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办公室里。

    邓如雪看着刘乐道:“胆结石真的好了,谢谢你的治疗。”

    “我收回开除你的决定。”

    “我想把你留在医院里,把整个泌尿外科都交给你。”

    “你还是留下来吧,明天就正式上班。”

    面对邓如雪的迷人美眸和友善的神情,刘乐笑了笑,心里却在挣扎。

    他想自己去开诊所,自由自在,不用再受约束,更没有尔虞我诈和各种算计。

    以他传承自医尊的医术,肯定能做出一番事业。

    就是暂时没有启动资金,连房子都租不起。

    所以,刘乐犹豫片刻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邓如雪似乎很开心,笑问道:“你那神奇的按摩手法是怎么学会的?”

    “我爸爸是乡村医生,我小时候跟着爸爸学的。”刘乐撒了个谎,他爸爸虽然是乡村医生,他小时候也跟着爸爸学过一些医术,却并没有学到按摩术。

    “不知道你能不能……治疗……”

    邓如雪欲言又止,觉得自己太过异想天开了,她接着改口道:“希望你今后好好工作,带着泌尿外科做出成绩,为别的科室做出表率。”

    “谢谢邓院长对我的信任。”

    刘乐虽然答应下来,心里却还在想着有朝一日,自己去开诊所。

    只要在医院里工作一段时间,赚到几万,应该就够了。

    而且,利用业余时间,天天都可以修炼,只要实力足够,什么病都能治哈!

    生活有了盼头,刘乐心里很愉快。

    喜滋滋的从邓如雪的办公室走出来,还没走多远,就被王全胜拦住了。

    “刘乐,你特么别得意,主任是我的;你个乡巴佬,有什么资格和我争?”

    孙富美也凶巴巴的说道:“滚蛋,再敢在这里,我就叫表哥抓捕你。”

    “老子的电脑被你摸坏了,你要赔一台。”李鑫煜也不甘示弱。

    “好狗不挡道。”刘乐淡淡道。

    “你说谁是狗?”王全胜一瘸一拐的冲上来,挥起拳头就打。

    同时还向李鑫煜使眼色。

    李鑫煜意会,也围上来,想在这里教训教训刘乐。

    刘乐面色一冷,想要动手把他们打残时,却又想到,他已经是泌尿外科的主任,而且这里又是医院里。于是,他最终忍了下来,然后就直接撞了上去。

    “嗷嗷……”王全胜直接倒在地板上,摔得四仰八叉,脑袋咚的一声撞墙。

    李鑫煜也被撞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他伸手去拉刘乐,却被刘乐一巴掌拍中,手臂酥麻,几乎断掉。

    孙富美急忙扶起王全胜,王全胜怒喝道:“揍他。”

    李鑫煜却摇了摇头,因为他感觉刘乐的手劲特别大,他都不一定是对手。

    “咱们还是先找邓院长吧!”孙富美劝道,“收拾这个混蛋还不是早晚的事,根本不急于一时,眼下还是工作要紧,咱们要留下来,才能有机会整死他。”

    恨恨的瞪着刘乐的身影越走越远,只到消失在走廊尽头,王全胜和孙富美三人这才搓了搓僵硬的脸,一起挤出笑容,敲响了院长办公室里的房门。

    邓如雪想不到他们还会找过来,真是无耻至极啊!

    硬着头发听了他们哀求的话,邓如雪虽然极为厌恶,却也再次动摇了。

    别看她面色如霜,清高冰冷,却就不是那种心狠的女人。

    最终她改变了决定:“孙会计和李队长暂时留下来吧,今后不要再做那种事情了。我开除王主任,不仅因为他陷害刘乐,还因为他没有能力做好本职工作。”

    王全胜苦着一张脸,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再次哀求道:“邓院长。我一直在努力改正,我一定会越做越好,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邓如雪这次是下了狠心,摆摆手:“李队长,把他带出去。”

    李鑫煜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表现表现,所以抓住王全胜的手臂就要向外拉。

    王全胜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邓院长,你要是真的开除我,等于逼我去死。”

    又是这一招?

    邓如雪瞳孔缩了缩。

    良好的教养,让她面对这种死皮赖脸的人时,有点不知所措。

    王全胜接着说道:“邓老做院长的时候,非常器重我,是邓老把泌尿外科交到我手里,我以前做的不好,愧对邓老。我心里憋着一股子劲,我发誓,一定……”

    “可是你做的并不好。”邓如雪不想听王全胜的废话。

    “我也一直在改正,邓院长,我真的在改正,已经有成效了……”

    邓如雪实在不想听,直接打断道:“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这次必须开除你。”

    王全胜突然磕起头来,痛哭失声道:“邓院长,你要是开除我,我就跳楼;就在医院里跳,我直接死在你的面前……”

    竟然以死要挟。

    这不要脸起来,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邓如雪犹豫了,却又实在忍不了王全胜这种人,不想收回刚才的决定。

    深吸一口气,觉得刘乐不会原谅王全胜,她这才说道:“只要刘乐原谅你,那你就留下来做他的助手吧!刘乐要是不原谅你,我也没办法。”

    王全胜心里一苦,因为想叫刘乐原谅他,谈何容易?

