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九龙警署的重案组内,庄子维眉头紧皱,满脸凝重。

    这两天,他已经去请教过警队的前辈,也是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枪王,苗志舜。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苗志舜和他做了个简单的游戏。

    苗志舜扮演劫匪,庄子维扮演关友博,相距20米左右的距离。

    他们扮演的正是关友博在高速公路上遭遇劫匪的场景。

    狭路相逢,“劫匪”慌乱的想要拔枪射击,而明显速度更快的“关友博”瞬间拔枪,击中了“劫匪”的胳膊,打落了枪支。

    眨眼之间,游戏结束。

    苗志舜拍了拍庄子维的肩膀,对他说:“你看,这么近的距离,就连你都能瞬间拔枪,准确的打中我的胳膊,那么,枪法比你还要好,反应比你还要快的关友博呢?”

    “他一定也可以的,甚至,如果他想,他可以在1秒钟内,把三个劫匪手中的枪,全部打落下来。”

    顿了顿,苗志舜盯住庄子维的眼睛,凝重说道:“可是,他没有!他选择了直接开枪杀人!这绝对不符合常理,这就是最大的疑点!”

    庄子维有些慌张了,他急忙道:“可是关友博在法庭上说,他那个时候非常紧张,而且为了挽救旁边的交通警,情急之下,他才会瞄准劫匪的头部开枪的!”

    “那为什么,还会有一个劫匪逃跑了呢?你难道觉得,以他的枪法,能在那么短的距离,丢失目标?”

    “我......”

    苗志舜叹了口气,继续道:“关友博在法庭上说的那些话,都是用来骗取陪审团的信任的,他能骗得了外行。可事实上,我们都应该非常清楚,连续5届获得枪王称号的关友博,根本不可能因为紧张,就打错了目标。”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输给他,在心里一直想赢回来,所以,你就不由自主的假设,他是个好人,他没有杀人。”

    “庄子维啊庄子维,这场比赛的第一局,你已经完败给了关友博,希望,你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庄子维急忙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苗志舜不慌不忙,答道:“你应该等,应该用关友博最怕的东西,去逼他,逼他露出马脚!”

    “关友博最怕的东西?那是什么呢?”

    庄子维陷入沉思。

    “对了,他不惜代价,在高速路上阻击救护车,肯定是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譬如,丢失的不记名债券!”

    庄子维恍然大悟,再联系到何壁很早之前就为他分析过的案情,他几乎可以肯定,何壁的身上,肯定带着丢失的不记名债券。

    可是,何壁失踪这么久,海警一连打捞了两天,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可如何是好。

    难道,真的要让关友博就这样逍遥法外?

    正当庄子维仔细过滤着案情时候。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九龙警署的门前。

    车门打开,虚弱不堪的何壁,硬撑着踏进了警署的大门。

    大厅里来往的警察吃惊的望向了这个衣衫褴褛的男子。

    “这.....这不是重案组的何督查吗?”

    “是,这就是何督查啊!”

    “何督查回来了!”

    “大家快来,何督查回来啦!”

    虽然已经快到下午6点,即将下班,但因为何壁的突然出现,九龙警署瞬间沸腾了,警察们争相传诵,个个高兴的满面红光,雀跃着冲了上来。

    九龙警署,上上下下,已经被这次的救护车狙击案压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既有社会舆论的指责,也有死了三位同事,却无能为力的愤懑。

    这下何壁突然归来,可真是太及时,太重要了!

    很快,何壁就被同事们簇拥着,送到了医务室。

    医生简单的检查过后,宣布何壁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因为长期浸泡在海水里,又没有进食,有些虚弱脱水罢了。

    马上,就有警队的同事,送来了一份丰盛的饭菜。

    何壁看着这饭菜,简直眼冒精光,立刻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他其实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经爬到了岸边,但是为了安全,他还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一路小心翼翼的潜行,找到一所集镇旁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后,才直奔警队而来。

    至于联系顾友楠和聂执,根本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他可是前长风特种部队的特战精英,虽然因为任务中没有严格遵守命令,导致人质死亡,被开除了军籍。但他始终觉得,他的出发点是没错的,死一个人质,就能干掉匪徒,挽救更多生命;即使让他再选一次,他还是会做。

    离开部队不久,他就莫名其妙的进入了这诸天神鉴世界,但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把其他任何一个人看做自己的队友。

    他的属性值,除了敏捷高达13点之外,其它每项属性几乎都是普通人的极限值10点。再加上他强大的白银评级的天赋【迅捷脚步】。还有着熟知剧情的优势,他甚至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完成抓捕关友博的任务。

    但是谨慎起见,他还是装作很普通的样子,跟着众人随波逐流了十来天。

    这期间,他一边观察这个任务世界,一边旁敲侧击的将案情分析给了庄子维听,可是,他没有想到,这根本不起作用。

    这让他主导完成任务,获得额外奖励的想法很快化为泡影。

    不过,他也从来就没放弃过这个想法。

    所以,他才会鼓动鲁莽的刘刚和没有主见的陈依婷,在顾友楠还没回来的时候,就去撬开关友博的车门,偷走不记名债券。

    所以,他才即使身受重伤,也不在电话中把偷到了债券的事告诉顾友楠。

    所以,他才在上岸的第一时间,只想赶快回到警局。

    他觉得这样做,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即使在“长风”,在他看来,战友之间更多的,也是互相竞争,只有打得准,跑得快,任务完成率高,才能脱颖而出,才能出人头地。同样的道理,在诸天神鉴的契约者当中也是一样,顾友楠和聂执,都是他的竞争对手,只要能完成任务,他更希望自己才是那个拿到额外奖励的人。

    只要有关键证据,凭借着警察的力量,足以抓住关友博,队友什么的,他是完全不需要的!

    --------

    不多久,得到消息的庄子维就急忙赶了回来。

    他一口气跑到医务室,一把搂住正在吃饭的何壁,兴奋的都快蹦了起来。

    “好兄弟,你终于回来了!可把我们急坏了啊!”庄子维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何壁擦了一下嘴角的米粒,微笑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郑重地交给了庄子维。沉声道:“庄组长,这是我和朋友拼了命在关友博的车门里找到的关键证据。请你过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