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了这一整片街区,许多停靠在车库、路边的车辆,嘈杂的警报声响成一片。

    这一片区域里所有的住户,都被剧烈的震动和爆炸声吵醒,很多人,都以为发生了严重的恐怖袭击。

    他们中,有些人慌乱的跑出房门,一边奔跑着下楼,一边拨打着电话报警。

    还有一些镇定一点的,急忙跑到窗边,望向爆炸的方向,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九龙警区的警察总署,以及各个下属分局,报警电话都被打爆了。

    远处街道上,骑着机车,载着顾友楠和沈雪的聂执,正在向这里疾驰,隔着老远,他就听到了这声巨大的爆响。

    第一时间,他就感觉到不妙。

    顾友楠更是在后面急忙的催促道:“快,快走这边,换一条路,我们直接去距离这里最近的旺角老码头。

    聂执调转车头,疑问道:“为什么去旺角老码头?”

    “出了这么大的事,警方肯定会第一时间关闭高速路口,机场入口和大型港口,只有那些近乎废弃的小码头,警察才不能第一时间注意到。我如果是关友博,在这个时候,一定会选择离他家最近的旺角老码头逃离!”

    一边架车飞驰,聂执一边大吼:“好,就信你这一回!”

    就在同一时间,同样骑着摩托,载着婷婷的关友博,也在飞快的向着旺角老码头疾驰而去。

    他早就联系好了一个熟识的蛇头,正开着渔船往旺角老码头去,他们就在那里汇合,然后直奔公海,到了那里,还会有大船接应,只要登上大船,就能远走海外,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找的他了。

    聂执一路风驰电掣,总算抄近道赶到了旺角老码头。

    下了车,他扛起沈雪冲在前头,顾友楠紧随其后。

    很快,他们就跑到了海边的一座小沙丘上,聂执举目四望,只见右边不远处,有一段废弃的海堤,一条破旧的栈道隐约沿伸到海中。

    顾友楠气喘吁吁,指向右侧,道:“就是那里!”

    聂执寒着脸,气道:“我知道是那里,可是这儿黑灯瞎火的,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啊!”

    “难道关友博已经跑了,或者根本就没走这里!”

    顾友楠推了推眼镜,疑惑道:“不可能啊,这一路上,我已经看到几乎全港的警察都在朝这边聚拢过来。再加上交通封锁,他走别的路,不可能逃得掉的。”

    说话间,只听后面的公路上,传来了阵阵摩托车的轰鸣。

    聂执和顾友楠见状,立刻机警的倒伏在地,快速匍匐到了沙丘的后面。

    裹在被子中的沈雪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努力的挣扎着,喉咙呜咽出声。

    聂执一把按住她的脖颈,凶狠威胁道:“乖乖闭嘴,否则我现在就捏断你的脖子。”

    一听这话,沈雪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果然安静了下来。

    另一边,关友博载着婷婷在路边停了下来,这一路上,他骑着摩托走走停停,小心翼翼的躲过了数波呼啸而过的警车,速度被拖慢不少,反倒落到了聂执后面。

    看到路边还停着一辆机车,关友博皱了皱眉头,觉得有点疑惑。

    这里只是一个废弃多年的码头,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到这里来?

    不过,情况紧急,他已经无暇细想,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因为,远处的海面上,一艘渔船,正“突、突、突”向着废弃的码头驶来。

    关友博面露喜色,赶忙拎上皮箱,拉着婷婷,迈开大步,就向海边跑去。

    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都被沙丘后的聂执和顾友楠看的清清楚楚。

    顾友楠扶了扶眼镜,指着正向这边开来的渔船,轻声对聂执说:“那肯定是接应关友博的船!”

    聂执冷笑一声,悄然道:“交给我解决了,你看好沈雪!”

    说完,他趴在沙地上,手脚并用,像一只灵活的大壁虎,快速从沙丘的背面爬到了海边,然后,悄无声息地一头扎进了海里。

    聂执原本就很出色的水性,在【赤红的敏捷腰带】5点敏捷的加成下,更显恐怖!

    而且,这次没有了顾友楠这个拖油瓶,他甩开四肢,全力划动,流线型的身体,在大海里就像一条迅捷的大鱼,飞快地迎着渔船游了过去。

    不大一会儿,聂执就游到了迎面而来的渔船边,他悄悄弹出身体,一把扣住船身,拉动身体向上一跃;另一只手在船舷上一按,一个借力,就跳上了渔船。

    这艘简陋的渔船上,只有一个驾船的中年汉子,还有一个目瞪口呆的伙计。

    登船之后,聂执毫不停歇,绷紧的身体就像激射而出的弹簧,一个箭步就冲到了这个伙计面前,手里【阿积的匕首】狠狠扎进了伙计的心脏。

    再随手一推,这个伙计就捂着喷血的胸膛,倒在了船上。

    驾驶室里的蛇头,这时已经发现了不对,急忙撒开了方向盘,伸手抓向一边的抽屉。

    那抽屉里,放着一把已经上膛的手枪。

    蛇头完全想不明白,这明明只是一个接客人的小单子,怎么就惹来了这种一句话不说、见面就杀人的狠人。

    可惜,他没有机会知道答案了,他快,聂执比他更快,这渔船就只有这么丁点儿大的地方,聂执一个猛扑,就撞进了驾驶室,手中的匕首更是毫不留情,斩向了蛇头的喉咙。

    生死关头,蛇头只能缩回取枪的手,快速后撤。

    只是,闪着寒光的匕首追着他的身体,远比他更快,狠狠划破了他的咽喉。

    蛇头捂住鲜血淋漓的脖子,喉头咯咯作响,一双惊骇欲绝的眼睛瞪的滚圆,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聂执,缓缓瘫软倒地。

    又是两个人头,40点个人经验到手!

    聂执瞥了一眼死掉的蛇头,像这样的家伙,那个不是手里沾满了偷渡者的鲜血,真正是死有余辜。

    他冷静握住渔船的方向盘,对准码头的方向,关闭了发动机。

    关友博一路狂奔,拉着婷婷终于跑到了老旧码头的栈道上。

    却惊讶的发现,离他们只有几十米远的渔船,却关闭了发动机,渐渐慢了下来。

    不过,在惯性的作用下,这渔船仍然离他们越来越近。

    关友博神色焦急,不断跺脚,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

    “快点,快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