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还有两位警察,刘乐没有动手。

    “是他们要打我,我不得不还手。”刘乐解释道,他对警察还是很尊敬的。

    可是警察并没有刘乐想像的那么英勇,也没有一般警察应该有的样子。

    他们也吓得双腿发抖,一起对着刘乐点头哈腰道:“是的。”

    “我们看到了。”竟然还有些小心翼翼。

    “我没有抢手机,也没有偷钱包。”刘乐再次说道。

    “是的。”

    “不是你抢的,也不是你偷的,我们知道……”

    警察都这么怂吗?而且,干嘛惧怕自己呢?

    刘乐疑惑道:“你们是假警察?”

    下一秒,刘乐就确定了,这两位就是假警察。

    要不然,绝对不会露出那种慌乱无措的样子。

    刘乐也不客气,上去就把两位假警察打翻在地。

    转过身来时,只见钱大山已经清醒过来,正使劲爬起来。看到刘乐走过来,他用手指着刘乐,怒吼道:“你特么不想活了,你知道老子是谁……”

    “考我啊?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是我国春秋时代的思想家,哲学家。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说着,刘乐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你自己无知,还以为我和你一样无知吗?”刘乐又教训道。

    啪。

    又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钱大山懵逼了,被连着抽了两巴掌后,更加懵逼了。

    “我爸不会放过你的,你等死吧!”他缓过气来后,咬牙切齿道。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刘乐抬起脚来,向下一踩,一阵骨胳断裂声响起,接着就是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然后叫声戛然而止,一切归于平静。

    两位假警察和另外二十多位打手,全都趴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不敢起身。

    踩断钱大山的左腿之后,刘乐又踩断了他的右腿。

    钱大山疼得死去活来,最后直接晕厥。

    可是他很快又从晕厥中清醒过来,用双手抱着刘乐的腿,哀求道:“刘哥,刘爷,放过我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还会报复我吗?”刘乐淡淡的问道。

    “不,不,再也不敢了。”

    “怎么能不敢呢?你要是不报复我,我就和你没完。”刘乐喝道。

    钱大山崩溃了:“爷爷啊,我真的不敢了……”

    看到钱大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刘乐嫌弃的在他身上擦了擦鞋子,就转身走了。有那么一瞬间,他都动了杀心,却因为有几个人说说笑笑的路过这里,而最终放弃了。希望钱大山能改过自新,再有下次,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了。

    …………

    回到出租屋,刘乐透视向田晴晴的房间。

    看到她还没有睡,就敲响了房门,然后走了进去。

    田晴晴刚刚洗过澡,穿着性感的真丝睡裙,胸部挺拔,把裙子都撑了起来。

    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让人迷醉。

    “田姐,这是房租。”刘乐把钱递过去。

    “唉呀,不要了,多亏了你帮我按摩好脚,要不然我还不能下床呢。”

    田晴晴推辞道。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刘乐硬是把钱递了过去。

    突然发现田晴晴的额头有些发黑,似乎粘了什么邪物。

    田晴晴笑问道:“这么晚才下班呀,有没有吃晚饭?”

    “吃了。”

    刘乐撒了个谎,他治好了邓长江,连邓家的一口水都没有喝,就回来了 。

    感觉刘乐盯着自己看,田晴晴急忙说道:“时候不早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刘乐犹豫一下,还是问道:“田姐,你有没有感觉到头晕,或者头痛?”

    田晴晴揉了揉太阳穴:“是有一点,我准备明天就去看医生。”

    “那你看我,睁大眼睛看着我。”刘乐嬉皮笑脸道。

    “看你干嘛?”田晴晴神色不悦,觉得刘乐在调戏她。

    “我就是医生。”

    “我知道,你是泌尿外科的实习医生,我这可是头痛,你能治吗?”田晴晴显然不相信刘乐的医术。头痛应该去看神经内科,可和泌尿外科没有什么关系。

    “试试不就知道了,来,让我给你按摩按摩。”

    “才不给你按摩,我还是明天去医院看医生吧!”田晴晴有些羞涩。

    之前,被刘乐按摩脚的时候,她心里就有些痒痒的;这要是被刘乐按摩头部,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再说,夜色是那么撩人,她也害怕刘乐动手动脚。

    特别是刘乐的那双火热的眼睛,盯着她看的时候,就会让她特别心慌。

    “一般的医生也治不了你这病,只有我才能手到病除。”

    刘乐倒是没想那么多,他轻笑道,“而且,今晚给你免费。”

    “去你的,什么免费。”田晴晴推了刘乐一把,面颊一冷:“我要休息了。”

    刘乐无奈,收敛笑容,认真道:“田晴,你这不是病,是沾染了邪物,吃药打针都没用,去医院也是白花钱,所以……”

    “所以,只有你能治?还用按摩给我治,还要现在按摩,是不是?”

