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你说什么?”看刘乐那色眯眯的样子,田晴晴都恨不得一脚把他踢飞。

    刘乐急忙用手揉了揉,眨着眼睛,笑问道:“田姐,这样好点了吗?”

    “是右边这个。”田晴晴翻了个白眼,直接对刘乐的医术失去了信心。

    刘乐一脸尴尬的把手从她的左脚上,移到右脚上,这才看到她的脚裸红肿了。

    然后又透视一眼,确定骨头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田姐,只是扭伤了韧带而已,没有大碍,我帮按摩按魔就好了。”

    回忆着刚刚从医尊那本书里得到的按摩手法,刘乐就轻轻的帮她按摩起来。

    “这样有用吗?”田晴晴还是想去医院,因为她也知道,韧带受伤一般都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对她来说,这实在太过漫长了,她只想去做最好的治疗。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刘乐直接坐到地板上,就这么抱着田晴晴的美腿玉足,认真的按摩起来。

    不经意见,看到一抹内裤的蕾丝花边,他就一阵脸红心跳。

    连手上按摩的指法都乱了。

    “疼。”田晴晴倒吸一口凉气。

    刘乐急忙移开目光,解释道:“田姐,刚开始有点疼,等会儿就好了。”

    然后急忙收敛心神,认真而又专注的按摩起来。

    过了片刻,田晴晴果然感觉不到疼了。

    而且,红肿的脚裸,已经有了明显好转。

    十分钟后,眼看一点也不肿了,她尝试着转动一下脚裸,竟然一点也不痛了。

    可是刘乐还在一门心思的按摩着。

    那双手在她的脚上轻缓顿挫,而又极有规律的摸索着,一会儿用手指,一会儿又用掌心,感觉热热乎乎酸酸麻麻,让她心里痒痒的。

    突然有一道淡淡的羞涩在心里涌动了起来。

    她眨动着明亮的美眸,打量着刘乐,虽然刘乐仍然是全神贯注一脸的认真样子,她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说道:“我感觉好了。”

    刘乐恋恋不舍的停手,起身道:“走两步试试。”

    田晴晴站起身来,轻轻的迈动修长白嫩的双腿,朝前走了一小步,不痛。

    又走了几步,还是不痛。

    她不由得开心的笑起来:“果然好了,想不到按摩就能按好,我还以为要住院呢,刚才可把我吓坏了。刘乐,你真有两下子,谢谢你。”

    刘乐嘿嘿笑道:“田姐,诊费一千,刚好和房租抵账了。”

    “抵账就抵账吧!”田晴晴也不想难为他,知道他刚刚大学毕业,又独自一人在外拼搏,平时连外卖都不舍得吃,只吃泡面,真的不容易。

    刘乐打了个哈哈,道:“田姐,我给你开玩笑呢,我有钱的,下午就给你。”

    田晴晴指了指窗外,呵呵道:“现在就已经是下午了。”

    “唉哟,那我要去结工资了。”

    既然已经被医院开除,当然要把工资结清,还要把一些私人物品带回来。

    试用期月薪两千,一个半月就是三千。

    对现在的刘乐来说,这也是一笔巨款。

    只有拿到这笔钱,才能交房租了。

    来到医院里,刘乐直接找到了王全胜,把辞职书摆到办公室上,表明来意:“主任,你签个字,我好去结工资。”

    “什么?你还想要工资?”王全胜直接跳了起来:“你被开除了,没有工资。就算有一点工资,也不够我的营养费,你那点工资就是我的补偿。”

    “我哪有打你?”刘乐眯着眼睛问道。

    王全胜破口大骂:“你个忘恩负义的混蛋,还不承认吗?”

    “当时可是有很多人都看到了。”

    “你要是勇于承认,那还有救,现在你是一点都没救了。”

    “我带那么多实习生,都没有你这么坏的。”

    说着,王全胜拍起了诊桌,大声吼:“滚出去,别脏了我的诊室。”

    看刘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还紧握着拳头,他又冷笑道:“怎么?”

    “你还想打我吗?”

    “你敢碰我一下试试。”他抬手指着刘乐,嚣张至极。

    刘乐反而退后一步:“碰你?呵呵,你得了传染病,想传染给我啊!”

