砸向灰狼,灰狼被巨大的蛇尾扫落在地。

    灰狼露出阴森的獠牙,眼中发出恐怖的绿光,摄人心魄。

    刘语晖处处对他留手,但他却处处痛下狠手。

    他被砸在地上骨头都跟散架一般。

    “吼…”

    灰狼发出愤怒的吼叫声。

    “嘶…”

    白蛇不甘示弱的回应着,眼神里充斥着强烈战意。

    一瞬间,白蛇跟灰狼同时动了。

    他们飞舞在空中扭打着,灰狼的速度跟力量都在白蛇之上,白蛇只能依靠灵敏度跟判断力进行闪躲跟反击。

    “嘶…”

    白蛇身上的血肉被灰狼撕咬到,发出剧痛声。

    灰狼伸出恐怖的利爪抓向白蛇头颅。

    白蛇挥出蛇尾拉开与灰狼的距离。

    “嘭…”

    灰狼被白蛇再次砸倒在地,发出沉闷声,灰色毛发上满是血迹,阴森的眼神发绿,看起来甚为惊悚。

    “吼…”

    灰狼的怒吼声传来,他再次穿梭在白蛇身体间撕咬挥爪。

    白蛇身躯上顿时伤痕累累。

    白蛇挥动着蛇尾跟头颅不停的砸或是撕咬向灰狼。

    灰狼凭借强大肉身来到蛇头处…

    “嘶…”

    白蛇张开嘴朝着灰狼咬去。

    “吼…”

    灰狼带着怒吼声整个身体撞向白蛇。

    白蛇巨大的头颅砸在地面发出猛烈的颤动。

    “嘭…”

    白蛇的身躯像是没有了控制应声而倒。

    他慢慢的显露出人形。

    灰狼站在他面前也恢复成人形模样。

    “服不服!”

    刘语晖开口。

    林皓月雪白的衣衫变得残破不堪,就连他的身体也如同死了一般软绵绵的。

    他躺在地面浑身没有半点力气。

    “林皓月…”

    白茉莉不知道怎么帮他,他们在战斗她根本插手不了,只能胆战心惊的看着。

    她看着林皓月被撕咬被抓伤却不能帮忙,她的心宛如刀绞一般疼痛。

    她只能在心里替他默默祈祷着。

    直到她看见林皓月倒地不起,她悲戚的哭喊跑来。

    “林皓月…”

    白茉莉抱着林皓月喊道。

    “林皓月,你…你…醒…快…”

    白茉莉脸上像是哭花的猫,梨花带雨的面庞上布满了焦急与悲伤。

    “咳…咳…”

    林皓月难受的咳出两口血,他面容苍白,艰难的抬起手搂着白茉莉。

    “林皓月…呜呜呜…呜呜呜…”

    白茉莉看见林皓月吐血心里更加难受,看着林皓月凄惨的模样悲愤不已。

    而罪魁祸首就是这位中年男子,她仇视的眼神看去。

    “为…什…么…为…”

    白茉莉艰难的说着并不流利的语言。

    “哼!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

    刘语晖面露鄙夷。

    白茉莉不知道他回答什么,但都不能否认是他伤害了林皓月这个事实。

    白茉莉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攥在手里,站到刘语晖的面前,抬出手…

    “啊…”

    白茉莉的手臂还在空中就被刘语晖捏住。

    白茉莉怎么能够跟他对抗,她的胳膊顿时就感觉断了一般疼痛。

    “放…开…她…”

    听到白茉莉痛苦的喊叫声,林皓月睁开了眼眸,有气无力的说道。

    “哦?原来你真的这么在乎她?”

    刘语晖玩味一笑。

    “放…开…她…”

    林皓月的气息微弱,却语气坚定。

    刘语晖看见林皓月这么在乎白茉莉,突然有了主意。

    “跟我回去,否则她死!”

    刘语晖说完捏住白茉莉脖子。

    “呃…咳…”

    白茉莉的脖子被捏住顿时倍感难受。

    她用手指试图掰开他的手,却是徒劳,男人的手像是巨大山峰,压迫在她喉咙处,她感觉要窒息了,脸上憋出通红。

    “我答应了!快放开她!”

    林皓月看着白茉莉快要窒息的凄惨模样,心都要空了,面容焦急道。

    他不可以看着她死在这里。

    刘语晖是高级初期兽人,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他感觉到刘语晖刚才都没使出全力,手下留情了。

    呵呵。

    手下留情,还不是要利用自己。

    实力,实力,一切都得靠实力说话。

    如果他足够强大就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生活,他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雌性落在别人手里,被人决定生死。

    林皓月在此刻无比迫切的想要强大的实力,捍卫属于自己的一切。

    “嘭…”

    刘语晖像是丢垃圾般把白茉莉丢在地上。

    林皓月心疼的看着白茉莉,艰难的爬向她跌落的位置。

    “快跟我走!不然我杀了她!”

