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帝国边境,如此法令,意图使边民全民皆兵,筛查细作,本是有情可原。可如此行事却不知要冤枉多少无辜,这里本就是深山老林,消息不通,村与村之间都少有来往,彼此见了怕是大多都是生面孔,这样下来,不知平添多少冤案。

    皇宇辰想着,走在山间小路上,这里树木愈发稀疏,怕是到了森林边缘。到现在,皇宇辰也没弄清自己到底在何处,之前遇到李辉,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前行不远,皇宇辰踏上一处山岭,此处灌木丛生,已不见了参天大树,树木也没有之前的茂盛。皇宇辰站在山岭上,扶着一棵树,向前眺望。只见不远前方炊烟渺渺像是到了一处村庄附近。

    “这李大叔倒是没有诓我,确是有其他村庄。”皇宇辰驻足远眺,心中暗想:“可若真如李大叔所说,此处边民见到生面孔,均都被扭送入镇,当盗匪论处,此时就算进了村子,结果还是一样吧。”想到这心中不由一阵犹豫。

    清晨起身,又走了许多山路,自己身体本就没有恢复,此时有些精疲力竭,有了人烟,却又不能进入,皇宇辰转头,看了看身后茂盛森林,暗暗叹气:如此,先进了林子,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在想其他办法吧。

    想罢皇宇辰转身便走,往森林深处而去。

    离开小路,走了约小半时辰,周围树木多了起来,杂草丛生,树木遮云蔽日。不远处隐隐出现一处山岭,远远看去,与其他低岭略有不同,略显陡峭。皇宇辰快走几步,来到峭壁下,只见峭壁中间,有一裂缝,直直往山中深入。

    “这地方,倒是能临时歇脚了。”皇宇辰见这裂缝,微微一笑,缓缓走入。

    裂缝内空间不大,却能遮风避雨。往山体内部,隐隐还有延伸,但空间极小,不容一人进入。

    皇宇辰站在裂缝中,四下打量,暗暗叹气:此地倒是可以暂留,只是这荒郊野岭,人迹罕至,何时能入得城去。想着一屁股坐在旁边一块石头上,看着洞外树木,愣愣发呆。

    “到此已有一日,不知兄长如何了,父王生死未卜,家国前路未知,我一人启阵来此,不知是福是祸。”

    正想着,只听洞外草丛,一阵悉悉索索,皇宇辰立刻神情紧张,此时饥肠辘辘疲累交加,若是突然窜出个人来,也是麻烦的很。定睛观瞧,却见一只兔子,从草丛中窜出,四下张望。

    皇宇辰暗出口气,见是只兔子,紧张情绪放缓,正发愁饿肚子没吃的,就窜来一只兔子。皇宇辰暗调斗气,一股黄色气息渲染右拳。皇宇辰轻喝一声,猛的向前挥拳,一道实质的拳印冲出,直直打在兔子身上。兔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被一拳击中,立死当场。

    皇宇辰快步上前,一把抓起死掉的兔子,心情大好,微笑道:“正饿着,你就来了,算你不走运吧。”拎着兔子的耳朵,皇宇辰四下张望,见前面有一处低洼地,便径直向前走去,不多时,听见水生,便拎着兔子向着水声走。

    “这地方真是不错,有山有水,物产富饶。”皇宇辰未行多远,眼前出现一条小河,涓涓流水,清澈见底。皇宇辰几步来到河边,在岸边四下寻找,寻得一块尖锐的石头,一边收拾手中的兔子,一边四下观瞧。

    小河不宽,只有丈余,涓涓水流,清澈见底的水面,隐隐可见几条小鱼。两岸植被茂密,倒是个风景极好的地方。

    皇宇辰手上动作极快,不多时就讲兔子扒皮收拾好,一手提了兔子,一手拿了毛皮,又四下看了看,转身回洞穴去了。

    “若不是有使命在身,如此极致景色,到可以长期留驻。”皇宇辰进了洞穴,将兔子放在方才随手摘下的树叶上,转身,用洞旁的石头堆砌了一个简单的石灶,拾了许多枯树枝,架在石灶上,调用斗气,凑近枯柴,不多时,火焰燃起,皇宇辰用树枝挑了兔子,放在火上烤。

    做完这些,皇宇辰出了洞穴,抬头望天,不知不觉,已过正午。

    “此地离方才的村子并不远,不可久留,过了今夜,还是要往更深处去才行。”皇宇辰仔细回想之前李辉所说,怕是这苍茫山中所有边民,都接到了帝国的指令,见到生人必须上报朝廷,自己无身无份,若真让人问起,又不知该如何作答,到时少不了一场争斗。皇宇辰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树林深处,想到:“李大叔说了,这里是帝国边境,盗匪横行,若是入得深山,真的碰到盗匪,也是麻烦。”

    “现在想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皇宇辰如是想,又进了树林,不一会,报了一堆大树叶回来,铺在洞穴内,做成了一个临时的床。

