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车里,刘乐感激道:“邓院长,谢谢你。你真是即漂亮,又善良。”

    这马屁拍的,邓如雪微微一笑,仿佛花苞突然绽放,车内都是香味了。

    刘乐以为邓如雪是偶然路过,这才帮了自己一把。

    想不到邓如雪在专门找自己,想请自己去给她的爷爷邓长江治疗。

    邓长江六十五岁了,两个月前,突发心脏病病倒。

    邓如雪这才去医院主持工作,临时做了院长。

    听邓如雪说,他爷爷的病情已经很严重。

    来到坐落在滨江小区的邓家别墅。

    刘乐下车时向里面透视一眼,这哪里是病情严重,这明明都已经死了好不好。

    以他现在的医术,治疗心脏病不成问题,可是人都死了,还怎么治?

    让刘乐疑惑的是,一群医生还在那里激烈的讨论着。

    邓长江的孙子邓如文,正拍桌道:“谁能挽回爷爷的生命,我给他一千万。”

    “应该马上手术,为老爷子换个心脏。”一位老者突然大声说道。

    有人持不同意见:“换心脏谈何容易?光配型都来不及,老爷子没有时间了。”

    “昨天,有位捐献者的心脏,已经和老爷子配型成功。”

    “只是老爷的病情特别复杂,再动手术的话,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邓如文插话道:“既然我爷爷不能再做手术,那就用中医治疗吧!”

    专家学者们纷纷看向一位留着山羊胡须的老者。

    他们都是西医专家,只有白宇泽是老中医,在中医界极有名望。

    只见白宇泽摇头道:“难,难,难啊!”

    “如果你们早些时候请我,我还有些把握,现在就是华佗在世,也束手无策。”

    “你们看,心电图都成一条直线了,唉,还是准备后事吧!”

    “爷爷……你不要走啊……”邓如文往病床前一趴,干嚎起来。

    众人一阵唏嘘,都觉得自从邓长江的儿子和儿媳车祸去世后,要不是身边有邓如文的悉心照顾,根本就撑不到现在。

    爷孙情深,真是爷孙情深啊!

    而且,这孙子也是做生意的好手,硬是一个人撑起了江文集团。

    就在这时,邓如雪带着刘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听到邓如文的哭声,邓如雪还以为爷爷死了,泪水也猛地涌出眼眶。

    “哥,爷爷他……”邓如雪跑到床前,哽咽道。

    邓如文悲痛道:“爷爷他走了,通知亲朋好友……”

    “没死。”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邓如文的话。

    众人的目光全都盯在邓长江身上,看不到生命体征后,随即落到刘乐身上。

    “你是什么人?”

    “瞎说什么话?”

    连白宇泽都说邓老没救了,这小子竟然还说没死,这不是打脸吗?

    再说,心电图作不得假,都成一条直线,竟然还说没有死?

    这特么不会是傻子吧!想赚这一千万的诊金,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邓如雪急忙介绍:“他叫刘乐,是志海医院泌尿外科的主任。”

    白宇泽冷笑道:“胡闹,邓老患的是心脏病,全国各地的心脏专家都在这里,他一个泌尿外科主任懂个什么?专家们全都束手无策,他能有什么本事?”

    其他医生也纷纷说道:“小子,别沽名钓誉了。”

    “泌尿外科的疾病你都搞不定吧!竟然还来治心脏病,可笑。”

    “赶快出去,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有位医生还推了刘乐一把。

    刘乐收回透视邓长江的目光,平静的看着众人道:“邓老真的没有死。”

    刚才他远远透视一眼,也以为邓长江死了,现在近处一看发现还有一丝生机。

    白宇泽都被气笑了:“这小子是专门过来捣乱的吧!”

    “邓老都死了,还不让人安生吗?”

    “你不会和邓老有仇吧!”

    “心电图你都看不懂吗?那你就是最烂的医生。”

    “邓家大小姐把你带回来,真是糊涂了。”

    “小子,你难道还能让邓老死而复生吗?”

    医生们纷纷嘲讽起来。

    要不是邓长江的尸体就在旁边,他们都要笑场了。

    邓如文直接赶人道:“滚出去。”

    刘乐气坏了,好心过来治病,竟然要被赶走?你们就这么没有容人之量吗?

    就是一个要饭的来你家门前,你也不能这么凶恶的驱赶吧!

    要不是看在邓如雪的面子上,刘乐都不会来。

    这些人的嘲讽他尽管生气,却还并不心寒。

    然而,邓如文的话,真的让他心寒了。

    “好,好得很。”

    刘乐转身向外走去,你们自己不愿意救,老子总不能求着你们吧!

    邓如雪一把拉住刘乐:“等一下。”

    然后向大家道:“为什么不让他试试呢?”

    “有什么好试了?爷爷已经走了,心跳都停了,你想让他瞎折腾爷爷的尸体吗?”邓如文指着心电图气愤道。

    是啊,连心脏都不跳了啊!

