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是什么?”

    看着面前的白色药丸,叶依依揉揉清醒之后还有些酸软后腰。

    本来是找厉明司那个男人算账,可没料到男人撩人的手段实在高超,她居然莫名其妙的又跟他睡了一觉!

    虽然答应成为那男人的情人后肯定是少不了这种床上交易,可叶依依心里依旧不舒坦。

    哪怕是被上流圈子所瞧不起的暴发户出身,她依旧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骄傲。

    厉明司给她的感觉太过不安,总觉得这个人在算计着什么。

    “是避孕药。”宋城脸上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这是老板的意思。”

    “哦。”叶依依没有丝毫意外,直接拿过药丸,就着宋城递过来的水一口咽下。

    宋城见状却是有些意外。

    毕竟哪个女人不奢望能够怀上他家老板的孩子?一旦怀了孩子,以厉家的家风,那就是板上钉钉的未来老板娘!

    厉家的权势与富贵,足以让那些女人疯魔了!

    怎么偏偏遇上的这个就不一样?

    宋城微微撇嘴,他本来以为还需要自己好好威胁一番叶依依才会吃下避孕药呢。

    “厉明司呢?”叶依依脸色不大好看的说道。

    “老板已经跟许先生先离开了。”宋城说道,“叶小姐,您现在想去哪儿?”

    他的作用就是监督叶依依吃下避孕药,其余的老板没吩咐他也不想多管。

    “我准备回家。”叶依依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着屋内简单的陈设,却觉得自己跟小丑似的。

    本来是为了找麻烦,却没想到竟成了个千里送逼的?

    恐怕在厉明司的眼里,就是这么认为的吧?

    胸口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郁闷。

    这个时候,叶依依还没有意识到,在她的潜意识里竟然已经开始在乎起厉明司的想法。

    或许是之前这个男人三番两次当着众人的面儿护着她,被她的潜意识认为是一个可以依赖的人吧?

    被宋城送回家,叶依依抿着唇准备开始重新找工作。

    她之前一直在沈氏上班,每个月工资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是她却不认为自己是靠着走后门进入的沈氏。

    对自己的能力,叶依依一向很自信,否则做出来的计划书也不可能将盛世压下去。

    可在出了那档子事儿后,她也不可能继续呆在沈氏。

    所以她回来后就写好了辞职信。

    把辞职信拿出来后,叶依依才深深的呼出了口气,转身又准备离开。

    没想到正好碰上了从外面回来的叶美伊。

    叶依依眼神暗了暗,没准备理会她,就要直接越过这个便宜妹妹离开。

    “姐姐现在是不是很得意?”

    叶美伊突然开口,此时屋中就她们二人在家,并没有外人,所以她也用不着做出一副柔弱令人怜惜的模样来。

    毕竟在叶依依眼中,这个便宜妹妹跟她那个母亲一样,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碧池!

    “姐姐现在攀上了厉明司那种大佬,肯定心里很得意吧?”叶美伊见她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心里更加不服气,阴阳怪气的说道:“可是你也得意不了太久的,叶依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人家无聊时拿来消遣的玩物罢了!我等着看你最后的下场!”

    “下场?”叶依依觉得好笑,“就算我是个玩物,可你觉得作为厉明司的女人,我现在若是想对付某个人的话他会不会答应?”

    叶美伊脸色一白,慌乱道:“你什么意思?”

    “叶美伊,我对你这种人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我叶依依也不是个愿意受委屈的性子,我提醒你一句话,做人得知道分寸。”叶依依不屑的翻了翻白眼,冷笑道:“我从来就不怕两败俱伤,懂吗?”

    “你!”叶美伊怒视着她,不过居然很快冷静了下来。

    她勾唇露出一丝轻蔑的笑,“行啊,那我倒是想瞧瞧你想怎么两败俱伤,如果我没有忘记的话,你妈妈娘家的那个死老太婆好像现在还呆在疗养院的吧?你说,我去告诉爸爸,让她停了对那个老不死的疗养费,她还能活多久呢?”

    “原来这就是一跟你那个小三妈一直以为可以拿捏我的弱点?”叶依依瞳孔一缩,却是凉凉一笑,“你们可以尽管试试,就算没有你们,我能不能继续供养我的外婆。”

    叶美伊阴沉着脸,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大步离去。

    就像幼年时期,不管自己多努力多用功,在别人眼中却是永远都不如叶依依这个原配女儿一样!

    “叶依依,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原配?呵呵,明明妈妈才是爸爸的初恋女友,是你那个贱人母亲一定要插进来的!你让我被人嘲笑了一辈子的私生女,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到哪儿去!”

    不就是有了厉明司这个靠山吗?

    那种高高在上的男人一向在意女人的干净,叶依依啊叶依依,你说,如果那种男人知道你在外头给他带了绿帽子会怎么样呢?

    面容精美的女人脸上多了几分诡异的笑,便回屋去了。

    厉明司那种优秀的男人身边有多少烂桃花?

    现在叶依依被捧得越高,便越会被人嫉妒针对。

    或许根本用不着她动手呢……

    叶美伊的笑容中逐渐变得扭曲,仿佛已经看见了最讨厌的那个女人凄惨的下场!

    另一边,刚走出家门的叶依依却是沉下了脸色。

    她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家门,想到还在疗养院的外婆。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家中就只剩下外婆一人,因为身体不好,一直都呆在疗养院中。

    叶家那些人也不知是什么心思,从母亲死后就一直承担着外婆的疗养费。

    盛夏的气温极高,叶依依踩着高跟鞋去了地下停车场开车去了沈氏所在的公司。

    刚刚进入大门,就与沈云修撞了个正着。

    她面无表情的瞥了这个曾经最信任的男人一眼,正准备直接去人事部递辞呈,就被他拦了下来。

    “依依。”

    沈云修叫住她,眼神依旧那么温柔,仿佛之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般。

    叶依依心中一痛,脸上却是带着笑,不冷不淡的叫了一声:沈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