    田晴晴的语气加重,粉嫩的脸蛋都严肃的板了起来。

    “对。”刘乐微微一笑。

    “切,你少骗我。”田晴晴还是不相信,在她看来刘乐这个坏小子,只是想趁机占她便宜而已,还想按摩,她才不会让刘乐得逞呢。

    而且,刘乐的目光好吓人的,她真不想再被刘乐火辣辣的盯着。

    刘乐也没有坚持,道了一声晚安,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他洗了洗澡,吃了一碗泡面当宵夜,就开始修炼起死回生诀。

    他还以为随着他的修炼,会继续获得医尊那本书里面的医术,结果并没有。

    正当他有些疑惑不解时,一道意念传送过来:“前三页的基础医术你已经全部获得,后续的医学知识需要你修炼出灵力,提升为灵境才可以。”

    刘乐吓了一跳,想不到医尊的那缕灵魂还在他的体内。

    他急忙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从上到下查看了一遍又一遍,想把那玩意仍掉。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要暂时借住在你的体内,等找到合适的肉身,就会离开。”那道意念再次传来。

    “那你去找啊!”刘乐叫喊道,“缠着我干嘛?”

    “因为我没有办法去寻找,要你帮我寻找才可以。”

    刘乐急忙问道:“随便找个尸体就行吗?”

    “当然不是。”

    “那怎么找?”刘乐焦急万分,身体是他自己的,他可不想让别人住。

    “等你修炼出灵力,自然就会知道。”

    “那你住在我的体内,我可以收房租吗?”刘乐做梦都想成为房东。

    就像田晴晴那样,家里拆迁了十套房子,每个月光收收房租,都吃喝不愁。

    “哈哈哈……我把传承都给你了,难道还不够吗?”意念道。

    “卧槽,传承是你自己给我的,又不是我硬向你要的。我现在不要传承,只要房租。有本事你把传承收走?找别人复活你去?”刘乐愤愤不平道。

    结果意念沉寂了,就像嗝屁了一样,再也没有说话。

    看来,这房租不太好收啊!

    第二天清晨,刘乐体力充沛,神清气爽,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

    只一夜的修炼,他经脉中的真气增加一倍,比睡了一夜还精神。

    虽然没有再获得医学知识,体质却有了极大的改变。

    出门的时候,刘乐看到了田晴晴。

    只见她穿着丝袜短裙,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非常迷人。

    只是这大热天的,头上竟然戴着毛茸茸的帽子,就有点不伦不类了。

    看来,她的头痛越发厉害了。

    “田姐,你要去医院吗?是不是去志海医院?”刘乐紧走几步追上去问道。

    “才不去志海医院,我要去市第一人民医院。”田晴晴打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刘乐叹息摇头,看来她要吃些苦头了。

    只是不知道她为何会粘上邪物,难道她得罪了什么人,有人要陷害她吗?

    在路边的早餐饭吃早餐的时候,刘乐看到白宇泽的车子在悦兴小区门前停着,白宇泽站在车前不时向小区里张望,好像在等人。

    难道他昨晚送自己回来后,就一直没有走吗?

    刘乐没有在意,直接乘坐公交车,去志海医院上班了。

    来到泌尿外科诊室,医生和护士们看刘乐的目光全都变了。

    以前傲慢清高的漂亮护士,对他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还主动凑过来,轻声说道:“刘主任,你是咱们医院最年轻的主任,今后前途无量。”

    刘乐记得,昨天他被王全胜打伤,就是这位漂亮的护士姐姐帮自己处理的伤口,不由得微微点头,露出笑容。

    还留意一下她的名字,原来叫,梅晓艳。

    “这是咱们诊室收治的住院病人,请您过目!”

    她笑盈盈的递过来一摞,摆得整整齐齐的病例。

    刘乐接到手里,坐到主任办公桌上,翻看起来。

    以前,这里是王全胜的位置,现在王全胜连诊桌都没了,正蹲在角落里抽烟。

    虽然昨天差点被刘乐仍到楼下,吓得魂飞魄散,但是他今天仍然过来上班了。

    他都已经计划好了,要把刘乐的名声搞臭,甚至把刘乐这个人搞死。

    之所以今天带伤上班,就是想亲眼看到刘乐被赶出医院抓进监狱的时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