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在乎?

    叶依依勾了勾唇,咯咯笑道:“那是当然,我叶依依一向人见人爱,能够让厉总对我一见钟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嘛!”

    厉明司唇角勾起,漆黑的瞳孔内仿佛闪烁着星光。

    瞧着面前这张美艳娇憨的脸,不得不承认这位叶大小姐身上有种旁人无法相比的魅力。

    想到昨夜在酒店之时,这女人宛若夜色妖姬的性感模样,他便觉得喉咙干哑。

    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沈云修那小子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厉明司心中鄙夷,叶家的两姐妹各有千秋,但最能吸引男人眼球的当属叶依依不可。

    像叶美伊那样的货色随处可见,心机深沉,把男人都当傻子哄,估计也就沈云修喜欢那种。

    宋城并未将车子直接开去皇庭酒店,反而直接驶入了一处欧式豪宅内。

    入目是至少三层高的欧式建筑风格的大型别墅,低调奢华的设计出自于意大利名建筑设计师之手,叶依依曾在网上看见过一模一样的照片,当时便有热心网友科普,光是这位意大利设计师的出场设计费就得百万打底。

    而图片上这处豪宅地处燕京市城中心区,是真正寸土寸金的地价,就算是叶家祖宅所在的地方也比不上。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处豪宅价值三亿左右,所属主人是谁倒是没被曝光出来。

    这种欧式中庭风格的建筑几乎将叶依依的萌点全部戳中,当时她看到网上的照片时就下决心以后自己也要争取住上这样风格的房子,却没想到梦想实现的居然这么快,她现在居然就站在了这处欧式豪宅的屋内?!

    “果然是万恶的老财主!”叶依依忍不住暗暗感叹道。

    摇摇头,她看向面容英俊的男人,酸溜溜的问道:“厉总,这房子是您的?”

    “恩。”老财主似乎完全没看出某个女人的羡慕嫉妒恨,只是拉着她的手将她带上楼,“你的裙子破了,暂时先换另一套,这件我会让人帮你重新修补好。”

    叶依依一愣,连忙摆手:“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你是我的女人,晚上的宴会是很重要的场合,你不会想穿一条破了的裙子去专程丢我的脸吧?”厉明司皱皱眉,完全不容她拒绝,便将她推入了一间干净整洁的屋内,“床上放了一件礼服,你进去换上。”

    “可是……”叶依依扒着门,正准备说话,就被男人打断。

    “你想让我帮你换?”男人唇角勾起,笑的暧昧,“我倒是不介意帮美人褪衣。”

    “还是我自己来吧。”叶依依嘴角抽了抽,毫不客气的就把门给摔上了。

    屋内的大床上果然放着一个装着礼服的盒子。

    叶依依捏紧了拳头,轻叹一声,最终还是没说什么,便将身上的裙子脱下,换上了厉明司准备的礼服。

    幻色渐变的鱼尾礼服裙十分的漂亮,仿佛是特意为她定制的,尺寸竟然刚刚好。

    叶依依看着镜子内的自己,这件衣服几乎把她身上的有点全都衬托出来了,就连她自个儿瞧着也觉得惊艳。

    突然,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下意识的转身朝着门口看去,就瞧见厉明司也重新换上了一套手工定制的黑色西服,显得他身材更是伟岸,俊气逼人。

    不知为何,她竟是下意识的想起前些日子参加朋友的婚礼时,新郎闯入新房接新娘子的那一幕。

    摸着跳动速度微微加快的胸口,叶依依轻笑道:“厉总这样穿很帅。”

    “你这样穿也很漂亮。”厉明司走到她面前,伸手微微抬起她的下颚,微微附身,便在她粉嫩的唇瓣上落下一个吻,性感的声音微微沙哑:“让我很想在这儿就把你吃掉。”

    叶依依连忙一把将他推开,努力平复砰砰跳个不停的心脏,摸摸微微发烫的脸:“不是要去参加晚宴吗?咱们赶紧出门吧,要是迟到了可不好。”

    “怕什么?”

    识破她意图溜走,厉明司嘴角弯了弯,直接便将她拉入自己怀中,顺势压倒在床上。

    强烈的男性气息几乎将她包裹,叶依依试着推了推,却发现根本无处可逃。

    “你在害怕?”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没,我怎么可能害怕?”叶依依咬着唇,微微扬起下巴,主动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角落下一个吻,眉眼带笑,“厉总,要特殊服务吗?”

    “调皮。”

    厉明司看着她,眼神深沉。

    却是突然起身整理了番自己的衣领,淡淡道:“起来吧,咱们得出门了。”

    叶依依暗暗松了口气,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稍稍整理了下头发,才笑着挽上男人的胳膊。

    果然,不管像厉明司这样身份地位的男人,若是对他激烈反抗才会引起他的兴趣,而只要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这类人也就会觉得没趣,自然而然的就开始装正经。

    宋城一直在楼下等着,瞧着他们二人携手下楼时微微一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觉得叶小姐可比那一位更配得上自家老板。

    只可惜……

    宋助理眼神一暗,上前微笑着迎接二人,继续给两人做司机。

    接下来一路无话,直到皇庭酒店大门口时,叶依依跟厉明司才在门童的迎接下,递了请柬进门。

    皇庭酒店乃是燕京市最豪华的超大型豪宅式酒店,占据着市中心的地皮足有百亩,非豪门贵胄的订单不接,能出入这里的,少说也是身价过亿的上流社会人群。

    叶依依的父亲叶国荣如果没有得到请柬,根本没有资格进入这里。

    今日拿到的许家寿宴请柬,估计也是从叶家老宅那边要来的。

    一进入会场,便能感觉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奢侈。

    寿宴采用的是自助式用餐,往来的侍者端着各式各样的酒水在客人之间流转,桌上摆着的席面食材每一道都是请的国家御用大师级厨师亲自烹饪而成。

    食物的鲜美香气让人垂涎欲滴,叶依依作为一个爱好美食的女人,要不是顾忌自己此时此刻的形象,还真没办法控制自己。

    “哟,这不是叶大小姐吗?稀客,真是稀客呀。”

    远处有个妆容精致,穿着青花瓷刺绣旗袍的年轻女人婀娜走来,脸上虽然带着笑,可看向叶依依时却满满的恶意。

    叶依依瞧见这人顿时皱眉,淡淡的笑道:“原来是白小姐,许久不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