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果事情总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墨菲定律。

    ·

    ·

    ·

    墨菲定律在现实中以各种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式和角度上演着。而这一次在常宁妇幼保健院,它以爆发性院内感染体现了出来。

    从差不多一个月前起,常宁市妇幼保健院NICU里的患儿出现了不明原因的高烧,严重病理性黄疸和呼吸窘迫综合征。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先后有二十四名患儿发病,其中三名因为呼吸窘迫综合征进展过快,抢救无效死亡。

    十三天前,常宁市妇幼保健院对来院内进行临期产检的孕妇进行通知,要求她们在其他医院进行产检,并且预约至市内的其余五家医院。同时开始对NICU和新生儿科病房进行加强消毒。

    七天前,常宁市妇幼保健院正式向常宁市卫健委和省卫健委报告了院内患儿非正常死亡的病例。但致病的病原体仍未找到。

    三天前,常宁市妇幼保健院除急诊产科以外的部门全部停止运行。全院进入应急响应机制。

    两天前,常宁市妇幼保健院开始向其他医院转诊情况稳定的患儿和产妇。省卫健委排出了专家组进驻调查。

    平心而论,哪怕同为医务工作人员,孙立恩也对常宁市妇幼保健院的动作之迟缓,效率之低下,感到了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

    “他们……他们怎么敢……”孙立恩在钱红军面前很失态的破口大骂道,“这群狗日的王八蛋!”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宋院长当初发那么大脾气了吧?”钱红军没有和孙立恩一起痛斥常宁市妇幼保健院对于院感工作的忽视和轻视,反而对孙立恩严肃道,“你一个人在明知有感染风险的情况下,跑到洁净室里去,一个不小心,妇幼保健院的这起事故就会落到咱们头上!要不是因为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而且还有老刘替你顶锅,你小子早就被开掉了!”

    孙立恩闻言一震,他朝着钱红军认真道,“我知道错了。”

    钱红军上下打量了一下孙立恩,许久后才点了点头,“我知道刘堂春那个老狐狸不会看错人。他护着你肯定有他的打算。”钱红军随后叹了口气,“你要记住,院感无小事,患者无小事,生命无小事!”他口风一转,拽着孙立恩出了洗手间,“知道这次常宁妇幼保健院的事情闹的有多大么?”

    孙立恩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他其实不太关心这个问题。目前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家表侄究竟得的是什么病——从钱红军的描述里听,他的症状似乎和妇幼保健院里爆发的院感症状很相似。

    “卫生部的专家组已经到常宁了。”钱红军甩干了手上的水,在走廊里找了个酒精凝胶消毒液瓶,挤了些放在自己手上一阵揉搓,“常宁市卫健委的负责人估计要停职检查,妇幼保健院的那个院长铁定要被停职,院感部门搞不好还有人要担上刑事责任。三甲的牌子也保不住咯……妇幼保健院里的医生护士助产士们都得跟着吃亏。”

    三甲医院这个名头有多重要,大概非医疗行业的人士是搞不懂的。只有经历过三甲检查和评审的医务人员才知道,这个头衔有多么来之不易。

    住院总床位要有501张以上,至少设置有包括急诊科,内科,外科,妇科,儿科,中医科等在内的十三个科室,有药剂科,检查科,输血科,手术室等十一个临床辅助科室。每张病床配置1.03名卫生技术人员,每床至少配备0.4名护士……林林总总八个大项,六个具体要求,会后汇聚成了满分一千分的评定标准。医院必须在检查中获得超过900分以上的评定,才能被认定为三甲医院。

    三甲医院,是中国医院等级划分中最高的一级,到现在为止,全国三十四个省级行政区中,有三十一个省级行政区开展了医院等级划分评定,334个地级行政区,2876个县级行政区中,一共只有722家三甲医院。

    过不了几天,就只有721家了。

    ·

    ·

    ·

    “这些问题咱们可以稍候再聊。”孙立恩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拽着钱红军的袖子问道,“我表侄究竟得了什么病?是不是和常宁妇幼保健院里爆发的传染病有关?”

    钱红军一拍脑袋,“我把这茬给忘了。”他朝着孙立恩点了点头,“已经确诊了,是巨细胞病毒感染,和常宁市妇幼保健院那边的尸检检查结果一致。已经给孩子用了更昔洛韦治疗。”

    巨细胞病毒?孙立恩听到了一个自己挺熟悉的名词。微生物学里,巨细胞病毒因为其特殊的名称,以及会导致被感染细胞肿大,并同时具有巨大的核内包涵体而闻名。作为一种典型的疱疹病毒,它在细胞中复制速度慢,一般需要30~40天才能繁殖一轮。

    三十……到四十天?孙立恩皱起了眉头,这可和自家表侄的疾病症状表现不太一致。他出生还不过四天,哪儿有时间让巨细胞病毒复制增殖?

