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数里外的魔神惊恐无比,看着数刻钟前还与自己意气风发张狂至极的斩杀武神殿三王的无影剑神如此惨然的化成尘埃,让其心脏剧跳欲裂,在原地疯狂的挣扎,奈何无用,全身好像被一座巨山压住一般,动弹不了丝毫。

    一掌劈死无影剑神后的卓不凡缓缓转身,远在数里外,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来。

    漫长而久远,每一步都似踏在自己的心里,这让魔神痛不欲生,脸庞狰狞无比,恨意滔天。

    朝着卓不凡怒吼道,“卓不凡,我魔神好歹是一届枭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死不足惜,够胆马上杀了我,啊啊啊啊。”

    然而卓不凡似未曾听见般,空中漫步,节奏韵味十足,一步一步的朝着东方裂天走去,一刻钟后,终于走到魔神面前。

    此时的魔神口吐鲜血,心脉俱碎,双眼无神的看着面前仙帝一般的卓不凡,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不可一世。

    卓不凡俯视着他,淡淡道,“本不欲杀生,奈何天道无法,造化神掌,第一式,开天掌。”

    看着近在眼前的能量巨手,魔神似是满足的阖上了双眼,嘴角上扬,身体刹那间崩碎,血雾布满了整片天空,凄美悲凉,一代枭雄就此落幕。

    八位至尊,魔神,无影剑神,鬼神,石神,尸神尽皆化成尘灰。

    百里外的精灵神,看到魔神,无影剑神的惨状,皆心神巨颤,冷汗直流,杀了魔神后,卓不凡的怒火显然没有消失,冷然转身看向了三人,

    短暂的宁静后,双目深邃无比,目光停留在妖神的身上,卓不凡淡淡道,“妖神,念在你事出有因,我不杀你,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卓不凡神色一冷,挥手打出一道光掌,刹那间,来到了妖神眼前,妖神也不闪躲,任凭一击打在身上,顿时飞出数里远。

    黑袍下的身影,止住身形,张口吐出一口妖异的鲜血,坚毅的双目透出神光,悠悠道,“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说完,化为一道流光飞向星空,瞬间远去,没有去看走掉的妖神,卓不凡目光微移,看向了精灵神。

    不待卓不凡说话,冷汗直流的精灵神毫无先前的女神般的高贵与圣洁,满脸的惊惧与无奈,嗓子似因过多的吞咽口水而变得有些沙哑,强制镇定道,“你虐杀了我族最为强大的体质,精灵自然体,你不否认吧。”

    不待卓不凡接话,一道清脆自然如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响起,“姑姑,姑姑,我在这里,是魔族的人把我带走了,把我关了起来。”

    下方三道流光飞速的朝着精灵神飞来,很快到了精灵神的眼前,三人流光散去,其中两位护卫一般的女性精灵,单膝跪倒在精灵神面前,恭敬道,“女神陛下,少主是在魔神窟的一座破败的殿宇里找到的,显然是被人施以法则牢笼囚禁在殿宇里。”

    听到这里聪慧如精灵神一般的人物,怎会不知道自己被魔神算计了,眼神一阵尴尬与惧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与武神卓不凡交代。

    被称作少主的精灵少女,眼里慧黠闪烁,看到了精灵神眼神里的尴尬与惧怕,又看向百里外神邸一般的卓不凡,似是知道了其中的厉害。

    亭亭玉立的身姿气质不凡,凹凸有致的身体待发育成熟后必是风姿卓越,一代尤物,看似犹豫挣扎了一番后,果断恭敬的朝着星空下的卓不凡武道传音道。

    “我知道您是当代最为强大的武神至尊,请您念在我姑姑,精灵神被人算计,不是真心有意的想伤害您的份上,从轻处置。”

    虽然是武道传音,但是声音外放,方圆千里的人都可以听到。

    听到侄女的话,精灵神短暂的愕然后,也似明白了其中的深意,看着颇有大成者风范的侄女白灵儿,点点欣慰升上心头,

    心里的恐惧与尴尬也似降低了几分,对着卓不凡拱手恭敬到,“白泠泠,自知对武神殿下冒犯,任凭武神殿下处置。”

    数百里外的卓不凡,看着绝色无双的精灵神与精灵少女,眼神不再凌厉道,“我武神殿与你精灵族一向相处融洽,念在你被人蒙蔽,不是出自本心,这次,暂且不与你计较,但若有下次,绝不轻饶。”

    精灵神,精灵少女与身后的两位精灵护卫听到卓不凡的话,瞬间如获大赦,恭敬的道,“承蒙武神殿下宽宏大量,精灵一族定当谨记教诲,不会再有下一次。”

    说着,精灵神白皙的玉手一挥,裹带着精灵少女三人化为流光,转瞬间消失在天际。

    整片星空下仅剩下一位至尊,灵神。

    双十年华下的灵神姿色无双,发育成熟的酮体韵味十足,比起精灵神也毫不逊色,独特的功法使得身体的媚意浑然天成,挑动着当下这里所有人的心灵。

    可卓不凡却不为所动,威严赫赫道,“我与你灵族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要杀我。”

    紧身衣下的灵神,媚意不自觉的外放,可是灵神的脸上却看不到应有的媚意与紧张,却是所有至尊中神色最坦然的一位,闻言冷冷道,“你还记得,灵缈山下百草记的灵妃吗,她是我的亲妹妹。”

    说完,不再说说话,美丽的双目直直的盯着卓不凡看去,似要看出什么。

    听到灵妃,卓不凡似陷入了回忆当中。

    ……

    “你的伤很重,再不治的话,你会死的。”

    “你是孤儿吗,怎么没有听到你提起你的父母过。”

    “你说这棵梧桐树会长大吗,我看它都快要死了。”

    “和你在一起的这些天,我觉得很开心,谢谢你能陪我这么久。”

    “……你要走了吗,你还会回来找我吗。”

    “……有缘自会相见,别了。”

    ……

    卓不凡想起了过去的种种,似有感慨与无奈,眼神迟疑的对着灵神道,“灵妃……她怎么了。”

    听到卓不凡的话,看到卓不凡此时的神态,灵神似乎也看出了卓不凡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伪君子,轻张莲唇,吐了口浊气,悠悠道。

    “她似是知道你来历不凡,想追寻你的脚步,背着我去万鬼渊深处,想找到千年水灵花回来修炼,却不幸触发了万鬼渊上古残阵万鬼伏灵阵,被万鬼撕咬致死,我找到时,已经面目全非,尸体腐烂,只剩下这一枚木质发簪。”

    说着,手里凭空变幻出了一枚木质发簪,平凡的杨柳木,粗糙的雕刻,簪身上点缀着一滴黑红的水血花,一滴血泪。

    卓不凡瞳孔巨变,武神步瞬间施展,一步来到了灵神的面前,伸手取下了灵神手中的血泪发簪,一阵悲意涌上心头,抬头看向灵神,缓缓道,“葬在哪里?”

    ……

    “灵缈山,百草记后的梧桐树下。”

    ……

    卓不凡眼神忽然凌厉似剑,回过头来对着武神殿的众人说到,“传我令,所有参与此战的异族强者,一个不留,而后武神殿点将复命。”

    “谨遵武神法旨。”

    “谨遵武神法旨。”

    “谨遵武神法旨。”

    ……

    卓不凡与灵神眼神双目相望,似心有灵犀,明白了对方心意。

    刹那间,化为两道流光快速消失在星空下的天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