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庄子维看着眼前字迹有点发毛,但仍清晰可辨的不记名债券,心情激荡不已。

    就为了这几张小小的纸片,警队已经有四位同事牺牲,整个九龙警署,都面临着巨大的舆论压力,而幕后的凶手,确仍在逍遥法外,这怎能让他心安理得!

    现在,终于有了这份最关键的证据!

    他压抑住激动的心情,一拍何壁的肩膀,重重的揉了揉。

    “好兄弟,谢谢!”

    说完,他立即起身,朗声道:“重案组,全体集合,做好全部准备,我去向署长申请命令,今晚,我们就要把关友博抓捕归案!”

    “Yes sir”

    瞬间,医务室里的所有警察,全都双腿并拢,右手五指上扬,向庄子维,更向着何壁,行了一个标准的警礼。

    何壁看着同事们满是尊敬、佩服的目光,更是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

    没过多久,整装待发的重案组同事就集合完毕,另一边,突击组的一队警察也被庄子维申请来帮助他们行动。

    突击组的指挥,就是交通警徐伟光的哥哥徐伟国。

    徐伟国一听是要抓捕杀害自己弟弟的凶手,顿时满脸杀气,立刻叫齐了全部手下,带上了所有的轻重武器。

    甚至,他自己还挑了一杆狙击步枪,背在肩头。

    他的下属也都知道,这次出队,是为头儿的亲弟弟报仇,更是个个同仇敌忾,全都鼓足了精神。

    这倒是把重案组的警察们吓了一大跳。

    好家伙,突击组全员出动,轻重火力全带,这难道是要和恐怖分子开战吗?

    庄子维缓缓走到了所有人前面,大声道:“我们今天要抓捕的,不是普通的罪犯,而是一个枪法如神,战术动作敏捷,心理素质极其过硬的高手,这个人已经连续5届,获得香港步枪协会的枪王称号。”

    他扫视一眼,看到面前所有的警察,都收起了放松的神态,继续说道:“所以,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署长的命令,如果他持枪拒捕,危急情况下,允许我们将他当场击毙!”

    “Yes sir”

    何壁等庄子维训话完毕,走上前来,认真道:“庄组长,带上我一起吧!我也想亲自参与对关友博的抓捕,为兄弟们报仇!”

    庄子维思考片刻,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就在后面看着就好!”

    何壁满意点头:“谢谢庄组长关心,我会照你的吩咐做的!”

    当下,所有人都坐上了轿车,快速的向着关友博的别墅驶去。

    这两天,庄子维一直派人紧盯着关友博,知道他现在就在自己家中。

    而且,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并没有乘坐警车,更没有拉响警笛。

    --------

    在一栋装修的简约而又典雅的别墅内,护士婷婷正麻利的帮关友博收拾着衣物。

    一边收拾,她还一边抱怨着:“友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们要这么着急的离开香港,我在医院的辞职手续,都还没有办完呢。”

    关友博把收拾好的行李箱提在手上,微微一笑,解释道:“今天我已经正式向邵小姐提出了分手,你知道的,以她的性格,肯定会对我纠缠不休,我们只有今晚就走,才能彻底摆脱她,开始全新的生活。”

    “我在塞班岛已经买好了房子和家具,你不用收拾那么多东西,只带必须品就好!只要到了那边,我们就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打扰到,就能幸福的过一辈子了!”

    “真的啊!原来你已经悄悄的和邵小姐分手了,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小护士毫不怀疑的相信了关友博的话,还一个乳燕投林般的跳跃,蹦到了关友博的怀里,狠狠亲了他一口。

    关友博快速推开了她,催促道:“还不赶快收拾,一会邵安娜来了,我们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闻言,小护士紧张的像个受惊的小兔子,飞快地跳了回去,赶紧收拾起来。

    就在十多分钟前,他给藏在沈雪那边的彭涛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结果全是未接,他又继续给沈雪打过去,可还是一片盲音,再拨,仍然如此。

    他立刻敏锐的意识到,那边很有可能,已经出事。

    虽然他完全想不通,那么隐蔽的地方,警察是怎么知道的。

    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必须立刻就走!

    所以,他先通知了封于修,然后立即找到女朋友婷婷,要求她立刻收拾东西一起离开。

    正当他们刚刚收拾妥当,封于修就从门外闪身进来,严肃说道:“远处已经有一大队车辆,快速向这里驶来,你们必须立刻就走!”

    “那你呢?”关友博急切问道。

    “我在这里吸引住他们,给你们争取时间,放心,警察抓不住我!”

    关友博稍一思考,立刻明白,这就是最好的办法。

    他提着皮箱,拉着婷婷,飞快地下楼离开了。

    出门前,他回头望了一眼站在二楼的封于修,大声叫道:“封兄,多谢了!”

    封于修满脸坚毅,目光炯炯,双手抱拳,用力一揖。

    “关兄,后会有期!”

    目送着关友博和婷婷离开,封于修踩着一瘸一拐的步伐,来到窗边,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车辆,他的神色,愈发凝重坚毅。

    怀孕的沈雪失去了联系!

    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起,他的心里,就再也没能安宁下来,他当然也想立刻赶回大澳渔村,弄清楚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恩人有难,不能不报!

    直到现在,封于修也并不知道关友博到底犯了什么事,为什么警察要那么严密的监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这些,他既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他只知道一条,关友博救了他妻子沈雪一命,他就应该拿命来报答这份大恩!

    他封于修,无论做人,还是练武,都是这样一个心念如一的人!

    庄子维带领着车队,在关友博的别墅外停了下来,几十个行动敏捷的警察,快速下车,封锁了整条街道,将这栋别墅团团包围。

    战斗,一触即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