    看了看兔子,还未熟透,皇宇辰在树叶上盘膝坐下,调息身体。从昨日强行开启阵法,已至力竭;到现在也未曾调息过。皇宇辰缓缓入定,慢慢吸收天地之力,滋补身体,化为斗气。

    用日常的法门,天地之力缓缓进入身体,恢复气力,并点点转化为黄色斗气。可在这个过程中,皇宇辰发现,自己斗气的运转,比之之前的运转,却生了些许异样。

    之前运转斗气,在体内经脉运转周天,充盈经脉。此时,新生成的斗气,却先在胸前滑动,又在背后滑动,最后才进入经脉,而进入经脉的斗气,比之以前的斗气颜色,要淡化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皇宇辰心中一惊:“莫不是这混元阵附在身上,起了什么变化?”想着,皇宇辰连忙将长衫脱去,露出前胸狰狞疤痕。只见混元阵如同以前,静静存在,未出现丝毫不妥。皇宇辰微微皱眉,未再闭眼,再次施展法门,天地之力缓缓流入,皇宇辰仔细观瞧,却见天地之力在形成斗气之前,竟在胸前混元阵八道咒符圈流动,运转一圈,消失无影,过了片刻,才进入自身经脉,进入经脉的斗气,却已不是黄色,暗色更加黯淡了许多。而混元阵,却依旧如常,未见有任何变化。

    “难倒,混元阵会吸收我的斗气?”皇宇辰一愣,忙运转斗气,黄色的斗气冲体而出,覆盖全身,皇宇辰左右观瞧,又未发现任何异样。控制斗气凝聚在左手,缓缓向胸前混元阵靠近,直至触摸道自己的前胸,也未察觉任何异样,斗气未发生任何变化,混元阵也有没异样。

    “这是怎么回事?”皇宇辰有些蒙了,这样的事情之前从未发生,研究阵法时都是坐在阵法中间,运转斗气,配合后背的倒刻法门,便可调用整个混元阵,吸收天地之力,达到启阵的效果。难倒此刻阵法刻在身上,有了什么未知的变化?

    “斗气颜色变浅,是因为什么?”皇宇辰盘膝而坐,仔细探查自己经脉与斗气,除了斗气的颜色略浅,却未发现任何其他的问题。

    “之前也听说过,体质不同或修炼法门不同,会影响斗气的性质和颜色。难倒方才发生的事,就是这种事?”皇宇辰左思右想,还是没有答案。不过片刻修行,也察觉不出什么,目前斗气也只是颜色变浅,通过混元阵而已。况且现在混元阵刻在自己的身上,还未找到开启的法门,一切都变成了未知,只能以待后面慢慢摸索了。

    “此时修为尚浅,看来要加强修炼,境界突破,便能探知更多混元的秘密。”皇宇辰想着,之前之所以知道混元阵有穿梭古今的功效,也是因为皇宇辰达到了修者层次,通过斗气运转混元,心中便知混元的功效。说来也是奇特,未有任何人告知,皇宇辰只是尝试运转阵法,便知道了这些。混元阵仿佛有灵智,能探查皇宇辰斗气的层次似的。

    “想也想不透了。”皇宇辰看看一旁的烤肉,此时已经熟透,正散出真真肉香,勾的皇宇辰口中生涎,食指大动。

    “先不想了,吃饱肚子最主要。”说着,皇宇辰一把抓起烤肉的树枝,拎起兔子,大口朵颐起来。

    风卷残云,不一会,一直烤兔已进了皇宇辰的肚子,他又到小河边喝了几口水,调用斗气捕了几条鱼,收拾好了,带了回来。再回来时已是落日余晖。夕阳光辉透过树叶照射进来,斑驳有秩。皇宇辰踩在松软的草地上,手中拎着鱼,深深吸了一口气。

    “心情大好,精力充沛,这还真是个好地方。”

    皇宇辰自小被雪藏,基本未出过东王府,一直潜心修炼,钻研阵法。这生火烤肉,还是儿时三哥偷偷带自己出去野玩时学会的。记得当时回去,三哥还被罚跪了三天的宗祠。现在想来,却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了。

    “二哥三哥。”两位兄长的音容笑貌浮现脑海,皇宇辰不由心头悲意四起,眼眶微红,低声道:“定要找到回去的路,当时真不应听父王的,开什么混元阵,现在离家十万八千里,也不知家里倒地如何了。”

    进入洞穴,将手中几条鱼扔在一边,皇宇辰又盘膝而坐,继续调息。天地之力通过混元阵,生成淡色的斗气,缓缓注入皇宇辰的经脉。筋脉内斗气愈发充盈,有一件事是皇宇辰没有发觉的。

    通过混元阵再进入皇宇辰经脉的斗气,竟比之前自己凝练的斗气精纯几倍,虽颜色略淡,可蕴含的能量,却不可同日而语。

    混元古阵,此刻正缓慢的改变着皇宇辰的身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