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在这段齐聚的画面中。

    人们都看见十大城主在争夺唐凌和唐龙这一代双骄最终的归属,中间这些城主们手段齐出,精彩纷呈,最后因为谁也不能最终压制住场面,最后闹了一个不欢而散。

    唐龙自己决定回到星辰议会,从此闭关。

    至于唐凌则还是自由成长。

    这个画面已经是黑老能够做到的极限假象了,然后再由浮冰黑市这样神神秘秘的放出来....

    至少能够瞒过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至于有百分之一的极少数人会不会相信?这已经不是黑老或者是谁能够控制的了。

    世界要发生一些变化了。

    一段影像担不住所有的事情,后续还需要去做一些事情。

    只是后续做的事情,能不能维持着在归来之前的暂时平安?

    黑老想到这里,忍不住在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

    **

    决斗后的黑暗之港。

    在第三天的下午淋漓尽致的下了一场暴雨,雨质纯净,几乎能够达到三级饮用水的标准,这无疑又是普通人的一场狂欢,大家纷纷用各种办法储水,城中一片欢愉的景象。

    铜面怪人1号站在山头上,身影在下过暴雨后,碧蓝如洗的天空下,显得有些孤独的样子。

    这个山头是之前生死擂台的观战山头之一,视野很好。

    好到站在这个山头,还能俯瞰小半个甲板区。

    此时的1号就静静的看着远处的甲板区,似乎就是站在这里都能感受到那一份欢愉的气息。

    欢愉?不管时代再苦,普通人的愉快就是这么简单。

    这种简单往往最能打动人,而有的人可能就是被这样的简单打动的太深,所以才成了愿意守护这种简单的人。

    然后有的人做得很成功,接着就成了伟大的人吧?

    可惜的是,自己没有办法去感受这种欢愉,甚至连情绪思维也是固定在某个模式的....那自己又算作什么样的一个存在呢?

    “来了?”尽管想得入神,1号还是注意到了身后非常轻微的动静。

    “嗯,来了。”在1号的背后站着一个打扮得就像渔夫的老人。而这老人毫无疑问就是黑老。

    “谢谢。”1号郑重其事。

    “不用,这是我原本欠下唐风的人情,有借有还,合情合理。”黑老回答的很云淡风轻,实际上如果不是黑老把控局面,唐凌和唐龙的命运难料。

    1号说谢很真诚。

    黑老认为还情而已,很自然。

    气氛沉默了下来。

    雨后的海风温柔而清新,会让人恍然觉得回到了前文明那种柔和的天气。

    但那只是错觉。

    可能真的变成了前文明的天气,紫月时代的人也不见得会适应了。

    黑老眯起了眼睛,也望向了甲板区。

    黑暗之港,凝聚了他长久的心血,如今站在这个角度凝望它,总觉得感慨万千。

    “我是说唐龙。谢谢。”1号忽然又开口了,保住唐凌不让他被星辰议会带回,是1号恳求黑老做的事情。

    但收下唐龙在黑暗之港,并且担下了星辰议会的敌意,那绝对是恳求范围以外的事情。

    现在星辰议会还没有宣布和黑暗之港正式敌对,但这是肯定会发生的事情,而且时间不会太久了。

    “更不必谢,我黑暗之港白得了一个天才少年,总得付出一些代价。”黑老的话似乎说得合情合理。

    到了他的年纪,他的层次,已经不必将内心最深处的想法表达出来了。

    1号明白黑老收下唐龙还有更深的原因,既然黑老不想说也不想接受谢意,那么他也就不多说了。

    “唐龙他....”又是一阵沉默,1号再次开口了,他想要询问唐龙的情况。

    “不好。”黑老不等1号说完,就直接的回答了,稍许停顿了一下,他说道:“最多再过7天,我就将带走他。”

    “唔。”1号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意思。

    “其实,你又不是唐风,也不必当自己是唐风。”黑老摇摇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是的。所以你说要带走唐龙,我并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可是,他去合适吗?”1号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在我身边就是合适的。前提,别的人也不反对。”黑老说的非常直接。

    “好吧,他的路总要他自己走。或许,这也是他命运的机缘...”1号点了点头。

    “比起这些,我更担心这个世界。”黑老从山头看向了甲板区:“不过,你会否觉得我这种担心虚伪?”