    这几乎比叫他杀了刘乐都难。

    可是为了留下来,王全胜也只能答应:“好。”

    不过,他又提了个要求:“还请邓院长把刘乐叫过来。”

    “我没有他的电话。”邓如雪直接就拒绝了。

    她想让王全胜知难而退,早点滚出医院,就是有电话,那也不会打的。

    “我有。”王全胜爬起来,急忙把刘乐的电话号码写给邓如雪。

    “只要邓院长把他叫过来,我一定会得到他的原谅。”他说得极为肯定。

    邓如雪再次做了一个深呼吸,真是从来没有见过王全胜这么不要脸的人。

    搞了半天还要让她打电话,她真后悔刚才太过心软。

    没多久,刘乐去而复回:“邓院长,你找我什么事?”

    邓如雪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王全胜已经扑通一声跪在刘乐的面前,痛哭流涕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欺负你,更不应该打你,求求你原谅我。”

    刘乐根本没停,而是直接从王全胜头上跳了过来,还是那种叉开双腿跳的。

    就像从王全胜身上骑过去一样。

    “邓院长,他这是想干嘛?”刘乐无视了王全胜,只是看着邓如雪。

    还是邓如雪养眼呐,白色衬衣,灰色垂地长裤,还有西装小外套。

    好像一位霸道美女总裁,就是秀眉微蹙,神色略显不喜;似乎心事重重。

    邓如雪叹息一声,这才解释道:“他想留下来,这要你原谅他才行。”

    王全胜转过身来,膝行到刘乐面前:“刘主任,请你原谅我。”

    “我干嘛要原谅你?”刘乐终于从邓如雪身上移开目光,看向了王全胜。

    “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跳楼,我就死在你面前。”王全胜再次以死相逼。

    刘乐微微一笑:“吓唬我?还是威胁我?你以为我是你爹,还怕你跳楼?”

    “我真的会跳楼。”王全胜大声道。

    “那你去跳啊!”刘乐巴不得他跳楼自杀呢,世间就会少了一位祸害和败类。

    “好,这是你叫我跳的。”王全胜突然爬起来,就快步跑到窗户前面,推开窗户向上一爬,左腿已经跨了出去,屁股也坐到窗户上面。

    只要他向外面一纵身子,就会掉下去了。

    这可是四楼啊!

    下面又是坚硬的水泥地面,掉下去的话,有百分之九十的机率直接死亡。

    “刘乐,是你逼我跳楼的,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王全胜还不忘回头瞪过来,恨恨的说道。

    “刘乐,你真的要逼死王主任吗?”李鑫煜怒喝道。

    “刘乐,你好狠的心。”孙富美更是咬牙切齿。

    “就知道你们是商量好的。”刘乐不屑的扫视他们一眼。

    “我们才没有商量。”他们自然不会承认。

    “刘乐。”邓如雪紧张了,要是王全胜真的跳楼,医院可就麻烦了。

    虽然王全胜的医术平庸,但是在业力还是有点小名气的。

    王全胜露出胜利的笑容,嘴上却仍然威胁道:“我跳了,我真的跳了 。”

    “你跳啊!”刘乐不为所动。

    “好,我跳。”王全胜一咬牙,突然把右腿也放到了窗户外面。

    “王哥。”李鑫煜惊叫一声。

    “王主任,不要啊。”孙富美大声尖叫。

    连邓如雪都慌张起来,她后悔了,后悔把刘乐叫回来。

    “王主任,你不要跳,我答应你,叫你留下来继续上班了。”她急忙劝道。

    王全胜心里得意至极,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他扭头道:“谢谢邓院长,谢谢……”

    他真是太开心了,使用这种办法,不但成功的留了下来,还打压了刘乐。

    今后,刘乐就会落个逼他跳楼的罪名,看刘乐还在医院里怎么混。

    “你跳啊!你怎么不跳?”

    就在王全胜以为自己已经获得胜利,想要收回双腿从窗户上跳回来时,刘乐突然冲了过去,抓着王全胜的上衣,直接把王全胜推了出去。

    “啊,救命啊……”王全胜吓得脸色发紫,拼命叫喊。

    现在,他整个身子都悬在墙外,只要刘乐一松手,就会立刻掉下去。

    “你不是要跳楼吗?”刘乐问道。

    “不,没有,我不要跳楼。”王全胜直接吓尿了,哗啦啦的向下落。

    “我不原谅你,你就跳楼,是不是?”刘乐又问道。

    “不,不是,我不想死,求求你,不要松手……”王全胜拼命哀求。

    办公室里,李鑫煜和孙富美都被吓坏了。

    望向刘乐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畏惧。

    邓如雪也呆立当场,她实在想不到刘乐竟然敢把王全胜推出去。

    “邓院长,王主任要是死了,刘乐就是杀人犯……”

    孙富美的话突然提醒了邓如雪,她吓了一跳,急忙大声喊道:“刘乐,你不要松手,快把他拉上来,拉上来。”

    李鑫煜和孙富美也一起跑过来,要把王全胜拉上来。

    刘乐直接把他们踢开,仍然向王全胜问道:“你不叫我松手,我就不松手吗?你以为我会听你的?我告诉你,今天你死定了……”

    这一句话,不但把王全胜吓得屁滚尿流,还直接把他吓得晕厥了过去。

    眼看王全胜没了反应,刘乐这才把他提起来。

    往地板上一仍,王全胜就像一滩烂泥。

    刘乐拍了拍手,一边向外走,一边淡淡道:“我不会原谅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