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心梗后病人要绝对静养,在一群身强力壮的骨科医生帮助下,郑主任被慢慢抬上了移动板床。他的运气不错,用来做PCI(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的带有核磁共振和CT扫描机的手术室现在是空置状态,只要进了手术室,只需要几十分钟就能重新疏通他已经闭塞了的冠动脉血管,让他这枚已经工作了六十一年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

    “我来帮忙吧。”孙立恩灌下了半瓶葡萄糖后,感觉自己已经好了很多。早上因为这突然出现的状态栏的缘故没吃上早饭,只不过做了十分钟的胸外按压自己就累成这样。孙立恩觉得非常过意不去。

    “你别添乱。”躺在病床上的郑主任早就听身旁的这群糙汉子们讲述了刚才的情况,知道自己这条命能救回来,孙立恩功不可没。眼看他低血糖刚刚好一点就又要起来,连忙摆了摆手,顺带带动着胳膊上的四条静脉注射管一阵晃悠。“小伙子年纪轻轻的,怎么不吃早饭呢?还好我老郑命硬,十分钟就让你电回来了。要是拖到十五分钟,你家刘主任是不是还要抢救一下你啊?”

    “郑主任,你要是继续这么聊下去,搞不好还得再被电一次。”徐有容轻轻用手术钳取下了林兰头上的一大块颅骨,放在一旁的手术盘里以后搓了搓手,准备开始手术。“我这边要开始了,等会做完了我去ICU里看你啊。”

    “我才不去ICU。”郑主任有些恼怒,但因为疼痛和乏力的关系,这拒绝听起来却有些像是小孩子赌气。“住一天五千块,你给我报销的啊?”

    徐有容难得的抬头看了郑主任一眼,“我觉得您这条命总比两万块更值钱一点。”

    “不去不去。”郑主任继续赌气,“四天不能下床,你憋死我算了。”

    “手术刀。”徐有容从一助手里接过手术刀,轻轻划开了林兰的硬脑膜。“干活了,先不聊啦。”她顿了顿,忽然又补充了一句,“我建议您考虑考虑怎么跟婶子说这件事儿。”

    郑主任一怔,随即颓然,“算了,住两天ICU躲躲清静也好。”

    孙立恩看着郑主任依旧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反而稍微放了心。状态栏上,郑主任仍然挂着“心肌梗死”的标志,只是字体已经模糊了不少,看样子一场手术之后,这个状态就能被消除掉。

    状态栏……直到此时,孙立恩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他在幻觉状态下,直接越过了自己的上级医生,对一名病人实施了抢救。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仿佛看到了自己被开除的场景——对于任何一个医疗机构来说,不服从上级医生,而且还没有获得独立行医资格的规培生抗命,都是绝对无法容忍的行为。

    “立恩今天表现不错。”就在孙立恩开始考虑是回老家种地好,还是干脆南下去深圳打工更合适的时候,刘堂春主任忽然大声说道,他甚至凑过来使劲拍了拍孙立恩的肩膀。“我就只是递过去了一个眼神,你就能明白我举不动电击板了。很好,这份观察力非常敏锐!”

    孙立恩一怔,却明白过来,这是刘堂春在为自己刚才的行动背书。

    “行了,你先出去休息一会吧。”刘堂春仍然在使劲拍打着他的后背,“葡萄糖既不好喝也不扛饿,你先去吃点东西。等会回来了再继续观摩。”

    “先躲出去。”接着拍打的姿势,孙立恩听到了刘主任低声的吩咐,“等会你就别进来了。直接回抢救室,我中午再去找你。”

    这就是要避避风头了。孙立恩向老主任投去感激的一瞥,自己默默的走出了手术室。

    医院的食堂一般没什么人会愿意去吃——除非是那些行动实在是不怎么方便的住院病人。原因倒不是因为味道不好,只是因为第四中心医院食堂的运营方针实在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早餐时间在八点就会结束。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半都不营业。

    林兰进手术室是早上七点五十一分,距离她被送进医院,仅仅过去了二十分钟不到。对郑主任进行胸外按压十分钟,不管怎么算,现在食堂肯定是没有东西可以吃了。

    “医院东门那边有一家早点摊子。”正在脱下外面的一次性手术服时,胡佳也走了出来,对着孙立恩道,“我之前去吃过,味道还不错。现在食堂没东西可吃,直接去那边吧?”

    “行呀。”心里没有了压力的孙立恩从善如流,“你早上吃了么?要是没吃的话,一起?”

    胡佳摘掉了口罩,笑眯眯的摇了摇头,“我得去复合手术室看看。你自己去吧。”她轻轻一侧头,“吃饭的话,晚上再说好了。”

    “所以,你就把我拽出来了。”冯明坐在孙立恩对面,一手捏着热腾腾的肉包子,一手抄着筷子正在夹碗里的米粉。时不时还从旁边泡着油条的豆浆里捞出一块油条大嚼特嚼,吃的酣畅淋漓。“你这人太过分了,有主任罩,有美女撩,现在还要在我面前炫耀。我跟你讲,嘚瑟的人一般都死得早你知道么?”

    孙立恩瞪了自己的好友一眼,“你今天喝了马尿了?怎么满嘴骚话呢?”

    “这叫真性情。”冯明咽下最后半个卤蛋,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所以,你就是为了炫耀才叫我出来的?”

    “我是找你……”孙立恩叹了口气,“我记得你当年变态心理学是满分对吧?”

    “对啊。”冯明点了点头,“怎么,有生意照顾我?”

    “这种生意怎么照顾啊?”孙立恩怒道,随后又忽然泄了气,“你对幻觉了解多少?”

    “这个需要具体信息。”冯明抢在孙立恩说完之前就摆了摆手,“其他的内容我不想知道也不能知道。现在咱们两个的对话完全就是互相在交流对罕见病例的看法。”

    “因为是从网上看到的病例,我不知道病人的年龄和性别。”孙立恩笑着接话道,“所以,说说看吧,你对幻觉了解多少?”

    “我肯定了解的比你多。”冯明熟练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塞到嘴里点了起来。“那么,这个互联网求诊的病人看到的是什么样的幻觉?”

    “他看到了文字。”孙立恩皱了皱眉头,开始回忆自己看过的那些状态栏。“内容会随着他看到的物体产生变化。”

    “这是幻觉的典型表现之一,精神性幻觉。”冯明答道,“你要知道,很多时候,病人对于幻觉的定义会和我们有些不同的。幻觉要是说病人是玉皇大帝,他也是会信的。但既然他能够主动求助,那就说明这种幻觉是可以被意识所确认为虚假的。大概是假性幻觉。”

    “孙立恩看着冯明,他的头上也有一行字。“冯明,男,28岁,肺癌发生可能性升高中。”

    “既然是精神性幻觉……”冯明狠狠抽了一口烟,一脸好奇的盯着孙立恩,“病人最近吃了什么奇怪的云南蘑菇?”

    “没有。”孙立恩摇了摇头,“症状出现的非常突然,完全没有预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如果病人在心里强烈希望停止展示,那么这种幻觉就会消失。”

    “明白了。”冯明一拍大腿,手上的烟灰撒了自己一裤子。“这不是幻觉,这是他娘的吃饱了撑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