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司马向芦穿好衣服,下床道:“小人怎敢整小姐,只不过是让小姐明白《诗经》到底是什么。”

    “《诗经》就是一本春秋时的诗集,就和我大唐五言律诗一样。”

    “错,《诗经》固然是一本诗集,它的创作者上至周天子,下至农工兵卒,但它也是一本记录治国之书。人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普通的贫苦大众在《诗经》中寄寓着自己的希望,高贵的王公大臣则书写了治国妙方。”

    卓雯珺被面前一本正经,很有气节的司马向芦惊得目瞪口呆,心想:这穷小子还挺有志向的,现在的他还有几分可爱。

    “我不管这些了,我只要应付了父亲就行。”

    “小姐,老爷的意思不是让你背书,而是让你体会到书中包含的精神。将来可以做个大家闺秀和贤妻良母。”

    卓雯珺一听,有点小不高兴:“老头果然想把我嫁出去。”

    “此乃小姐家事,小人不敢过问。今天,小姐看到乞丐给他施舍,见到农民,得到敬畏。这就是《诗经》中王公贵族的情感,你看《终南》写道‘君子至止,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其君也哉’其实就是想告诉像小姐这样的人,既然穿着如此光鲜,那么气度和胸怀就要广大。而小姐因小事就屡次报复我,岂能说懂《诗经》。而其中《桃夭》等文章多是普通百姓唱出的,今天小姐不愿吃野菜,过苦日子,而这何尝又不是那些乞丐,农民心中的愿望。”

    卓雯珺被司马向芦讲得词穷,知道再胡搅蛮缠,又得吃亏,便道:“教就教嘛,你看你,穷东西,还装什么清高大士。”

    于是,卓雯珺躺在硬床上睡了一晚,翻来覆去难入眠,心里老想着向芦所言。

    第二天,一对熊猫眼便上了脸庞。

    司马向芦给卓雯珺分了类,哪些是赞颂美人的,哪些是卿大夫的,哪些是士兵的等等,让卓雯珺结合昨日体验再来读《诗经》。其中重要的文章向芦都做了记号。

    一天下来,卓雯珺确实理解了很多,能说个一二三了。

    第三天,司马向芦说道:“小姐,今天我来教你引用《诗经》。”

    “好吧。”经过昨天,卓雯珺相信了司马向芦。

    “小姐,昔曹操曾多引用《诗经》,比如‘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来表达自己内心对贤才的渴望。若小姐想表达自己的内心情感,也可适当引用,老爷定会对小姐刮目相看。”

    “比如父亲,女儿与您三天未见,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日不见,如隔九秋。‘”

    司马向芦愣在了那里。

    卓雯珺一个人思索了一天,觉得自己可以了。

    下午,司马向芦等人都回卓府了。

    第二天,天刚亮,卓雯珺便站在院中等待父亲。

    卓一林出门见雯珺,问:“乖女儿,这么早,是不是想让为父心软放过你。”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父亲,女儿不是求你心软,而是请父亲严厉督导。”

    卓一林见女儿和往日大不同,变得比以前端庄贤淑,心里十分高兴,“女儿,以后要勤奋读书,为我们卓家争光。”

    “那父亲是不会关我禁闭喽。”

    “当然,为父这么疼你,怎么会关你禁闭。”

    “那女儿先去学习了。”

    “去吧。”卓一林高兴地说道。

    卓雯珺慢慢地走到房子转角,急匆匆地离开了,她怎么会安心学习,逃过一“劫”,只觉得大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