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说吧,什么事儿非得出来说?”

    二人到了市区的一家高档咖啡厅,一路上厉明司手机上来消息的声音就没停过。

    伊妮德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热气中带着浓郁的咖啡香气,让她的眼神都显得有些迷离。

    伊妮德目光落在厉明司的脸上。

    她听母亲说起过。

    在捡到这个哥哥的时候,她因为一直怀不上孩子而被奶奶那边的人唾弃,时常骂她是个不下蛋的母鸡,三天两头的就逼着她跟父亲离婚。

    哥哥是被人抛弃在她家挨着的公路边上。

    天气很冷,如果不是他微弱的哭声吸引了母亲的注意,只怕厉明司根本活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寒冷活活冻死。

    所以母亲冒着被奶奶他们谩骂的压力,将哥哥抱了回去。

    伊妮德还记得小时候哥哥还没有被厉家人找回去时,自家的条件。

    他的父亲有残疾,所幸还有一技之长,能够在工厂里混日子,但也就是个普通工人,收入并不高。

    母亲是农村嫁过来的,不认识字,平时靠着帮别人浆洗衣物,或者做些针线活贴补家用。

    养育一个孩子对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特别是当她也出生之后,家里的条件就更差了。

    她还记得自己四五岁的时候,时常看见哥哥背着破旧的背篓,跟着父亲一起去厂里捡一些废弃的铁块出来卖,偶尔去捡瓶子废纸。

    那个时候,虽然家里的条件不好,可因为母亲在,一家四口的日子过的却是那么的美好。

    可就在哥哥七八岁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厉家在国内的影响力,哪怕是他们这种不时常关注新闻的普通人家都如雷贯耳,谁都没有料到母亲捡回来的孩子竟然会是厉家的嫡子嫡孙。

    几乎是一夜之间,从前那些嫌弃她家贫穷,不愿意跟她家打交道的亲戚们顿时变得热情讨好起来。

    就连厌恶母亲的奶奶,也一口一个乖乖叫着她的乳名。

    厉家没有辜负那些亲人们的期望,果然给了她家一大笔金钱,甚至还给父亲换了更好的工作岗位。

    哥哥被厉家接了回去,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家。

    母亲对哥哥的思念一日复一日,好在过了大半年,厉家来了人,说是哥哥想念母亲,便接了他们一家三口过去。

    那个时候伊妮德什么都不懂,不知道厉家这样的大宅门中勾心斗角的事情那么多,只是开心的跟在哥哥的屁股后面做一个小跟班。

    直到几年后,母亲突然出了车祸,当场身亡。

    而她的父亲,也被大城市里的繁华迷乱了双眼,嫌弃家里扣扣搜搜的黄脸婆,在外面拿着厉家给的那笔金钱找了个比他小了十岁的女人,甚至还生下了一个私生子。

    伊妮德偏过头,看向玻璃上自己的倒影。

    身上穿的戴的,平日里吃的喝的,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想不到的奢华富贵。

    甚至,她改了名字,从以前那个土里土气的阿妮变成了现在的伊妮德。

    这一切,都是在失去母亲后,哥哥给予她的。

    伊妮德唇角微微勾起,才回过头对上厉明司那双温和的视线。

    她粉唇轻启,淡淡道,“如果妈妈还活着就好了。”

    厉明司一怔,也想起记忆力养母对他的温柔与慈爱。

    轻叹一声,他看着已经长大的小姑娘道,“她在天上会看着我们的,只要我们过的好,她就会高兴。”

    “可是哥哥……”伊妮德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妈妈是被你的亲生母亲设计害死的。”

    她看了微博上那个叫JK的人发出来的那些东西。

    自己最爱的哥哥的亲生母亲,竟然是害死自己母亲的罪魁祸首。

    更让人觉得好笑的是,那个疯婆子竟是因为吃醋。

    因为哥哥更亲近自己的母亲,让她嫉妒,所以……

    “阿妮……”

    厉明司眼里闪过一丝愧疚。

    “没什么,把话题说远了。”伊妮德打断他的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笑着说道,“这次找哥哥出来,是想求您一件事儿,如果您答应了,我就告诉你宝宝在哪里。”

    厉明司一愣,随后蹙着眉头问道,“宝宝丢失的这件事儿你参与了?”

    “我没有参与,但是我知道宝宝现在在谁的手里。”伊妮德微笑道,“算是我无意中得到的消息吧。”

    厉明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沉声问道,“说吧,什么事儿?”

    即便是当做妹妹的女孩儿,他也不喜欢这种被人胁迫的感觉。

    自从伊妮德被他送去N国之后,兄妹二人见面的时间其实很少,但伊妮德的要求,伊妮德从没有拒绝过。

    “我希望您可以跟叶依依离婚。”

    伊妮德一脸认真的说道。

    厉明司眯起了双眼,脸色不太好看。

    伊妮德仿佛没有感觉到兄长的不悦,而是微笑着,“我认识一个女孩儿,她真的很喜欢你,所以……”

    “伊妮德。”

    厉明司不悦的打断了她的话,直接说道,“我记得你之前跟你嫂子见面的时候很亲切,为什么……”

    伊妮德抬起头,笑的却充满恶意,“因为我不希望哥哥得到幸福呀。”

    “伊妮德!”

    厉明司一声厉喝,怒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傻话吗?”

    伊妮德红了眼眶,男人生气起来的模样让人感觉到极大的压力。

    可她还是硬着头皮,眼里充满怨气与愤怒的大声道,“我说错了吗?像哥哥你这样的人凭什么得到幸福?你的亲生母亲害死了妈妈!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可就因为你,她在监狱里过的逍遥又自在,即便失去了自由又怎么样?她依旧没有为她犯下的错误赎罪!我妈妈从小把你当做亲生的孩子一样对待,可,可你……”

    女孩儿的眼泪顺着眼角一滴滴的掉落下来。

    她红着双眼,怨恨的瞪着他,“如果哥哥你真的在乎妈妈,就该让那个疯婆子得到她应有的惩罚!而不是靠着你的权势,让她逍遥自在的活着!凭什么我过的这么痛苦,而哥哥你还配拥有幸福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