    邓如雪泪眼婆娑的看向刘乐:“是不是没有办法了?”

    “有办法。”刘乐轻声道。

    邓如雪猛地一喜:“那你快给爷爷治疗吧,全靠你了。”

    刘乐正想走过去,可是那些人全都挡在前面,无人让开。

    就连邓如文都没有让开的意思,似乎并不想看到刘乐为邓长江治疗。

    “邓大小姐,你别被这小子骗了。”有位医生摇头叹息。

    “是啊,现在什么人都有。”

    “治好了邓老,如文开出一千万的诊金,哪个医生听到后都会动心的。要是全国的医生,都来给邓老治病,难道都让他们过来吗?”

    “邓家的别墅虽然不小,那也站不下吧!”

    “没有资格的人进来,只有添乱。”

    “他今天能在这里看到我们,已经够他回去吹嘘一辈子了。”

    “…………”他们七嘴八舌,说的振振有词。

    “小子,你能看出邓老是什么病吗?”白宇泽极为鄙视的问道。

    “中毒了而已。”刘乐淡淡道。

    “什么?中毒?”白宇泽实在忍不住,笑得格外轻蔑。

    “你小子乱说。”

    “真是可笑。”

    “明明是心脏病,你却说是中毒,你特么脑残吧!”

    刘乐冷冷的扫视众人:“你们这群专家学者,竟然把中毒当成心脏病治疗,老爷子如果死了,也是你们害的,你们都是杀人犯。”

    “小子,你很狂啊!”白宇泽气愤不已。

    一位心脏专家怒喝道:“哪有中毒症状,你指出来给我们看看。”

    “如果是中毒了,我们会看不出来?”

    “……”

    “让开。”刘乐喝道。

    这下子,医生们总算退到两侧,一个个怒视刘乐,恨不得把刘乐打死。

    在此的哪一位不在医学界响当当的人物?这小竟然敢不尊重他们!

    小小年纪竟然在他们这些德高望重的专家面前大呼小叫,你以为你是谁?

    “爷爷一定还有救。”邓如雪倒是非常相信刘乐。

    “白老,王老……”邓如文看向众医生,神色略显担忧。

    白宇泽安慰道:“不要担心,我们都在这里看着呢,他也不敢乱来。就让他治,治不好咱们就报警,这可是诈骗,敢来邓家诈骗,他这辈子都完了。”

    王老是市一院的院长,也安慰道:“没事,邓老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神仙也治不少了,这小子狂妄自大,等着瞧吧,看他怎么收场……”

    刘乐回头道:“那你们看好了,一群害人的庸医,今天就叫你们大开眼界。”

    “小子……”

    “混蛋玩意……”

    被刘乐骂成庸医,众医生气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

    心态立刻崩了,多年的涵养,碎了一地。

    刘乐不再理会他们,解开邓长江的上衣,取出提前准备好的银针,找准穴位后,直接针灸在邓长江那已经变得紫黑色的胸膛上面。

    银针上面带有刘乐的真气,开始缓慢的把毒素吸附出来。

    眼看银针变黑,怒不可遏的白宇泽突然安静下来,也示意大家安静。

    大家不明所以,却还是很给白宇泽面子,房间里顿时变得落针可闻。

    他们疑惑的看向刘乐,只见刘乐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在邓长江的胸口上刺入了十枚银针。那银针在离手后,还在不停的震动着,就像飞速旋转的陀螺一样。

    让众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银针竟然变黑了,就像被墨汁染了一样。

    就在十枚银针全都变成黑色之后,刘乐快速的拔出来,用纸巾包住,直接递给了邓如雪:“毒素已经吸出,拿去化验吧。”

    “好。”邓如雪接在手里转身就走,却被白宇泽拦住了。

    白宇泽神情凝重的拿起一枚黑色的银针看了看,震惊道:“真的是毒。”

    毒!?

    这就应验了刘乐刚才的话,诸位医生们全都被打脸了。

    他们一个个老脸通红,感觉火辣辣的痛。

    邓如雪悲愤的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

    邓如文前来问道:“白老,我爷爷中的是什么毒?”

    “这个……等化验结果出来就知道了。”接着,白宇泽捋着山羊胡须,转身看向刘乐的背影,呓语般的说道:“不得了,不得了,神针术现世了。”

    然后,他缓步走过去,轻声问道:“刘小友,这银针吸毒之法,是不是……”

    “闭嘴。”刘乐喝斥一声。

    “你会不会说话?”邓如文怒道。

    “目无尊长,没有教养。”众医生也很是不满。

    虽然刘乐的针灸术似乎很厉害,可是白宇泽是中医界泰山北斗式的人物,连他们都要客客气气呢。刘乐竟然敢直接喝斥,真是没大没小,嚣张狂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