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夏日,正午,56度高温。

    炙热的阳光放肆的倾泻,干涸的大地空气扭曲,可这片长在废墟残骸上的森林却呈现着一种异样张狂的生命力,似乎对如此的高温不屑一顾。

    是的,没有适应的,早已经死亡,这样的高温在2177年只是平常。

    唐凌安静的趴在一丛铁芨草内,像一只潜伏的猎豹,沉寂而耐心。

    他的目标异常的简单,就是在他身前不足一百米处的一处水源。

    水源很大,在阳光的反射下,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里面盛满了让唐凌渴望的三级饮用水,唐凌计算过,按照他的奔跑速度,恐怕不需7秒,他便可跑到水源处,痛快的喝个饱,甚至奢侈的洗个澡。

    但活着哪有那么简单,生活并非天堂,这一处三级饮用水源如果能如此轻易的取水,怕是早就被聚居地的哪一个势力霸占了,哪里轮得到他唐凌在此守候?

    汗水从额头滴落,迷蒙了眼前的场景,只是依稀看见一群长着鳞片的巨大马匹在水边静静的饮水,时不时的甩动一下尾巴,驱赶着如拳头大的巨牛虻。

    它们看起来很温和,就连饮水都如此不疾不徐,可唐凌心里清楚,这些变异鳞马有多么的恐怖,它们可以一脚轻易的踏破岩石,满身的鳞片就算子弹也难以打穿,更何况这群家伙它们看似优雅,实则暴戾,异类一旦接近它们20米以内的范围,它们必然攻击。

    而且,是群起而攻之。

    轻轻的,小心的,唐凌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按照他的计算,再这样下去,最多还需要3小时17分钟左右,他便会脱水而亡。

    可事情并不绝望,两天来围绕着这处水源的小心观察,唐凌已经得出了一些经验,并且找到了如今这个最佳地点,他有把握。

    五分钟过去了,这群变异鳞马终于是喝饱了,兴奋的长嘶了几声,便集体缓缓地离去,消失在不远处的密林之中。

    也恰好是在此时,从西北的方向又传来了一阵震撼的闷响,感觉如同轻微的地震,若有有经验的猎人在此,一下便可听出,这是一群钢鬃猪在奔跑的声音。

    丛林法则就是如此,族群之间厮杀的代价太大,所以形成了某种默契,避免冲突。

    是以,这处水源24小时都不会安全,总有这样那样危险的家伙来此饮水。

    可唐凌却偏偏在此时动了,一直绷紧的小腿狠狠的蹬地,借用巨大的反弹力,加上爆发的速度,就像一根利箭笔直的冲向了水源。

    这是他唯一可以利用的机会,从变异鳞马离去到钢鬃猪到来,会有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差,但关键在于钢鬃猪的视力非常差劲,不靠近百米的范围,根本看不见唐凌的存在。

    这便意味着,它们那可怕的加速度冲撞不会发生在百米范围以外,算下来,唐凌有五十六秒的时间可以取水。

    不到7秒,唐凌已经蹲在了水源处,喘息未定,他却已经从怀中掏出一个大空瓶,开始朝着空瓶中灌水。

    阳光依旧炙热,空气安静,唐凌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两日的辛苦,终于要....可不想,却在这时,从密林中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律动的频率极快。

    难道!唐凌耳朵灵敏,这样的声音他第一时间便就听见,震惊之下抬头,印入眼帘的果然是三条长达11米的巨齿鳄,就在距离唐凌不到百米的对岸。

    怎么会有巨齿鳄?尽管气温高达56度,唐凌的额头还是渗出了冷汗!自以为两天的观察已经掌握了这处水源的一切,看来还是可笑。

    在这个时候,巨齿鳄显然也已经发现了唐凌,不明的变异让这种鳄鱼的目光非常锐利,锁定了目标以后,它们爬行的速度更快了几分,很快就要接近水源。

    “巨齿鳄这家伙,体型在变异鳄鱼中绝对是‘小家伙’,但这些家伙眼贼,而且贪婪,只要觉得是它们能吃下的肉,它们绝不会放过。只要一发现它们,唯一的选择便是离它们远点儿。”唐凌想起了张叔的话,在聚居地,张叔虽然不是一个优秀的猎人,但绝对是一个经验丰富,百科全书般的猎人。

    只是瞬间,唐凌就想起了关于他所知的巨齿鳄的一切,面临的不过只是选择,放弃眼前的机会或者是继续。

    这是一个很难做出的选择,可是在这个时代犹豫往往是奢侈的,当唐凌想起家中的婆婆和小妹时,他已经有了决定。

    ‘哗啦啦’三条巨齿鳄已经潜入了水中,在水中巨齿鳄的速度比在陆地上快上许多,一入水,就如同三颗重型炮弹一般冲向了唐凌。

    它们的眼中闪烁着贪婪兴奋的光芒,这个看似弱小的猎物竟然没有选择逃走,看来是注定它们会有一顿聊胜于无的‘加餐’。

    是的,唐凌没有放弃眼前取水的机会,甚至不知道是否因为害怕,他竟然在如此紧张地时刻,突然闭上了双眼。

    表现的就像一个没有实力却又‘贪婪’不知取舍的人。

    可仔细的看去,唐凌的嘴唇却在微微的动着,极有节奏,若能听见,会发现他细微的声音只是在数数。

    这是唐凌生存在这个时代的依仗,一种被他称之为‘精准本能’的直觉。

    这种直觉能让他精准的察觉危险到来的刹那,从而提前做出应对。

    就是凭借这个,唐凌才小小年纪扛起了在这个时代沉重的生活。

    “一,二,三...”

    从不远处的铁芨草原吹来阵阵的热风,吹起唐凌额前的发丝,而他额上的冷汗不知何时已干,放在水中取水的右手异常的稳定,偶尔一只大如拇指的孑孓幼虫从手边游过,也丝毫没有影响这只手的稳定,连取水的角度都不曾变过一丝。

    “四...”

    此时的巨齿鳄里唐凌还有不到30米的距离。

    “五...”

    最后的十几米,其中冲在最前的一只巨齿鳄已经兴奋的微微咧开了嘴,露出了它锋利而巨大的牙齿。

    “六...”

    这一声唐凌喊出了声音,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朝着后方猛地的一跃,手中的瓶子出水时带出了一窜晶莹的水花,在炙热的阳光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巨大的惯性让唐凌的身体足足后退了三米多才重重的落地,一直蓄力的小腿因为刚才的用力过猛有些微的抽搐。

    扬起的尘土,坚硬的土地带来的擦伤,甚至是小腿都不是问题,唐凌就如同没有感觉一般,在落地的瞬间,便一个翻滚,挺身而起朝着远离水源的方向风一般的逃离。

    ‘喀嚓’也在这时,从唐凌的身后传来一声让人齿冷的闭合声,那是两排如同钢铁般的牙齿重重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到底还是晚了不到两秒的时间,这只冲在最前的巨齿鳄咬了个空。

    当它带着巨大的水浪冲出水面时,唐凌已经跑出了十几米的距离,在陆地上行动速度一般的锯齿鳄没可能再追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