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求收藏推荐打赏^_^)

    九龙警署的警员宿舍里,聂执也在和顾友楠商量着,如何进行接下来的任务。

    现在,他们面对的最大的麻烦,就是整天保护着关友博,寸步不离左右的封于修。

    这是一个嗜武如痴的狂人,也是一个绝对可怕的顶尖高手。

    在原电影剧情中,他为了不让妻子沈雪再受到癌症的折磨,选择亲手结束了她的生命,也从此彻底走火入魔,走上了一条专杀武术高手,势要争夺天下第一的邪路。

    当然,他最后败给了甄子丹饰演的夏侯武,被重案组督查陆玄心一枪击毙。

    可是,夏侯武之所以能赢,完全是靠着电影里的主角光环。

    纯论对武道的坚持,以及习武的天分,封于修不知道要比夏侯武强了多少。

    可是,这不是在电影里,现在的夏侯武,根本不在香港,也更加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帮他们对付可怕的封于修。

    以关友博的枪法,再加上封于修的武功,如果来硬的,就算把十个顾友楠和聂执绑到一起,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而海警那边打捞了两天,也根本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何壁的线索。

    所以,顾友楠推了推眼镜,沉声道:“现在破局的唯一方法,就是封于修的老婆,沈雪了。从电影剧情里看,他非常爱自己的妻子,不然,也不会不断往返于大陆和香港之间,只为了给妻子治病!”

    “我们必须尽快找到这个女人,然后以她为要挟,逼迫着封于修退出,不再保护关友博。然后,我们才能有强杀关友博的机会。”

    聂执沉吟了一下,看着自己高达684点的生命值,道:“只要不被击中头部,我有信心能抗住关友博的6发子弹。只要近了他的身,应该可以拿的下他。”

    顾友楠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那么简单的,关友博能在瞬间打出3连击,击中同一个地方,就算穿着避弹衣,也会被打穿的。”

    显然,他还不知道聂执的生命值远远超过普通人好几倍的真相。

    聂执也没有过多的解释,毕竟,这也算是他的底牌了,当然不可能轻易告诉他人。

    他在心里盘算着,只要到时候只要封于修投鼠忌器,不敢上前,他就硬顶着关友博的子弹,冲上去结果了这个小白脸。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才能找到沈雪,并且把她抓住。

    顾友楠揉了揉眼角,拍着自己的脑袋,懊恼道:“可惜这部电影我当时只看过一遍,主要都关注其中的武打片段去了,没能记住更多的信息,不过,我隐约记得,电影里应该是提到了相关资料的。”

    聂执也努力的回忆着,突然,他一拍脑袋,叫道:“我想起来了,封于修还有个名字,叫翁海生,因为我从小也在海边长大,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翁海生!”

    顾友楠高兴的一拍巴掌,大叫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他是香港新移民,我们只要通过移民局的资料,就一定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接下来,顾友楠发动了自己在九龙警署的一切关系,全力调查起“翁海生”这个人来。

    还别说,顾友楠虽然才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天,但他在警队里的种种关系,却都打点的面面俱到。

    不论他跑到那个部门求助,总会有人笑脸相迎。

    甚至,档案科的几个漂亮的警花,还不断对他暗送秋波,那意思,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跟在顾友楠身后的聂执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再回想起剧情人物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

    两相比较之下,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拐弯处,他拉住顾友楠,悄悄问道:“能不能说一下,你的魅力值是多少?”

    顾友楠略一沉吟,答道:“11,你呢?”

    “我魅力值才6......”

    聂执无语了,这诸天神鉴的基本属性到底是怎么设定的,明明顾友楠长的一点也不帅,还带着一副眼镜,怎么就能魅力比他高出那么多。

    依靠着顾友楠超强的魅力,他们一路“过关斩将”,下午就从移民局那边,拿到了翁海生的个人资料。

    资料上很明白的写着:翁海生,男,出生于1986年5月29日。16岁时就从老家河北移民到了香港,一直居住在大澳的奶奶家,以打零工,街头卖艺为生。

    其它都是一些没有意义的出入境记录。

    不过,这些资料,已经足够了。

    顺着这条线索,他们又很快查到了翁海生奶奶名下的一处房屋,这套房子位于大澳一处偏远的靠海渔村。

    如果不出意外,封于修的妻子,肯定就藏在这里了。

    记熟这里的位置之后,顾友楠和聂执立刻跨上机车,风驶电掣般向着渔村出发了。

    机车飞驶,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就赶到了渔村的外面。

    聂执还想直接骑行到渔村里,却被顾友楠阻止下来。

    他说:“还记得那个逃掉的劫匪彭涛吗?很有可能,他也在这里。我们可千万不要打草惊蛇了!”

    这话的确很有道理,于是聂执将机车在渔村外找了个角落停好。

    和顾友楠一起,利索地爬上了渔村旁边的小山。这里的视野非常开阔,借着落日的余晖,刚好可以将这个美丽的小渔村尽收眼底。

    渔村里的房屋大多都是木制结构,村里也只有一条窄窄的道路。

    道路两旁,鸡鸣犬吠之声,不断隐约传来。

    顾友楠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渔村最末尾的一栋老旧的房屋,轻声对聂执说:“你看,就是那里!屋外还有两个人在四处巡逻。”

    聂执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果然,在这栋老房子外面,两个手插在口袋里的青年男子,正在不断来回走动,还伸长了脖子不断到处张望,一看就不像是普通渔民。

    一个普通的渔家,完全用不着这样来回巡逻。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里一定是有重要的人物需要保护。

    聂执和顾友楠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满意的喜色。

    这一趟,果然来对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