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牢骚归牢骚,对于这三件装备,聂执还是觉得非常满意,尤其是【阿积的匕首】,和【赤红的敏捷腰带】,更是附加属性的强大银色装备,比起他这么多天来一直接触到的灰色、白板装,真可谓是天壤之别。

    当下,他立刻把【赤红的敏捷腰带】系在了自己的腰上,果然,他的人物属性中,敏捷变成了16,在数字16的后面,还出现了一个括号,注明了+5的字样。

    聂执试着跳了跳,立刻感觉身体轻盈了一大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原地跳起将近一米,这感觉,简直就像有了轻功。

    “爽!真是爽!”

    再抽出匕首往旁边的凳子上一插,这坚硬的红木简直如同泡沫,手上稍微使点儿劲,就直接削下来一大块木渣。

    果然是一把“削木如泥”的好匕首。

    再看这甩棍,伸出来的钢铁棍身上已经布满了细碎的划痕,怪不得耐久度只剩下16了。反观【阿积的匕首】,刀刃上只有两个细微的瑕疵,耐久度也只减少了4点。

    果然,白银评级的装备,单从材质上,就要比青铜评级的好了很多。

    满意的收起了甩棍和匕首,将它们塞进自己的怀里后。

    聂执快步走到了顾友楠跟前,他俯下身子,伸出手,探了探顾友楠的鼻息,“嗯”,还有微弱的呼吸,没有死。

    这就太好了,聂执心中一喜,这个顾友楠虽然从进入任务到现在,都对他有点纠缠不清的感觉,不过,这的确是一个还算不错的队友,够义气,脑袋也转的比较快,做事情也很细心谨慎,真死了的话,还是个不小的损失。

    以契约者数据化的身体,只要没有当场毙命,就能救的回来。

    经过这么久,丽豪酒店的外面,已经隐隐约约传来了警笛的鸣叫。

    聂执不敢再耽搁,一把扛起顾友楠,疾步走出了丽豪酒店,在昏暗夜色的掩护下,飞快地消失在街道里一个小巷的尽头。

    真是可惜了这么多昏迷中的“经验值”,都走出去了老远,聂执还忍不住回头留恋的望了一眼十字路口的广场。

    那些被打倒在地的古惑仔,可都是活生生的个人经验啊,要能把他们全部杀掉,自己应该可以到6级了吧。

    广场上,已经有两辆警察的巡逻车开了过来,看到这倒伏满地,血淋淋的现场,两个执勤的巡逻警吓的腿都软了,急忙摘下肩头的紧急呼叫器,颤声向总部报告着这里的惨状,请求支援。

    聂执虽然有些肉疼那些已经喂到了嘴边的“经验”,但是却丝毫没有停下自己逃离的步伐,毕竟,和自己的生命比起来,“经验“也不算什么。

    一路上,他都专挑那些黑暗,狭窄的小胡同走,不知道转过了多少拐角,他终于扛着顾友楠来到了一排破旧的厂房附近。

    来到围墙下,他脚尖一垫,跳起身来,再右手往墙头一按,扛着一个大活人的他,就像一只大号的狸猫,悄无声息的钻进了这家工厂里。

    进入一间厂房后,他找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轻轻放下顾友楠,想了想,还是从怀里掏出了【八叔的秘制跌打酒】,掰开顾友楠的嘴巴,把剩下的小半瓶药酒喂了下去。

    半响,“咳......咳......”顾友楠咳嗽着醒了过来。

    映入他眼帘的,就是聂执关切的目光。

    “我们,咳......咳......这是在哪儿,阿积、王宝和马军呢?”

    “阿积和王宝已经被我干掉了,马军的心脏被刺穿,没能活下来,也死了。我看警察来了,就背着你跑了,现在我们在哪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聂执无奈的摇头说道,他回手摸了摸怀里的【马军的甩棍】,顿了一下,又摸到了【阿积的匕首】,想了想,还是掏出了这把匕首,递给了顾友楠。

    “这是今晚的战利品之一,也是你应得的奖励,收下吧。”

    顾友楠顺手接过,略一查看属性,立刻惊讶的睁大了双眼,道:“银色武器!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今晚的战斗,我几乎是全程打酱油,什么忙都没有帮上,这个东西,我不能收下!”

    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惭色,又将手里的【阿积的匕首】,坚定的塞回了聂执手里。

    聂执连忙解释:“这样的装备,还有两件呢,一件是【马军的拐棍】,一件是【赤红的敏捷腰带】,你不用那么客气的。”

    说着,他拿出了这两件装备,还向顾友楠展示了这两件装备的属性,表示自己所言非虚。

    并且,他还表示,这三件装备,顾友楠可以任选其一。

    可是顾友楠完全不理他的解释,非常坚定的拒绝了聂执的好意。

    他摇着头,对聂执苦笑道:“你把我想的太功利了,无功不受禄,再说,你将我从丽豪酒店背出来,又把我救醒,也算是救了我一命,和我帮你之间就算扯平了!至于装备,无论你怎么说,我也是绝对不会要的!”

    原本,聂执是想用这把银色评级的匕首感谢顾友楠帮助自己提供避弹衣和钢拐、并且甘愿冒着这么大危险,帮助自己完成任务的。

    当然,他也有着试探顾友楠心性的意思在里面,可是,顾友楠居然什么都不要,这就让聂执有点尴尬了。

    从小,聂执就习惯了利益交换的人际关系,陡然出现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顾友楠,还真让他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

    两个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躺着的顾友楠默默看着自己的属性栏,原本80点的生命值上限,现在已经变成了40点,生命值后边的括号里,也备注上了暗红色的重伤二字。

    也就是说,这个重伤状态,使他的生命值上限,直接减少了一半,不过所好的是,现在40点的生命值,已经恢复满了。

    再联想到自己晕过去之前,被打到只剩个位数的生命值,他很清楚的知道了,聂执,肯定是给他使用了什么可以回血的道具。

    这样的东西,他进入这任务世界十几天的时间里,连见都没见过,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而聂执,能拿出这样的东西,毫不犹豫的对他使用,这让顾友楠的心里,对聂执更加认可了几分。

    他抿了抿皲裂的嘴唇,推了推鼻子上已经摔碎了一边的眼镜,对聂执说道:“你用来救醒我的道具,一定很珍贵吧,谢谢你了!”

    躺在一旁的聂执枕着双手,答道:“要不是你的避弹衣,我也找不到那么好的机会,能一举杀掉阿积和王宝。说不定,早就被王宝几枪打死了。而且,这本来就是我的单人任务,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

    接下来,他把自己获得【八叔的秘制跌打药酒】的经过,还有这药酒的属性,都原原本本告诉了顾友楠。

    顾友楠听完,不禁感叹道:“诸天神鉴,真的是好神奇,而且,在这个世界的任务中,果然是好人有好报的,我们之前,真的太大意,太鲁莽了。这诸天世界里的一切,绝对不能只当成游戏,一定要真正融入进去,才能有更大的收获!”

    聂执撇了撇嘴,不做评价,也不置可否。

    到了后半夜,两个人都沉沉睡去,再无他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