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求收藏推荐打赏^_^)

    行动前,聂执仔细观察着渔村的地形,发现这里三面环山,一面环水。环山处的公路,就是进入渔村的唯一通道。

    可是,很明显这条路是走不通的,道路两边那么多的家犬,只要他和顾友楠两个陌生人一出现在路上,恐怕那些狗立刻就会吼叫起来,必然会惊动渔村里面的人。

    那就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水路!

    顾友楠这时也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向聂执指了指渔村外的大海。

    聂执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回,他们想到一起去了。

    立刻,他们就从这山上悄悄爬了下去,来到了邻近渔村的一处海边。

    对从小在海边长大的聂执而言,下水游泳对他来说,简直轻而易举,尤其是以他现在的体力,横跨海峡也不成问题。

    但是顾友楠就没那么厉害了,他的泳技,仅限于会游,游出去几百米后,就非常吃力的慢了下来。

    聂执只好返回他的身边,帮他稳住身体,两个人一起慢慢向前游去。

    这时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夜幕的掩护下,他们悄悄接近了那栋老旧的木屋。

    这木屋的地基,就矗立在水中,一艘抛锚的快艇,绑在支撑木屋的柱子上。

    他们头顶不远处,两个巡逻青年之间的对话,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聂执从怀里拿出【阿积的匕首】,咬着刀鞘。蹑手蹑脚的顺着圆柱子攀爬了上去。

    后面,顾友楠咬紧牙关,紧跟着他,努力的向上爬去。

    木屋外,青年赵小三搓着手,对和他一起巡逻的孙二狗埋怨道:“涛哥也真是的,这么偏僻的地方,还让我们出来站岗,这种鬼地方,谁会来啊,根本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孙二狗抖了抖肩,递过一支烟:“你就小声点儿吧,别被涛哥听到,扣了你这个月的工资!我去嘘嘘一下,你先看着点儿。”

    “知道,知道,你快去吧!”

    “你小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孙二狗一边笑骂,一边迎着海风,往木屋那边走去。

    他刚走到木屋的屋檐下,突然,一道人影陡然从阴影中窜了出来,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把他拖到了屋檐底下。

    聂执一把勒住孙二狗的脖子,双臂狠狠一扭,只听“咔擦”一声轻响,就让孙二狗连挣扎都来不及,彻底安静了下来。

    可是,拖动孙二狗身体时,和木板摩擦发出的轻微声响,在这寂静的夜里,仍然被赵小三听到了。

    他立刻警惕的拔出了手枪,一边轻唤着孙二狗的名字,一边向屋边慢慢走了过来。

    可是,木屋的拐角处,却仍然静悄悄的,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他马上感觉到了不妙,就要开口呼救。

    突然,从拐角的屋檐下,“嗖!”地飞出了一支匕首,狠狠插在他的小腹上。

    伤口处,大量的鲜血,就像喷泉般喷涌而出。

    赵小三惊骇万分地看着自己肚子上的匕首,慌乱的想要用手捂住伤口,可是那四溅的鲜血,根本堵都堵不住。

    短短几秒,他就捂着肚子瘫倒在地,瞪大了绝望的双眼,再无声息,四周,一片鲜红。

    这正是【阿积的匕首】自带的“血流不止”技能!

    聂执也是第一次投掷着使用这个武器特效,想不到效果居然出乎意料的好。

    12秒80点生命值的伤害,加上那一记普攻,直接秒杀了这个巡逻。

    这把白银评级的匕首,还真是强悍!

    杀死这两个小喽啰,又让他得到了40点个人经验,离6级,又更近了一些。

    这还不是感叹的时候,他快步上前,拔出了【阿积的匕首】,身子一晃,就轻轻顶开了本来就只是虚掩着的房门。

    房内,扑面而来的,就是一大股消毒水的味道,这也让他身上的血腥味,降低了很多。

    楼上,一个踏踏的脚步声清晰传来,一个中年男子骂骂咧咧道:“二狗!你小子是不是又躲起来***去了,怎么就这么不让老子省点心呢!还想不想要这个月的工资了!”

    听到这声音,聂执和背后的顾友楠急忙隐蔽,聂执躲到了楼梯后面,顾友楠钻进了另一间房里。

    彭涛骂过之后,看下面还是毫无动静,有点恼火了,这两个小子,该不是一起逃班了吧?

    “妈的,这种大街上捡来的混混,就是没球卵用,放个哨都能开小差,素质也是在太差了!”

    也不怪彭涛上火,他之前的一班兄弟,在劫案和拦截救护车中死了个精光,现在,也只能是滥竽充数招两个小弟充充门面了。

    再说了,躲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哪里会有人找的到他。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派出了这两个混混,在门外把风。

    一有风吹草动,他就第一时间带上沈雪坐快艇逃离。

    可是现在,这两个不争气的家伙,居然翘班了。

    彭涛咒骂着,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准备去外面找到这两个混混,好好教育一番。

    可是,他刚一下楼,才走出去一步,楼梯后面的聂执就忽然蹿了出来,从背后一把勒住了他的脖子。

    彭涛大惊,却并不慌张,他把袖子向下一甩,握住藏在袖笼里的匕首,一个反手,就向身后狠狠刺去。

    可是,他的匕首却如同扎到了一堆压紧的棉花上,刚刚刺进去了一点,就再也刺不下去了!

    聂执也惊讶于彭涛的灵敏反应,不过,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在被刺了一刀,掉了十几点血之后,他狠狠地勒紧了胳臂,一阵骨骼断裂的的脆响之后,彭涛也软软的倒了下去。

    契约印记也传来了战斗记录,他又收获了60点个人经验。

    顾友楠钻了出来,看了看地上彭涛的容貌,确定了他就是那个逃脱的劫匪之后,向着聂执比了个大拇指,贴着墙壁,垫着脚尖向楼上走去。

    聂执小心翼翼,紧随其后。

    他们在二楼小心的查看了一圈,再没发现其他匪徒,只在一间装饰温馨的屋里,发现了一个正躺着熟睡的女人。

    这女人容貌姣好,但却头发稀疏,脸色苍白,一看就是个病人。

    顾友楠走上前去,拿出警徽,叫醒了她,问道:“你就是沈雪?”

    沈雪从睡梦中惊醒,看到床前的警察,彷佛也明白了什么,镇定答道:“我是沈雪!”

    接着,她又问道:“我的丈夫呢,他怎么样了?”

    聂执微笑道:“是沈雪就好,我们找的就是你!”

    说完,他大步上前,一把卷起床上的被褥,把沈雪牢牢裹在中间。

    她正要尖叫,一旁的顾友楠已经敏捷的把一块毛巾塞进了她的嘴里。

    然后,聂执直接扛起了铺盖卷,大步走出了木屋,将绑的严严实实的沈雪扔到了快艇里。

    之后,他和顾友楠驾驶着快艇,飞快地离开了这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