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天一大早,聂执还未起床,就被急匆匆冲进宿舍的马军从被窝里叫醒。

    马军进屋后,黑着脸,沉声向他问道:“你知不知道王宝被抓,是陈国忠他们几个设下的圈套。”

    聂执当然一脸茫然的表示完全不知道。

    马军这才面色稍霁,坐下来解释起昨晚发生的事。

    原来,昨晚陈国忠一组四个人,在半夜里找到了那个王宝手下开枪打死卧底的打仔,然后不由分说的,把这个倒霉蛋从七楼扔了下去,当场摔死。

    马军因为一直觉得抓捕王宝的事情蹊跷,所以下班后就悄悄跟踪着陈国忠。

    果然,紧跟在后面的他,发现了陈国忠他们杀人灭口,嫁祸王宝的真相,两伙人,差点当场火并起来。

    不过最后,陈国忠仍然暂时说服了马军,因为他说:这可能是他退休前,抓住王宝的最好机会。他不想再让王宝逍遥法外了,为了抓王宝进去,为了给那些无辜送命的人报仇,他觉得这种做法,没有错。

    马军也沉默了,他当然知道,王宝残忍而且狡猾,三年前就制造了一起车祸,杀掉了想要揭发他的证人全家,只留下了一个小女孩,而那个女孩,现在被陈国忠领养着。

    这三年来,王宝势力越发扩大,丧尽天良的坏事不知道干了多少,但是每一次都有小弟出来给他顶罪。他自己却是隐藏的越来越深,现在又买下了丽豪酒店,开始给自己漂白。

    如果现在不抓他,错过了这个机会,可能再过不久,他就真的成了一个身家清白的正经商人了。那时候,更加不可能抓的了他!

    所以,马军的心里也很矛盾,一方面,他知道包庇陈国忠构陷王宝是违法的;可另一方面,他也知道不这么做,王宝就会继续逍遥法外。

    听着马军说完这些,看到他痛苦的抱着脑袋,聂执只是默默的拍了拍马军的肩膀,起身给他泡了一杯浓茶。

    然后,他坚定的说道:“马督察,我们警察,不就是为了打击罪犯,维护正义的吗?法律,只是我们行为的一项准则。可是,如果法律不能给坏人惩罚,反而阻挡了我们惩恶扬善,我觉得,我们应该用自己的方法去打击罪恶。”

    听到这番话,马军惊讶的抬起了头,注视着聂执的眼睛。

    “马督查,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可是,你就像我的大哥一样,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坚决支持你,跟着你一起!”

    生怕马军动摇,聂执表现的更加真诚恳切,认真说道。

    马军思考着,眼神渐渐凌厉,他猛然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茶,一拍聂执胸口,沉声道:“好,果然是我马军的好兄弟,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跟着陈国忠,好好大干一场!”

    中区警署的接待大厅里,从昨晚开始,就被一群又一群的古惑仔围住了,这些人全都异口同声,说是来投案自首的,还个个都嚷嚷着:“那个卧底的条子是我亲手打死的,来抓我啊!”

    这样的混乱场面,把张警司忙的是焦头烂额。

    另一边,拘留所里,王宝和他的律师正在交谈,律师拿出一只手机,递给了王宝。

    看守的警察立刻走了上来,呵斥道:“这里不允许犯人使用手机!”

    王宝满含杀气的眼睛一瞪,怒吼道:“那你有种就来收走啊!来啊,有种就来拿走!过来啊!”

    面对如此彪悍,公然威胁自己的王宝,看守的警察脸色涨红,却低下了头,灰溜溜的转身离开了。

    毕竟,他还有妻子和孩子,他不敢真的激怒王宝,因为那个疯子,可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王宝一边给老婆打电话报平安,另一边,律师也给他汇报着搜集到的情报。

    “陈国忠、陆冠华(华哥)、李伟乐(阿乐)、郭子琛(琛哥)四个人,是我们的老对手了,刚刚得到的消息,上次我们的场子被扫了,货被他们上交了,可是钱却被他们扣了下来,宝爷,您看这个事?”

    王宝合上手机,眼中精光闪动:“一次又一次坏我的好事,还敢私下扣我的钱,真当我是吃素的,告诉阿积,今晚就解决掉他们。”

    “还有那个马军和聂执,这两个人都是了无牵挂,而且又极其扎手,您看......”

    “这两个,你去接触一下,只要不坏我的事,给他们一人一百万!”

    “是,还有河边偷拍的那个傻子,我们也找到了,录像带的拷贝,也拿到手了。”

    王宝脑袋一扭,怒喝道:“那还等什么,叫人把带子交给警察,我今天就要出去!”

    顿了顿,他放缓了语气:“今天我儿子满月,又是父亲节,我必须回去!”

    律师连连点头答应:“是,恭喜宝爷,我这就去办!”

    另一边,陈国忠和他的三个下属,也在分工合作。

    按照计划,陈国忠去证物室把杀害卧底的子弹掉包,阿乐去外面搞定黑枪,华哥和琛哥看住王宝。

    大家分头行动......

    下午时分,留守的郭子琛接到了出国回来的女儿的电话,约他到中环广场相见,还说有个礼物要送给他。

    琛哥心动了,自从和老婆离婚,他和女儿已经好几年没见,这次又摊上了王宝的案子,如果再不见一见女儿,可能,以后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华哥摁灭了烟头,决定陪他一起去见女儿,完成他最大的心愿。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次已经彻底得罪死了王宝,他们,可能也活不了多久了。

    一直在处理闹事古惑仔的马军和聂执,也收到了王宝律师带来的传话:“一百万,只要你们置身事外就可以!”

    马军听完,嘿嘿冷笑,直接把传话的古惑仔一拳打晕过去。

    远处观望的律师狠狠跺脚,骂道:“两个又臭又硬的烂条子,真是找死!”

    到了傍晚,一群古惑仔揪着那个偷拍的傻子,拿着翻拍的录像带,直接找上了警署大厅,指明要见张警司。

    张警司看完完整版的录像带,立刻知道自己被陈国忠骗了,又气又怒的他,只能暂时放了王宝,并且要求警队立刻挶捕陈国忠还有马军等人。

    幸好聂执反应迅速,一看到古惑仔们押着那个傻子到了警署,就赶紧让马军通知陈国忠跑路。

    他们三人立即跑出了警署,这才没有被抓。

    到了外面,三个人分成了两路,陈国忠去找李伟乐拿枪;马军和聂执去中环广场接应华哥和琛哥。

    路上,顾友楠也给聂执打来了电话,强烈要求和他一起行动。熟悉剧情的他,当然知道父亲节的这天夜晚,就是《杀破狼1》全剧的高潮。不出意外,所有的恩怨,都会在今晚全部解决。

    聂执默念着:顾友楠要求主动参与《杀破狼1》剧情,是否违规?

    得到了契约者印记否定的答复之后,他答应了顾友楠加入的请求,并且约好就在中环广场见面。

    这样事关生死的大战中,能多一份助力,总归是好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