    “你才得了传染病,老子健康得很。”王全胜怒喝道。

    “就你,还健康?我告诉你,再不治疗,你就要死了。”刘乐认真道。

    王全胜怒目圆瞪,忽地站起身来,狠狠的指着刘乐,怒喝道:“你放屁。”

    “让大家看看,你是不是得了传染病?”刘乐笑眯眯的说道。

    看王全胜和刘乐争吵,有几位科室的医生就凑了过来。

    “王主任上周才做的体检,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一点病都没有。”

    “是啊!你们看王主任满面红光,印堂发亮,这正是鸿运当头的征兆。”

    “就你,连实习医生的资格都没有,已经被医院开除,就别瞎说了。”

    “各位都是医院里的专家,哪个不比你强?”

    面对这些医生的质疑和嘲讽,刘乐笑眯眯的说道:“王主任,只有我能看出你的病,也只有我能帮你治疗,我先帮你把把脉吧,说不定还有救。”

    王全胜直接跳起来,一把推向刘乐:“用不到你救,滚。”

    刘乐却趁机抓住他的手,在他的经脉处暗暗的输送一缕真气,同时摇头叹息道:“你这已经是绝症了,再耽误下去就没救了。”

    王全胜用力甩开手,指着刘乐咬牙道:“老子就是死了,也不用你救……”

    话音刚落,就见王全胜突然眼皮上翻,面颊发紫,口吐白沫,全身抖得厉害。

    轰隆一声,直接瘫倒在地上。

    众医生吓了一跳,纷纷后退,然后就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刘乐。

    只见刘乐淡淡道:“我已经说了,你这是绝症,再耽误下去,就无药可治了。”

    大家纷纷围过来,查看王全胜的情况。

    大家都是医生,一眼就看了出来,王全胜真的犯病了,而且还很严重。

    至于什么病,却没有人敢妄下断言。

    “王主任,你这真的是病啊!”

    “晚了恐怕有生命危险。”

    刚才还对刘乐冷嘲热讽的医生们,此时都为王全胜的症状担心起来。

    甚至有人直接建议道:“还是请刘乐帮忙治治吧!”

    “对,他说只有他能治好你。”

    王全胜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根本不受控制了。

    他的心里非常恐慌。

    想起刘乐刚才的话,他突然抱住刘乐的大腿,仰脸哀求道:“救我。”

    刘乐俯视着他,淡淡的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死也不让我救吗?”

    王全胜一阵后悔:“对不起,是我狗眼看人底,救救我吧!”

    “是啊,刘乐,快救人吧!”几位医生劝道。

    刘乐拍了拍王全胜的脑袋,淡淡的吩咐道:“抬头,看着我,对,就这样。”

    然后,刘乐慢慢的抬起手,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过去。

    啪。

    这一下子,就直接把王全胜的嘴巴打歪了。

    王全胜指着刘乐,怒不可遏的喝道:“你敢打我?”

    啪。

    又一巴掌抽在王全胜的脸上,把那歪向左边的嘴巴,打得歪向了右边。

    王全胜痛得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刘乐又一脚踢过去,直接把王全胜踢飞了出去。

    “刘乐,你怎么打人?”四周的医生猛地反应过来,大声的质问道。

    刘乐扫视着众人,讥讽道:“打人?你们竟然说我打人?真是一群庸医。我明明是在帮王主任治疗,不信你们看,王主任已经好了。”

    众人扭头看过去,只见王全胜身体不抖了,面色恢复红润,身体恢复正常,竟然还爬了起来,正检查着身体,疑惑不解的自言自语着:“这就好了吗?”

    他还用手掌在身上拍了拍了,惊喜道:“真的好了。”

    大家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们都是医生,治疗方法也多种多样;但是刘乐的这种奇特的治疗方法,还是平生仅见。打一顿就能治好那种怪病,这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怎么样?这下信我了吗?”刘乐问道。

    王全胜满脸佩服道:“信了,信了,谢谢。”

    “不要谢我,把治疗费付了吧!十万。”刘乐淡淡道。

    “多少?”王全胜震惊了。

    “十万。”刘乐一字一顿道。

    打了一顿,还要十万?众医生都被刘乐赚钱的本事惊到了。

    他们再次一起倒抽了一口凉气。

    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王全胜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捂着肚子倒了下去,还扯着喉咙大声的喊道:“救命啊!刘乐把我打残了。”

    “刘主任,你这是怎么啦?”

    几位医生看他并没有什么事,却还是急忙围过去,想把他扶起来。

    他却急忙推开众人的手,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都不要碰我,那混蛋刚才打我,不赔我一笔钱,我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大家心领神会,王全胜这是要讹上刘乐了,实在是高啊!

    刘乐的天价治疗费还没有收到手,就已经被王全胜反咬了一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