    “不会,到了你们这种层次,如果不寻找这个世界的秘密,已经很难再看到前路了。已经尝到了和常人不同的实力,感受到了不同的世界,就回不去了。”1号说到这里,似乎很有感慨:“连逆水行舟都不是。”

    “这是唐风的感触?”黑老哑然失笑。

    “不,我的存在就证明唐风最后的疯狂念头失败了。所以,这是我自己的想法....”1号这样说到。

    “其实,你理解的不对。固然是回不去了,但人的主观很难被客观所左右。所以,才有人一直在悔悟,却又一直在犯错的说法。我去,只因我的私心....”黑老站起来,指着黑暗之港说道:“多么繁华,我一生的心血。但为了一个更上一层楼的希望,我还是毫不犹豫的去了。”

    “不仅是我,其余九大城主都会去。难道谁不知道,我们一同去一个可能有去无回的险境,会引发多大的动荡吗?如果这件事情被揭开的话。”

    1号沉默。

    一段掩盖真相的影像,再加上后续城主们会做的各种准备,也不能保证这件事情会被揭开。

    如果有心人发现,世界的十大安全城,有九个城主都不在城中,而是去了人类祖庙....这后果,就算1号都不敢想。

    可是谁能阻止站在世界巅峰的九个人呢?就算唐风复生也不能。

    “接下来,是你要履行的承诺了。”黑老望着天空,悠悠的说道。

    “是,龙军我可动用的力量会在关键时刻守护黑暗之港。”1号点头。

    “是要守护。如果你想唐凌的自由成长路上,还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可以落脚的话....”黑老转身望着1号,目光严肃。

    “....”1号再一次不知如何回答,他发觉自己很愚钝,一时间猜不透黑老的心思。

    黑老却叹息了一声:“我说看好唐凌是真的。想想吧,开启祖庙的关键竟然在他身上。”

    “我明白了。”1号的目光也望向了甲板区,只是在这里望不到嗔痴楼所在的街道。

    **

    “彼岸姐姐,你看这好看吗?”叮铃献宝一般的摊开肉呼呼的手掌,掌中有几把各色的小伞。

    这小伞雕得栩栩如生,就像真的三色绒英的小伞。

    但这并不是单纯的逼真,还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其中,你仿佛能通过这把小伞看透在它背后,蕴含着雕刻人深厚浓重的情感。

    “好看的。”彼岸笑吟吟的,其实在待星城她笑得很少,可是这三天在嗔痴楼的日子,她却每时每刻嘴角都噙着笑意。

    安心,安然,满足,温暖....这就是能呆在唐凌身边的感受,尽管这三天唐凌一直都在昏迷当中,也很好。

    反正,他会醒来的。

    “彼岸姐姐,我悄悄告诉你,小唐唐雕了好多这样的小伞呢。”叮咚献宝一般的伏在了彼岸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就像在诉说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真的吗?他的爱好吗?”彼岸从叮铃的手中捻起了这把小伞,看着总觉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触动着她的内心,仿佛钩动着她最神秘的回忆。

    尽管彼岸并没有见过这个小伞。

    “才不是呢。”叮铃背着小手,在彼岸的身边走来走去,然后仰起头得意的告诉彼岸:“他雕了许多,是要送给你呢!我和叮咚问他要,他都不给。”

    “就是,害得我们这些都是偷来的。”叮咚赶紧补充了一句。

    “你们偷来的?”彼岸微微吃了一惊,然后又哑然失笑,最后心底荡漾开了一丝丝说不出的感动和甜蜜。

    这是唐凌要送给她的?彼岸看着手中的小伞,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嘴角完美的弧度,微微翘起的鼻尖,这样美好的笑容看得两个汤圆儿都呆住了。

    “这是要送给你的礼物。”在记忆的画面中,唐凌拿着一块丑呼呼的东西,这样对自己说过。

    这幅画面一想起来,就让彼岸难过,和他擦肩而过时,近乎心碎...

    如今,这一切都弥补了吗?彼岸看着小伞发呆。

    然后,一股微微有些焦糊的味道在厨房弥漫开来。

    叮铃一跺脚,喊道:“彼岸姐,你的鱼胶快要烧糊了。水纹大旗鱼的鱼胶好贵的。”

    “哎呀。”彼岸懊恼的低呼了一声,赶紧就跑到了灶台前,有些急急忙忙的想要关火,但又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先拿起锅子。

    在这个时候,叮铃已经冲上前去,一把先熄灭了火,再将锅子端了起来。

    反正叮铃又不怕烫,然后她指着略微有些手忙脚乱的彼岸,老气横秋的说道:“看看,看看!彼岸姐姐,你不能呆在厨房了,再这样下去,你会将我的厨房烧了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