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她的手术还在持续。”罗哥口中语言无缝切换,瞬间就换成了带着大阪腔的熟练日语。“我们为她启动了三个专业团队,同时有两个教授和一个副教授一起为她进行手术。你不需要太担心,手术时间会比较长。在她出来之前,你应该先休息一下。”

    教授的日文发音和中文类似,看着罗哥比划的动作,孙立恩也听懂了大概意思。郑主任和刘副主任都是教授。孙立恩偷偷掰着指头算了算,还有一个副教授是谁?

    “就是那个神外的漂亮女医生。”罗哥看穿了孙立恩掰手指的意图,笑着解释道,“叫徐有容的,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咱们再见到她就要叫徐主任了。”

    徐有容是第四中心医院里为数不多的留洋派医生。在美国的约翰霍普金斯学院学习了整整八年后顺利毕业,回到国内后被宁远医学院的神经外科系录取,目前直接跟随副院长柳平川教授继续学习。

    照理来说,以徐有容的工作年限,当个主治医生都算有些勉强。虽然她已经拿到了约翰霍普金斯学院颁发的医学博士学位。

    然而在约翰霍普金斯学院的金字招牌加持,以及她平时极其认真的工作态度下。柳副院长力排众议,将徐有容提上了副主任医师的公示榜。

    说来也怪,平时特别较真的第四中心医院众多医护人员们,这次不但没有对徐有容的破格提升表达什么不满,反而几乎都在内心深处希望这个漂亮的女医生能够顺利通过审核。她的确也当得上这个职位。

    “你想,出国留学的费用可高了。”罗哥笑眯眯的解释道,“徐医生又是霍普金斯学院的高材生,自己水平过硬,学术能力也够。尽快提升到副主任的职称,每个月的收入多一些,也能让她早点还清留学贷款。同时医院也能多一个年轻才俊。这种好事大家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意见。”

    副主任医师啊……孙立恩有些羡慕的叹了口气。自己身为规培医师,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两千出头。这种程度的工资也许在二十年前还算过得去。可现在……两千块钱要养活自己都难。徐医生被破格提升了,这种好事不知道会不会落在自己身上。

    RB人对于医生的态度有时候简直谦卑的过分。一听说自己的妻子有两个教授帮忙治疗,小林薰立马就显露出了一脸放松的表情。就连心电监护上的血压都降下来不少。

    “您就是孙君?”小林薰一脸感激的看着孙立恩,“您的大恩大德,在下……”

    “你只要别在把自己搞出点毛病,我就谢天谢地了。”孙立恩连忙止住了罗哥的同声翻译,对着小林薰正色道,“我们不是RB,你不要想着需要给那些教授包什么辛苦费。除非你和他们有旧怨,想要借此打击报复。”

    小林薰低下头,脸上有些惭愧,“我来中国以前听说,医生都是要红包的……”

    “君子固穷,取之有道。”罗哥打断了小林薰的解释,认真道,“以前是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但现在,我们真的不收红包。”

    RB人想送红包,中国医生坚决不要。这种标题要是放在前几年的地摊杂志上,摆摊的老板可能会被人从宁远一路踹进太平洋里。

    短暂的交流结束了。罗哥需要回到影像科里继续干活。他用小林薰的电话联系了RB领事馆,由于小林薰出现了短期记忆混乱,在上海的RB领事馆表示将尽快派工作人员来进行必要的协助。在顺便上报院医务处,并且向上级卫生机关和涉外机关备案后,孙立恩也离开了小林薰的床旁,让他躺着静静休息。

    早上的八点三十分。急诊室中无比安静。

    “叮铃铃!”催命的电话声响了起来,正在值班台后补写病历的孙立恩被吓的差点将手里的中性笔扔出去——这可是他身上的最后一支笔了。

    “第四中心医院抢救室。”孙立恩接起电话,稳定住心神自报家门。

    “宁远120调度中心,预报一名车祸伤。男性,生命体征稳定,没有意识,院前判断可能有脑出血。”电话那头的女生又快又脆,“预计十分钟后送达,准备一下。”

    挂掉电话,孙立恩开始四下扫视,准备找上级医生来接手病人。

    “瞎瞅什么呢?”周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孙立恩的身后,朝着他的脚后跟上就是一脚。“来了预报你不报告,瞪着眼睛找舌头?”

    “周老师……”孙立恩立马换上了一脸讨好的笑容,“车祸伤,可能有脑出血,昏迷了。我寻思让您休息一会,找其他主治……”

    “休息什么休息?”周军仍然一脸不满,“我休息了,病人怎么办?我可以等到没有病人了再去睡觉,难道让病人等我休息好了再受伤?”

    孙立恩被周军一通抢白说的有些怕了,连忙把预报的单子塞进了他的手里。“那就交给您了。我去叫护士准备接车。”

    “回来!”孙立恩转身跑出去三米多,却听到身后的周军叫他。转过头来一看,一个装着黑乎乎东西的塑料袋准确无误的扔进了他的怀里。

    “把卤蛋吃了。”周军面无表情的命令道,“抢救室重体力劳动很多,我可没工夫在抢救的时候给你找葡萄糖。”

    “蹭的累?”小林薰躺在病床上,虽然头破血流而且眼睛都快肿成了一条缝,可还是能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看着周军喃喃自语道。

    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预报中的急救车却还没有开到。狼吞虎咽吃下去两个卤蛋的孙立恩不出意外的开始打嗝,憋气好几次仍然没用后,他只能一边拍着胸口,一边走到饮水机旁边开始灌水。

    “怎么还没来呢?”在门口等着接伤员的小护士有些急了,她跑到孙立恩旁边问道,“小孙,你去给120指挥中心打个电话问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