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你们就等着瞧吧,不出二十分钟,那个女人肯定出现!”

    “诶呦贺少,这么有底气啊,小心你未婚妻生气哦……哈哈哈……”

    某酒吧VIP包厢内,一个富家公子模样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得意的脸上沾着几分嫌弃:“什么未婚妻,她不过是顾家的一个养女,能来伺候我那是她的造化!”

    此话一出,周围哄笑声更大,这种旖旎气氛下的男人自然便开始不知天高地厚,下流话也往外冒:

    “贺少你就知足吧,这个顾粤虽然身份不行,但架不住人美啊!”

    “就是就是!那小腰扭的……嗯?哈哈哈……”

    包厢门外,顾粤面无表情的靠着墙站着,听着里面这群人无耻的对话以及放荡的笑声,胸口压了许久的情绪像是忽然找到了出口,迫不及待汹涌而出。

    她深吸一口气,猛地推开门进去,包厢内众人听到动静一愣,纷纷转头看过来,安静两秒之后,贺子成忽然得意开口:“看,我说二十分钟之内一定到吧!”

    他这么一喊,周围人也从视觉上的惊艳中反应了过来,立马捧场的哈哈笑着。

    顾粤嘲弄的勾了勾唇,忽然起身朝包厢中间的贺子成走了过去,她穿着一条黑色长裙,微卷的长发随意的披在头上,手中拎着简单的小包,在包厢闪烁的灯光下,几乎勾住了在场所有男人的视线,原本看热闹的表情也变成了贪婪。

    只见她在贺子成面前站定,抬手从额头向后拢了下头发,红唇微启:“你叫我过来,就是看你现在这幅蠢样子?”

    贺子成闻言脸色一变,左右看了一眼立马站起身:“你敢说我蠢?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惹怒了我,小心我撤了给你爸的全部投资!”

    顾粤之所以答应和这个贺子成订婚,原因就是顾父想要贺家的投资,起初贺子成还藏着尾巴,各种献殷勤,但在几次对顾粤动手动脚都被拒绝、甚至最后一次想用强还被顾粤甩了耳光之后,就彻底露出本来面目,各种无耻。

    听着他这话说了无数遍的威胁,顾粤嗤笑一声:“撤吧,那么大的一笔钱给顾家做投资多可惜,省下来还能去医院给你看看脑子。”

    “噗——”

    有人听出顾粤话中的讥讽,忍不住笑出声。

    贺子成脸上更加挂不住,咒骂了一句抬手便朝顾粤脸上挥过去。

    顾粤没想到贺子成能不要脸到对女人动手的程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要躲,眼看那巴掌要甩在自己脸上,不禁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如约而来,顾粤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身后竟然伸出一条手臂挡住了贺子成的动作,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

    “贺少,差不多就得了。”

    贺子成满脸的怒意再看清楚说话的人后顿时散去,取之而来的是再刻意不过的讨好:“周、周总,您、您怎么在这?”

    被叫做“周总”的男人表情淡漠,缓缓放下贺子成的手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他转过身,正好对上顾粤的视线,语气比刚刚更低几分:

    “还看什么,跟我出来。”

    周斯城说完这话,根本不管其他人的反应,转身便朝包厢门外走去。

    顾粤一愣,显然没明白这位突然从天而降帮自己解围的“周总”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下意识的跟了出去。

    贺子成站在她身后,见状立马追上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语气激动:“你认识周斯城?你和他能说的上话么,能不能……”

    “凭什么?”

    顾粤皱眉看着他的动作,嫌恶甩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反问道。

    贺子成一听她这话顿时又黑了脸:“什么凭什么,我是你未婚夫,我的事就是你的事——”

    “现在不是了。”

    顾粤开口打断他的话,语气平淡的像是在讨论晚饭吃什么。

    “你说什么?”

    贺子成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略显夸张的问道。

    顾粤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 “我今天来是要通知你,我们的订婚宴取消了,以后不要再厚着脸皮说和我有关系了。”

    她已经忍够了这个不学无术又色欲熏心的纨绔子弟了,这个念头早就在她脑海中,但真正做出决定却是刚刚在门口听到那些恶心的对话之后。

    贺子成满脸不可置信:“哈哈……我看你是疯了,你敢和我取消婚约,你爸要是知道……”

    “那你就去告诉他吧,免得还要我通知一遍。”

    顾粤说完这话,洒脱的朝包厢外走去,完全不给贺子成任何反应的机会,等他反应过来,顾粤早已没了身影。

    出了包厢,顾粤便侧目找着刚刚包厢中那个帮自己解围的男人,走廊光线暗,她有些看不清楚,正愣神时,身后再次响起刚刚的那个声音:“在找我?”

    顾粤转过头,看见男人略显慵懒的靠在墙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那双桃花眼却黑白分明。

    “周斯城?”

    “怎么着?”

    周斯城挑眉看她,对她这句试探一样的问话觉得意外,不动声色的反问。

    顾粤想了想,再开口:“我是顾常昊的妹妹。”

    顾常昊是顾家的长子,顾粤名义上的哥哥。

    “知道。”

    就是因为认出她是谁,所以他刚刚才回进了包厢、少有的多管闲事一次,毕竟他和顾常昊也算是同学,包括顾粤也见过一次。

    顾粤闻言点了点头,已然了解现在的情况,她向前一步,嘴角勾起笑意:“既然知道,那我能麻烦你件事么?”

    周斯城有些意外,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张口就麻烦他的女人,表情不变:“什么事?”

    “和我订婚。”

    顾粤语气平常,却说出了一句相当不平常的话,在这个光线不太充足的走廊中,显得格外诡异。

    周斯城沉吟了几秒钟,轻笑着抬起头:“我如果没记错,刚才里面差点打了你耳光的那个,不是你未婚夫么?”

    “刚刚是,但是现在不是了。”顾粤耸了耸肩,如实回答。

    “为什么?”

    “你也看到他都要打我了,我怎么还能继续和他订婚。”

    顾粤嘴角仍旧挂着笑,手里把玩着随身的包包,盯着周斯城看了一会儿,忽然向前一步贴到他的面前,吐气如兰:

    “而且,我现在有更好的未婚夫人选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