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谁教你用这种口气跟长辈说话的?”

    叶国荣怒气冲冲,大步走过来,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可偏偏他打空了。

    叶美伊发出轻微的惊呼声,实在没料到自己这位姐姐现在脾气这么大,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儿都敢忤逆父亲,竟然躲开了那一巴掌。

    没料到的还有叶国荣本人。

    他怔了怔,看着自己打空的手,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教训女儿的时候她会躲开。

    见到这场景,叶大伯顿时嘲笑了,“老三,你这教的什么女儿啊?怎么越来越叛逆?连你这个父亲人家都没当回事儿!”

    大伯母也咯咯笑个不停,嘴上的话却听得让人很不舒坦,“可不是嘛!这要是我闺女呀!早就拿鸡毛掸子先抽一顿再说!这种目无尊长的东西,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咱们叶家家教不好吗?!”

    叶二伯跟二伯母也适当的应和了几句。

    再加上其他亲戚里里外外的嘲讽,成功的让好面子的叶国荣肾上腺素飞速的飙升,气红了一张老脸,左右瞧了瞧,抓起放在门口的扫把棍子就要往叶依依身上抽。

    叶美伊抱住自己母亲,兴奋的看着父亲发火的模样。

    哼,得什么意?没了厉明司做靠山,还不是个没人疼的小可怜?

    然而,更加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叶依依抓起身旁的一个白瓷茶壶直接砸向了亲生父亲的脚边,白瓷碎片飞溅的到处都是,发出剧烈的声响。

    叶国荣指着她,气得发抖,“你要造反吗?!”

    “造反?”叶依依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你的薄待,你的苛刻。但是,唯一不能原谅的就是你逼我母亲去死!叶国荣,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当年妈妈是为什么会出的车祸吗?我不是傻子,我也有眼睛。”

    “什么意思?合着是我害死你妈妈的?”叶国荣气笑了,“好哇,你今天是想干什么?翻旧账吗?打算六亲不认跟我们叶家断绝关系吗?!”

    叶依依还没开口说话,一直脸很臭的老太太立即尖声叫道:“这样的孙女谁还敢要啊!早知道当初那个泥腿子把你生出来的时候,我就该直接把你扔水里淹死!”

    “如果你那时候真的能把我淹死,我倒还挺感谢你的。”叶依依闻言不仅没难过,反而笑的挺开心。

    也没理会老太太,她冷淡的看着叶国荣,“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一直很讨厌我,想把我赶出去。”

    叶国荣没有任何情绪的瞪着她,倒是想听听她能说什么。

    “正好,我也不想跟你们这群虚伪的家伙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叶依依摊手,一副随便的模样,“不过这房子是当年妈妈买下的,户主是你跟我,赶明儿咱们就把这房子卖了,我就彻底跟你们断绝关系怎么样?”

    “你做梦!”叶美伊一听这个,下意识的就叫了出来。

    这房子现在价值好几千万,如果真卖掉的话,叶依依就要分走一半,而她跟母亲也别想住这么舒坦的屋子,只怕得跟父亲一起回老宅住!

    想想要跟奶奶住在一个屋檐下,叶美伊就打心眼里抗拒。

    虽然奶奶对自己的态度比叶依依好,可也绝对好不到哪儿去。

    老太太就是一农村妇女,重男轻女到了极致!

    要不是妈妈给父亲生了个弟弟,只怕她们娘俩现在还在外头没名没分的租房住!

    尽管那是她十岁左右的事情,可留下的阴影直到现在还让叶美伊记忆尤深。

    所以,她绝对不要回老宅去住!

    叶依依提出的这个要求自然不可能让叶家人同意。

    这房子虽然的确是当年那个泥腿子买下的,户头里也有叶依依的名字,可如今这价值几千万的房子怎么可能白白分出去一半给一个外人。

    叶国荣更是面色难看,“你休想!”

    叶依依早就料到这群贪婪没人性的血缘亲戚绝对不会同意这个提议,所以她一点都不在意的耸耸肩,冲着叶国荣嘲讽的笑道:“那就没办法了,这房子有我的一部分,就算是你也没资格赶我走。”

    说着,她的目光落在潘虹母女身上,凉凉笑道:“另外,叶国荣先生我想提醒你一句,最好不要来招惹我,否则这套房子我肯定有办法把它卖掉!”

    “卖掉?就凭你?”叶国荣不知道想到什么,那张看上去还有几分正直的脸上露出阴沉来,“我现在就可以赶你走!”

    叶依依一愣,看着他的脸色,心里涌起一股不安的预感。

    果然,叶国荣上楼去拿了房产本下来,直接丢到她怀里,“你看看,现在这房子的户主是谁。”

    房产证一打开,竟然只有叶国荣一个人的名字!

    叶依依震惊的看向他,“你!”

    “这房子一直都属于我一个人,依依,你觉得你那个出身不好的妈妈会有这么多钱买下这套房子吗?”叶国荣冷笑道,“一切不过都是她骗你的罢了,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女儿,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现在挺好,你不是不稀罕我们叶家这些亲戚吗?那现在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门!永远都别再回来了!”

    “不可能的!这是假的!妈妈明明说过,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叶依依将手里的房产证扔到一边,心里差不多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你那个妈妈满嘴谎话,也不是什么老实的东西,她说的你就真信了?”叶老太太嗤笑道,然后冲着小儿子说道:“国荣,你养这么个野丫头这么多年也够意思了,现在把她赶出去!我们叶家可没这么忤逆不孝的丫头!”

    叶国荣听了老母亲的话,直接抓住叶依依的胳膊就把她往电梯里扔。

    湿漉漉的触感让他怔了怔,看向女儿那张神似前妻的脸,心头的抑郁更加严重,干脆眼不见为净,直接修改了这套宅子的密码。

    叶依依蹲坐在电梯内,到了一楼时才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外面依旧下着大雨,她茫然的望着阴沉沉的天空,竟是觉得无处可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