    “巨细胞病毒进展没有这么快吧?”孙立恩迟疑道,“如果是巨细胞病毒的话,不是要差不多一个月才能繁殖一轮?”

    钱红军朝着孙立恩摇了摇头,语带鄙视道,“你们这些急诊医生啊,就是这样,眼光太局限!”

    孙立恩被莫名其妙批了一句,最可气的是,他还不能回嘴——他确实不明白,这种进展不算迅速,而且在中国成人群体中隐性感染率高达95%以上的病毒,到底是怎么在表侄身上爆发出来的。

    “宫内感染嘛!”钱红军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孙立恩的脑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久没敲到带头发的脑袋了,敲了两下后,钱红军稍一停顿又敲了一下,“母婴传播,宫内感染。产妇可能在产检的时候就感染了病毒,这孩子本身又是早产儿,所以才爆发式的感染了嘛!”

    新生儿巨细胞病毒感染本身是临床最常见的先天性感染疾病之一。但宫内感染导致的先天性感染几率不算很高,大约只有7%到10%左右。而且也并不是每一个感染了巨细胞病毒的新生儿都会表现的如此危重。实际上大部分感染了巨细胞病毒的新生儿都不会有太严重的症状——很多孩子会和他们的母亲一样,表现为隐匿感染。

    但孕妇妊娠期感染如果再配合上早产儿,那结果就不一样了。巨细胞病毒本身会攻击肝脏和肺部,从而表现为严重的肝炎和呼吸窘迫综合征。可要命的是,无论是肝炎所表现出的黄疸,还是呼吸窘迫综合征表现出的低氧症状和三凹征,都和新生儿黄疸,以及早产儿肺表面活性物质不足所导致的肺不张症状一致。

    等连着拖了十几天,患儿的黄疸还不见好转,而且呼吸困难仍然持续,医生们才有可能会考虑到巨细胞病毒感染上。而之后的免疫学检查也需要时间和设备才能进行。很多被确诊为巨细胞病毒感染的患儿,从发病到确诊,中间拖个一两周都是很常见的。

    没有明显临床表现,发作隐匿,诊断难度较高。因此巨细胞病毒感染新生儿,非常容易因为治疗不及时而出现死亡现象。常宁市妇幼保健院里的那三个孩子,就是因为拖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从而导致的死亡病例。

    从这一点上来说,王天是幸运的。小王天也非常幸运。通过对那三个已经离世的孩子进行尸检,医生们证明了巨细胞病毒感染正在常宁市妇幼保健院中肆虐。而这才让宁远第四中心医院得到了警告,在接诊了小王天后,第一时间进行了巨细胞病毒感染的相关检查。

    “以往的统计病例都是建立在临床确诊的基础上,所以大部分孩子都没有在最佳治疗期得到治疗。”钱红军打算让孙立恩彻底放心,于是解释的时候额外多说了几句,“所以才会有30%死亡率的统计。这个数据是套不到你表侄身上的。不过有没有什么后续的损伤,这个就不好说。我们只能先观察着看看。”

    孙立恩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很感激的朝钱红军点了点头,“这我就放心多了,谢谢钱主任。”

    “光谢谢没诚意。”钱红军又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光头,“今天晚上我们科里的宵夜,孙主任你想办法解决一下?”钱红军笑的像一条老狐狸,“老刘可是给我通过气了,你孙主任现在可是大户。”

    “应该的应该的。”孙立恩也不知道刘堂春到底知道多少,又和钱红军说了多少。不过儿科那个辛苦劲,再加上人家确实对表侄很上心,该感谢一下也是应该的。“这样吧,我叫人送一批外卖来,直接送到NICU护士站可以吧?”

    “那感情好。”钱红军点了点头,然后嘱咐道,“别点味道太大的,影响不好。”

    孙立恩琢磨了一下,打开手机,“五十份甜豆浆,加五十份油条……钱主任,全是素的不太好吧?来点肉?”

    钱红军闻言大惊,“搞这么大阵仗干什么?买点水果意思意思不就完了?”他瞪了一眼孙立恩,“五十份豆浆油条,平均下来一人两份半,你当我们儿科的医生都是饭桶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