    刘语晖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林皓月却充耳不闻,眼里只有白茉莉。

    白茉莉从地上爬起,来到林皓月身边,看着他凄惨的模样,眼泪止不住的滴落。

    “如果你杀了她,我就自杀,让你的部落见鬼去吧!”

    林皓月被白茉莉搂住,他的眼神冰冷,竟然让刘语晖看的胆寒。

    “你威胁我!”

    刘语晖难以想象林皓月是发了什么疯,中了什么邪,竟然如此保护这个残破雌性。

    “带着她一起回去,不然我死在你面前!”

    林皓月害怕刘语晖强行带走他,丢下白茉莉自生自灭。

    “你!”

    刘语晖被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堂堂的兽人族长,岂会在乎一个残破雌性的死活。

    残破雌性就是垃圾一样的物种。

    “带上她,否则我死!”

    林皓月拿起尖利的石块抵在脖子上。

    “你!”

    刘语晖看着固执的林皓月气结道。

    “你不答应,我立刻死在你面前!”

    林皓月攥着石块的手用力朝着动脉按压而下,顿时他的脖领处流淌出红色鲜血。

    他丝毫不感觉疼痛一般再次划破。

    “林皓月,不…”

    白茉莉掰着他的手阻止他自残,她的眼睛哭成了两颗蜜桃,肿的不像话。

    林皓月手中石块被攥的紧紧的,只露出锋利的棱角,在他白皙的脖子上划出长长血痕。

    殷红的血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林皓月露出坚定的神情望向刘语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林皓月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噗…”

    鲜血溅落在白茉莉身上,白茉莉心乱如麻的用手捂在伤口处。

    “呜…呜…呜…林皓月…不…”

    白茉莉泣不成声,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林皓月微弱的气息感觉随时都能停止。

    “我答应你!快住手!”

    刘语晖赶紧开口,再继续下去林皓月怕是神仙也难救。

    他可不想林皓月这样死去。

    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残破雌性罢了,带回去就带回去吧,正好也能利用这个雌性控制他。

    “咳…咳…”

    林皓月放下锋利的石块,因为咳嗽伤口处流出更多鲜血。

    白茉莉撕扯着衣衫,弄成布条后帮林皓月包扎。

    瘦小的身体爆发出巨力,崭新的衣衫顿时变得惨不忍睹。

    直到林皓月伤口处不再大面积流血,才停手。

    刘语晖来到林皓月身边,费解的摇头,他真想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他伸出手想要抱起林皓月的一瞬间,被白茉莉挡住,警惕的眼神看向他。

    “我要带他回去救治,你没看见他伤的很严重吗!别挡着!”

    刘语晖对白茉莉大发慈悲的解释道。

    白茉莉不懂他的话,只听明白几个字,但就是他把林皓月伤成这样,怎能让他再靠近。

    “走开!”

    刘语晖看着挡住林皓月的白茉莉,他大手一挥就把她推倒在旁。

    “放开他,放开他!”

    白茉莉情急之下说出家乡话,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被推倒在地后立刻爬起,不让他碰林皓月。

    “你给我闪开!”

    刘语晖烦躁的用脚踢出。

    “嘭…”

    白茉莉娇小的身体顿时砸在地面。

    “不许你碰他!”

    白茉莉再次冲来,抱住他的腿,不让他走。

    “愚蠢的雌性,滚开!”

    刘语晖急了,不知道这个残破雌性在发什么疯,要是林皓月因为流血过多死了怎么办。

    “嘭…”

    白茉莉再次被砸倒,浑身骨头就跟散架般疼痛,她慢慢的朝着林皓月爬来。

    “带上她,看不到她,我死!”

    林皓月气若游丝的说完,脑袋一歪陷入昏迷。

    “哼!”

    刘语晖冷哼,看向爬来的白茉莉。

    他把林皓月抱在胸前,随后走到白茉莉身前,白茉莉仰着脑袋,伸出手朝着林皓月抓去。

    手臂停留在半空时就被刘语晖一把拉过,抗在肩头。

    白茉莉顿时着急,但她如同散架的身体,没有丝毫力气,只能对他不痛不痒的造成微不足道的伤害。

    刘语晖被白茉莉折腾的心烦,他攥住她两只手臂,像抗货一般的挂在肩上,她半个身子都是悬空的。

    刘语晖自动屏蔽掉肩头处让人烦躁的雌性,观察着林皓月,眉头皱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