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只是一秒的停顿,唐凌就触摸到了死亡混合着恐惧的温度。

    如若可以选择,自己轻松的从高处跳下,反倒成为了一件惬意的事情。

    “进来。”夸克恼怒的在门前大吼了一声,没见过世面的小子还是被吓到了吗?

    唐凌低头,不敢再想关于第五营大门的任何事情,即便知道这里将是地狱,到来的那一刻还是会让人窒息。

    拉着婆婆和妹妹快速的朝着夸克的店跑去,在他身后响起了‘踢踢踏踏’,似乎千军万马的声音。

    这是第五营唯一的出口,至少没有‘后路’的人想要走出第五营,只能通过这扇铁门。

    无处可逃的悲哀,终究爆发。

    守门人的哭号终于把消息成功的散发了出去。

    这只是第一批因慌乱涌动过来的人群。

    相比于困在其中等死,人们总是会下意识的寻找希望,也奢望自己能成为混乱之中逃脱的幸运儿。

    “快!”人群的出现让夸克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开始催促唐凌。

    没有人是傻瓜,一定会有人注意到跑在前方的唐凌的异状的。

    如果被人群涌入,他的逃脱计划便废掉了。

    事实证明,不好的猜测总是灵验得特别快,果然有人吼道:“夸克,看夸克,他站在那里,他神通广大,他有办法。”

    这句话如同在人群中点燃的希望之火,迅速沸腾了所有人,脚步声更加的快了,是朝着唐凌追来。

    不长的距离是唐凌此时唯一的优势,当他跑到夸克门前时,被夸克一把拽住,拉进了屋中。

    “麻烦的老鼠!”夸克抱怨着,‘嘣’的一声关上了大门,但这样的铁门能阻止疯狂的人们几秒钟?

    夸克觉得不妥,转身拿出了一根铁棍,别在了门上,并对唐凌吼道:“帮忙,你想我们被毁于一旦吗?”

    门外的脚步声,尸人的撞击声,人们恐惧的呼喊声,尸人兴奋的吼叫声,没有比这更加混乱的场面了。

    放下妹妹,唐凌在一片凌乱的心情下,推动拉动任何有分量的事物,开始不要命的朝着门边堆砌。

    这感觉比当一个刽子手更加难受,没有更大能力的无助让唐凌如此渴望力量。

    如若悲剧不再发生...

    唐凌不敢假设这个可能,在一个厚重的货柜被‘澎’的一声拖到门前时,第一个跑到夸克门口的人已经出现了,透过铁门的窗框,拼命的嘶吼:“让我进去,我保证就我一个。”

    说话间,他挥舞着拳头,不要命的击打着铁门,金色的头发因为汗湿紧紧贴在头皮,拳头被铁门碰撞,鲜血淋漓,他浑然不觉。

    “给老子滚开!”一张黑色的脸出现在那男人身后,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在前方男人的脸上,拖开了他,谁不愿意更靠近希望?

    接二连三,人群开始出现。

    随着巨大的一声‘哐当’的响声,昏暗的地下通道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回音。

    “啊!”

    “妈的,老子可不想死!”

    恐惧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到达了顶点,唐凌的心一冷,尸人撞开了铁门——第五营地狱降临。

    唐凌咬紧了牙,把最后的一截货柜顶在了墙边。

    他终于了成了那个落下最残忍一刀的刽子手,他莫名的想要哭泣,转头望向婆婆和妹妹,下意识的寻找安慰。

    夸克轻松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实际上,只要拖住一分钟,这些肮脏的老鼠就不要想钻漏子。”

    “老子的辛苦,凭什么和你们分享?”夸克朝着门外的人群喊了一声,绝望和恐惧中,有人开始回头跑去,尸人捕猎的盛宴已经开始。

    挤在前方的人别无选择,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可怜的薄皮铁门破碎,开始四分五裂。

    “妈的,快走!低估了这些老鼠的求生欲。总是相信幸存者偏差,怪不得每个时代都不缺孤注一掷的赌徒。”夸克继续絮絮叨叨,可是脚步却快得出奇,他带着唐凌走向了那扇神秘的门后。

    再一次进入其中,唐凌惊奇的发现,屋中的那个放着‘前文明密码’册子和许多小箱子的木架已经不见。

    而木架之后,则是一个敞开的地道。

    夸克的底牌就是这个!想来在他店中的三条秘道不就已经说明,夸克就是这样‘狡兔三窟’的人啊。

    只是,短短的时间,他把木架藏在了哪里?

    唐凌好奇,却没有多问的想法,刚才内心的伤痛并未平复,他紧紧的拉着婆婆,抱着妹妹,涉取着唯一的温暖。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胸口的‘它’似乎经受到这样的剧烈刺激过后,苏醒了。

    这很可怕!

    想到此处,唐凌从地上拿起了一大块肉干,塞入了包袱之后。

    夸克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从这里出去后,你能有悠闲吃东西的时间?到了尽头,不是生就是死!”

    “肉干算什么?老子的宝贝不也舍弃了?当然,最重要我可是藏起来了,一个小把戏而已。”

    这句话什么意思?唐凌懒得去想!铁门应该已经被破坏,门口传来快速沉重的移动声,那些挡住门的东西也支撑不了太久。

    这间屋娿是铁门,可是那些废弃金属拼凑起来的门又能挡住多久?夸克却没有急着进入地道,还在地道前布置着什么东西。

    “夸克,你这条老狗,打开门让老子进去。有我在,你才能多一分活着的希望,那个瘦弱的小子能做什么?”有人闯入了,那个黑人,他的拳头烂得不成样子,已经露出了骨头。

    他是真的拼命癫狂了。

    “让我进去,它们在吃人了。我X,它们在吃人!!”又一个慌乱的声音。

    在门上留栅栏窗口的习惯真是太烂了,唐凌其实已经不想听见看见,从外面更加疯狂混乱的声音判断,整个第五营彻底乱了。

    可以想象在这里生存的几千人,来来回回躲藏奔跑逃命的疯狂,当然还伴随着尸人的进食盛宴。

    夸克这时已经没有了慌乱,甚至还有空点燃一支叫做香烟的东西。

    “进来吧。”夸克对唐凌说道。

    唐凌沉默,低着头带着婆婆妹妹跨入了通道,身后起码有二十人以上开始疯狂的攻击最后的‘生存之门’。

    撑不了多久的。

    可唐凌竟然生出了一丝可悲的麻木。

    “再见吧,该死的第五营。再见吧,这些肮脏的老鼠们。”夸克夸张的喊了一声,似乎点燃了什么东西,发出呲呲作响燃烧的声音。

    “跑!”接着,唐凌耳边响起了夸克的声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