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就在聂执赶往己方基地的同时,黑裙蒙面的少女,也在返回的途中遇到了重伤的段天狼。

    看到被杜灿搀扶着,面如金纸一般的段天狼,老牛哈哈大笑,大声嘲讽着说道;

    “哎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段狼狗,段大人嘛,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难道,是被聂执那家伙暴打了一顿?啧啧啧,打的可真是不轻呐,连路都走不了了,怎么样,要不要牛哥背你一程?”

    宁梦熙射出的【暴雨梨花箭】,是三难度契约者才能制作的能量攻击型箭矢,这种箭,设计制造的目的,就是对付没有实体的鬼魂或者怨灵。

    段天狼激活【暗影斗篷】之后,进入半虚化的暗影形态,正好被【暴雨梨花箭】完全克制。

    而且,他在暗影形态下受到的重伤,也不是普通的生命恢复药剂所能治好。

    所以,虚弱无力的他,只好被杜灿搀扶着勉强前进。

    此时,面对老牛的嘲讽,段天狼虽然非常恼怒,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装作没听到的模样,阖上双眼,一言不发。

    旁边,杜灿按捺不住,愤怒的吼道;

    “你.......你还好意思说风凉话,我们集中人手,全力拆塔,已经拆掉了四座门牙塔,如果你们‘玫瑰队’跟着我们一起拆塔,敌方的基地,早就被我们推平了。”

    “你们三个,明明划分在我们的阵营,却不听指挥,反倒和聂执那个臭小子勾搭在一起,还对我们老大出言不逊,这笔账,我们天狼队一定会牢牢记住,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回这个场子。”

    老牛冷冷一笑,沉声说道:“哟呵,杜老二,你的口气挺狂妄啊,照你这么说,我们‘玫瑰队’干脆趁现在,就把你们彻底灭掉,免得将来被你们报复。”

    “你......你们敢......”

    一听这话,杜灿顿时慌乱起来,他们虽然是同一个阵营的队友,但并不代表彼此绝对安全。

    如果“玫瑰队”不讲道义,当真冲杀上来,段天狼身受重伤,仅凭他们四个,绝对抵挡不住。

    到了这个时候,段天狼终于睁开眼睛,他压下所有的怒火,平静的注视着黑裙蒙面的少女,轻声说道;

    “‘玫瑰’姑娘,念在一难度的情分上,算我求你,不要在这个时候为难我们,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听到段天狼的话,老牛冷笑着说道:“段狼狗,你就别套近乎了,我们‘玫瑰队’,和你可没什么情分;再说了,在这诸天神鉴中,只有弱肉强食,哪有情分可言,现在,就是干掉你们的最佳时机,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正巧在重伤的时候遇到了我们!”

    说着,他摘下盾牌,拿出武器,做好了战斗准备,只等黑裙少女一声令下,就会毫不犹豫的冲锋而上,将“天狼队”全部消灭在这里。

    对面,天狼队的四人,也立刻拿出武器,摆好架势,随时准备拼命。

    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黑裙少女向前一步,伸出手臂,将老牛手中的武器压了下去。

    “队长!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趁他病要他命,错过这次机会,再想干掉这只狼狗,就没那么容易了。”

    黑裙少女不为所动,冷冷说道:“行了,你不必再说,我自有打算。”

    说着,她面向段天狼,扔出一支瞬间回复药剂,沉声说道:“从今天起,你我之间,所有恩情,一笔勾销,下次再见,我们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说完,她背负双手,转身快速离去。

    在她身后,老牛狠狠的瞪了段天狼一眼,极不情愿的转身离去。

    一边走,他还一边向身旁的老卜轻声问道:“段狼狗,对我们有什么恩情?我怎么不知道,难道,他和队长私下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情?”

    话音刚落,一截刚刚折断的树枝,“嗖”的一声,从前方激射而来,准确无比的命中了老牛的小腹。

    黑裙少女微微发怒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你这只蠢牛,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再敢胡说,我就打烂你的嘴巴。”

    听到这话,老牛急忙捂住嘴巴,再不敢胡言乱语。

    在他身边,老卜嘿嘿一笑,开口说道:“你这只蛮牛,说你蠢,还真是蠢的够可以。”

    “你自己开动脑筋好好想想,段天狼那家伙,天赋自带吸血,号称MT杀手,为什么和你单挑了那么多次,一次都没赢过。”

    “难不成,你真觉得自己很厉害,能打赢段天狼吗?”

    听到这话,老牛顿时一愣,疑惑着说道:“那照你这意思,段狼狗是故意输给我喽?可是,我们每次单挑,都会押注不少诸天点数,他输给我,那些赌注,可就全没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一拍脑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老卜,我想,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老卜哀叹一声,说道:“你这只蛮牛,可算想明白了,现在,你能理解队长为什么不动手了吗?”

    老牛点点头,语气有点沉重;

    “嗯,我完全理解队长的做法,可是,我更加厌恶那只段狼狗了,下次再见,我一定要亲手拧掉他的狗头。”

    “嗯?”听到老牛这话,老卜顿时有些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你都理解了队长的做法,为什么还那么厌恶段天狼呢,说起来,他也挺可怜的,难道不是吗?”

    “可怜!?哼!他一个基佬,有什么可怜的!”

    “我一直把他当成可以一战的对手,想不到,他竟然对我怀有非分之想,还想用那些小恩小惠来收买我,也怪我太蠢,竟然没能察觉到他的不轨之心,早知道是这样,在一难度,我就会直截了当的拒绝他。”

    “我老牛,可是取向正常的八尺男儿,绝对不会和他搞基,更不可能出卖自己的肉体,该死的段天狼,只要一想到他,我就觉得恶心、想吐!TMD,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我呸,总有一天,我要亲手干掉他,洗刷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老牛骂骂咧咧还没说完,只听“噗通”一声,黑裙少女一头撞到前面的大树上,紧接着,她“惊慌失措”的翻身爬起,加快速度,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

    旁边,老卜目瞪口呆,看着愤愤不平的老牛,久久不能言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