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我要杀了他……”白玲珑此时已经有些失控了。

    “冷静点吧,你现在过去找他,那他就赢了……”李雨果说道,

    “一下子杀了他,你不觉得太便宜他了么?她对你的所作所为,难道你咽得下这口气么?”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白玲珑呜咽的说不出来话。

    “李玉堂勾结马贼,压榨良善……据我所知,他应该有个账本,还有一些给马贼来往的货物清单,而这些东西……能够帮我们揭示李玉堂的真面目,让整个纳兰城的百姓都知道,他李玉堂是一条狗,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狗,让他名誉扫地,这比杀了他更加合适,不然他若是死了……他也许就会变成英雄,毕竟现在在全城人的眼里,李玉堂就是一个好人,一个好将军,他是仁慈的化身,他是正义的使者。”李雨果说道。

    “我……我做不到。”白玲珑说道,

    “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怎么做得到?”

    “不,你很坚强,你比任何人都坚强!我查过你,你以前是某个村子村长的女儿,出生书香门第,但是为了寻找弟弟,你甚至于都能够忍辱负重,就这份决心,你已经凌驾在所有人之上了!如果可以,我愿意亲自去找出那些账本,但是李玉堂太小心了,他提防着身边每一个人,包括他最亲近的人……他明明腰缠万贯,但却不肯将你赎身,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李雨果说道。

    白玲珑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我可以试一试,但是……我应该怎么联系你?”

    “我。”贼皇走了出来,他说道,

    “你窗台外面有一个小花盆,平时都是你自己打理的,你若是有消息要传出去,就将资料用油纸包裹好,然后藏在花盆底部,在花盆周围系一根白丝带,我就会过来取走你的密函。”

    “好!”白玲珑毫不犹豫的说道,她此时已经双眼充满怒火了,弟弟是她活着的希望,现如今希望没了,她说什么都要将弟弟的血仇给报了。

    她缓缓的抬头:“李雨果,你似乎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是么。”李雨果双手负在身后,他微微一笑,

    “人么,总得带着一张面具,当然要认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唯一要注意的是,这张面具不能待戴的太久了,不然和脸皮长在一起,假的也变成真的,到时候就真的去不下来了。”

    “好了。”李雨果向前走去,

    “碰面就到此结束吧,不然你离开久了,张妈若是看出什么端倪,那就不好了……张妈这个人唯利是图,为了钱,她会出卖她能出卖的一切,哪怕是你……”

    “我知道。”白玲珑缓缓说道,

    “李少爷,谢谢你。”白玲珑恭恭敬敬,朝着李雨果鞠了一躬。李雨果不再停留,而是和贼皇、君雪离开了乱葬岗。

    “接下去我们做什么?”君雪问道。

    “差不多哦,应该给老百姓们造一些福利了。”李雨果看着天空,天阴沉沉的,乌云遍布,但是他知道,在这乌云的后面,是绚丽的阳光。

    只是乌云太厚重了,将阳光完全遮挡,这才让四周围的大地看起来死气沉沉。

    但这时候,乌云忽然出现了一道缝隙,一抹阳光偷偷的溜跑了出来,洒在了城墙上,光明似乎已经不远了。

    “城主府招募工人了!”君雪站在城门口说道了起来,

    “招募工人,每天一斗面,来报名的速度了,只招募一百人!”君雪的吆喝,让城门附近立刻沸腾了起来。

    “什么?我有没有听错,每天一斗面?”

    “等一下,这似乎是软饭王身边的丫鬟叫喊的,会不会在耍我们?”

    “管他耍不耍,反正耍了我们也不会少块肉,再说了……要是真的,每天能领一斗面啊!”整个城门附近都沸腾了起来。

    贼皇蒙面站在了李雨果的身边:“哥哥,这样真的可以么?”

    “要将不景气的纳兰城从泥潭里面拉起来,第一步就是确保百姓吃的上饭。”李雨果走了上去,而简易的木台周围已经站满了人。

    人们看到了李雨果,一个个人纷纷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看,是软饭王来了!”

    “果然是拿我们开玩笑,扯淡呢!走走走……”

    “是啊,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传说城主府每天也过的十分拮据,他们又怎会大发慈悲管我们的死活呢!”听到了周围的议论,李雨果直接来到了台上,用葫芦瓢,舀起了一斗的面:“当然不是白给你们米面的,你们也需要付出响应的劳动才行,从今天开始,城外十里的荒地正式开始开垦!”一个胆大的汉子上前说道:“那好,你先给我一斗面!”说着,他拿出了随身的麻布口袋。

    李雨果毫不犹豫的,将那麻布口袋给填满:“你是第一个,所以给你一斗,再送你一斗!”当那汉子看着装填慢慢的麻布口袋,激动的浑身发抖,他抓了一把面粉放在嘴边一舔:“真的是面!”此话一出,整个城门附近的人都沸腾起来了。

    “哇,还真的有这么大的大好事啊!”

    “天呐,就要一百人,我……我也加入进来!”

    “别挤啊喂!别挤,我说了别挤,裤子都挤掉了!”百姓们争先恐后的开始争抢了起来。

    李雨果招呼道:“排队,插队的没有面!”不多时,两大袋的米面已经分完了,周围得到米面的人更是死死围拢住了李雨果,在李雨果的带领下,来到了城外的荒地,这地方要是重新再作为农田,必须引入灌溉,所以开沟渠是第一步。

    李雨果也早就准备好了种子,各种各样的种子,只要顺利引水进来,这块田的开垦就不是问题,如此一来,粮食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不过这也是一个长期的计划。

    “哥哥,每天的粮食得花费五十两,这么下去……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呢。”贼皇好心提醒道。

    “我知道,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以渔。”李雨果说道。贼皇叹了口气:“夫人都这么对你了,其实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自立门户,就凭借哥哥你的本事。”

    “她啊……她虽然凶悍了一旦,但骨子里并不是一个恶人。”李雨果说道,毕竟原来的纳兰梦,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弃李雨果而去,哪怕李雨果死了,她都战斗到最后,力竭而亡。

    然而李雨果不知道的是,这时候的纳兰梦,正在她不远处,她在一棵树的后面藏身着,她将刚才李雨果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此时她的脸蛋有些发烫,她捂着脸,暗骂了一句:“这混蛋,那么难为情的话,竟然说的那么自然,真是不要脸!”她准备离开,可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李雨果,她嘴唇嗫嚅了一下,喃喃说道:“师父,看来雨果真的是变了呢……”开垦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三天后李雨果如约而至,来到田地附近视察,然而这时候他过来时,却发现周围一片狼藉,百姓们都坐在了地上,一个个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受了一点伤。

    李雨果立刻跑到了一个白发老者的身边说道:“忠叔,这是怎么回事?”

    “是……是姑爷啊。”他说道,自从李雨果招募这些人以来,这里工作的人,每个人都能够得到一些粮食,所以对李雨果的印象也是大幅度的改观。

    “忠叔,怎么人一下子变得那么少了?”李雨果关切的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