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别提那个让人头疼的家伙了,抱歉,这阵子让你受苦了。”

    厉明司靠着床头,将叶依依紧紧的搂在怀中,想起这阵子发生的事情,更加心疼她的坚强。

    “我母亲的事情……”

    “等等。”叶依依直接打断他的话,从他怀里爬起来,双手紧紧攥着被子道,“你不会是想帮你妈说话吧?”

    不等男人开口,她便沉下脸说道:“虽然我的确喜欢你,我们还有了孩子,可是我现在就直白的告诉你,我跟你妈之前的仇完全没有和解的机会!”

    当初她生孩子的时候早产,身体还没恢复便有人三番两次的对自己下杀手,甚至还偷走了她的两个宝宝。

    徐月凤在这其中扮演的什么角色她并不想深究,因为最后她的两个孩子是在她手中找到的,就足以说明这个女人是知道医院里会发生的事情。

    还有将自己绑走,在那么冷的天气里将她扔到冰冷的海水之中,想要淹死她的事儿。

    叶依依没有那么大度,能够因为爱一个人就能原谅这个人亲生母亲曾经屡次要对自己下杀手的事实!

    至今为止,她因为当初刚生产不久就被扔到海水之中,身体到现在都还没有调养过来,就连医生都说了,她这后遗症肯定是会留下,并且折磨她一辈子!

    “我没有想帮她说情的意思。”

    厉明司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疼的吻了吻她的唇,才开口说道,“我母亲那个人并非省油的灯,这一次你在网上爆出来的证据让她名声扫地,被千夫所指,只怕是彻底恨上你了。”

    “恨我又怎么样?她手里有那么多条人命,就算判不了死刑也会判个终生监禁吧?”

    叶依依冷笑道。

    完了她突然想起来当年徐月凤弄死儿子养母的证据也是被她一块儿曝光出来了,便问道,“你养母的事情……”

    厉明司神情一怔,眼里闪过一丝痛楚。

    叶依依顿时不说话了。

    如果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害死了跟自己感情极深的养母,只怕也会一样的痛苦吧?

    咬了咬唇,她伸出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在他嘴巴上吧唧亲了一口,“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事儿了,还是聊聊你的身体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呀?”

    厉明司摇摇头,“犯了错就应该承担责任,在我的心里,我妈才是我的母亲,不像她……虽然生了我,可实际上只是利用我坐上厉家大夫人的位置而已。”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

    叶依依本不想再聊这种伤感情的话题,可厉明司既然已经主动接话了,她便也只能听着。

    “我母亲是徐家的女儿,又是厉家的媳妇儿,就算她手上沾了人命,以这两家强大的关系网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枪毙。”厉明司沉声说道,“当初她破坏我们的婚礼时,为了让她意识到错误,我便将她送到了偏远的山区进行劳作的惩罚,可没想到……”

    男人顿了顿,继续道,“徐家和厉家出手,她不可能死,最多就是终身监禁。等这件事情的热度降下去之后,他们再想办法让她减刑早点将人弄出来,到时候她就能继续逍遥法外了。”

    叶依依紧了紧拳头,这一点她早就想过了。

    如果不是利用JK的影响力在网络上曝光了徐月凤丑恶的嘴脸,单是将那些证据送到警方手里,只怕以厉徐两家的能耐徐月凤根本不会出什么事儿,甚至她的这些证据也会被人立即抹平。

    “所以,我打算把她弄出国。”厉明司捋了捋她的长发,语气森冷道,“我不可能对她下死手,毕竟她是生了我的女人。但是,做错事总要受到惩罚的,之前在国内,有徐家跟厉家的帮助她能够逃回来,可在国外的话,就算厉徐两家有些人脉,手也伸不了太长。”

    “可是万一她跑回来了怎么办?”叶依依皱皱眉,有点不赞同他的建议。

    厉明司勾了勾唇,淡笑道,“放心吧,只要进了那个地方,她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了。”

    就如同古时候有专门接待那些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的贵夫人的庵庙一样,现代社会也有那种封闭式折磨人的地方。

    厉明司无法对亲生母亲下手,却也无法原谅她恶毒的害死了养母的罪责。

    所以,将徐月凤送到那种地方去才是最合适的。

    叶依依听着,大抵也是猜到了男人的想法。

    她靠在男人精壮的胸前,嗅着熟悉的气息,一阵阵困意袭来。

    打了个哈欠,她便侧身躺回了男人的怀里,瓮声瓮气的说道,“困了,休息吧。明天宝宝们醒了你可以再去看看他们。”

    厉明司勾了勾唇,将她往怀里搂了搂。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叶依依的手脚又变得冰凉起来。

    男人握住她的双手,用腿夹住她的两只脚,用身体来给她暖着。

    叶依依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终于撑不住了,靠在男人的怀里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了男人在自己耳边轻声说着什么,可脑子已经迷迷糊糊起来,完全没将那些话听进去。

    次日一早,叶依依是被痛醒的。

    她狼狈的被人一脚踹在了地上,哪怕地面上铺了一层地毯,但撞到地面的时候,还是将她痛的醒了过来。

    酸软的身体还残留着前夜男人留下的痕迹。

    叶依依皱着眉头睁开眼,对上的便是一双充满怒意与冰冷的眼睛。

    “你?”

    “下贱!”

    坐在床上的男人身上还留着她昨夜留下的痕迹,可此时眼神之中看着她的目光已经完全没了夜晚时的温柔与疼惜。

    叶依依脑子有点懵,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浑身赤果在男人眼前,便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居家服来。

    等换上了衣服之后,她才朝着厉明司看去。

    这会儿他已经冷着脸捡起昨夜的衣裳套在了身上,黑色的羊绒衫让他看起来高冷不可侵犯,特别是那双眼里的怒火与冰冷,仿佛稍微一触碰,他就会发爆发出浓浓的怒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