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司马向芦用计虽整治了恶霸,但也得罪了卓雯珺。

    “臭东西,你胡说什么,什么我父亲的侍女?让你说。”卓雯珺生气地鞭打向芦。

    “小姐,我错了,你干嘛生那么大气。”

    雯珺打累了,向芦身上隐隐有血迹流出。

    “你给我滚,滚出卓府。”

    “遵命,小姐,但是我的房子……”向芦内心喜悦道。

    “你给我流浪街头,快点滚了。”

    司马向芦见卓雯珺那么生气,便不再强求,退下离开了。

    春姨见向芦收拾好包袱,拿出二十两纹银给他,道:“向芦,你万不该拿老爷和侍女有一腿来说事呀。”

    “为什么?”向芦迷惑道。

    “不要多问了,这些钱够你支撑一段时间,你还是再回长安吧。”

    司马向芦刚要接过银两,门外说道:“回长安,你就在成都城待着,等着饿死吧。”

    向芦一见大小姐,雯珺走过来夺了银两,拉着春姨走了。

    于是,司马向芦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孤儿,真正没有家了。

    司马向芦决定找一份差事干干,可是去哪里应征,老板都吓得把门关上,想出城,看守把他撵了回去。

    司马向芦知道一定是卓雯珺捣鬼,否则,谁和自己有过节。

    司马向芦把心一横,用烧毁的琴在街上弹奏起来,果然是风度潇洒的美少年,悠悠动听如天籁的琴音,不一会便聚集了人群,一文文的打赏如雨下,总算能解决点温饱了。

    晚上,司马向芦睡在破庙中,用茅草盖在身上。

    忽听的门外风吹飕飕之声,木门叮当乱响。司马向芦依旧躺在那里。

    “你怎么占了我的地方?”

    司马向芦一看正对脸,一披头散发的女鬼,红舌头伸出老长,声音嘶哑恐怖。向芦继续睡觉,没理会她。

    “你这凡人真大胆,我要吃了你。”

    向芦伸出脚来,道:“请便。”

    那女鬼见状,忙推开,道:“气死我了,我要杀了你。”

    “别装了,大小姐,你身上的味道我太熟了。”

    雯珺一听,又羞又气,拨了拨头发,吐掉假舌头,道:“你找死,死变态,我身上什么味?”

    向芦根本不想搭理她,心想:天下哪有这么无理取闹的女人?

    于是向芦一翻身,手顺势一抡,不小心碰到雯珺屁股上。

    紧接着,庙中,劈了啪啦一顿狂揍。

    司马向芦捂着疼痛的身体,心里一万个“倒霉”飞过。

    “臭东西,早该把你的手剁掉。”

    “我不小心的。”

    “你要是故意的,早就杀了你了。”

    司马向芦自认倒霉,嘟囔道:“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

    雯珺又是一顿狂揍,打完,雯珺舒服地离开了。

    此后每一天,司马向芦都到处看,不停地躲着雯珺,害怕遇见她。

    一个月过去了,成都城的老板们也忘记了雯珺的嘱咐,有的人开始聘请司马向芦,毕竟大家都知道向芦人品卓越,只是得罪了卓家小姐,便倒了大霉。

    雯珺假装随处溜达,却始终看不到司马向芦,有种特别失落的感觉。

    “那笨蛋,去哪了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