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噗”一声闷响传出,黑衣男子身影一顿,停在了空中,此时他面前一名十多岁的少年男子正一脸讥讽的看着自己。

    “以阁下的修为,竟然还去偷袭一个小辈,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少年一脸讥讽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黑衣男子早就神念一动,就对方的修为探查了一遍,发现对方竟然也是化灵初期修为,顿时心中一安的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活不过今天。”林九说着手上灵光一闪,海天刺随之飞起。

    “灵器?”黑衣男子吓了一跳,灵器的厉害他自然知道,只是化灵期灵修拥有灵器的实在太少,没想到眼前这名少年手中就有一件。

    林九丝毫没有理会,神念一动,海天刺光芒一闪,直奔黑衣男子而去。

    黑衣男子顿时大惊,虽然他时常听闻灵器的厉害,不过他闯荡灵修界这么多年,见过的灵修也不在少数,也只有那些结灵期以上的灵修才拥有灵器。

    至于化灵期灵修,他还从未见过拥有灵器的存在。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次遇到拥有灵器的化灵期灵修便是自己的敌人。

    海天刺速度惊人,一闪便到了眼前,男子大惊之下,身上灵光闪动,飞快的向一侧闪避开去。

    林九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一声冷哼,男子只觉眼前一花,顿时整个大脑都失去了控制一般。

    就在这时,林九身上灵光一闪,便到了男子身后。

    此时黑衣男子刚刚从失神中反应过来,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股凉风便到了后脑。

    男子脸色大变,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灵力随之划过脖子,黑衣男子那颗硕大的头颅立刻飞了起来。

    男子至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一名十多岁的少年手中,而且交手不过一个照面而已。

    黑衣人也没想到同伴转眼间便被斩杀,心中大急,然而此时自己无论施展什么灵术,都被对方死死缠住,根本脱不开身。

    眼见林九收起了黑衣男子的乾坤袋,黑衣人早已无心念战,心中一横,身子一晃,立刻化成了一道黑气,分八个方向分散逃走。

    “想走?没门。”眼见黑衣人要走,林九自然不可能让其轻易离开,当即神念一动,手上灵光狂闪,连续斩出了五道灵光。

    虽然林九斩出的手势有先有后,不过五道灵力却没有先后,分五个方向斩去。

    而此时和黑衣缠斗的化身也和林九一般,同时斩出了三道灵光。

    随着几道灵光斩出,黑气中顿时惨叫连连,而那些黑气一被灵光斩中,立刻烟消云散,唯有最左边一道只是微微一顿,便继续朝着远处飞去。

    “想走?没门。”林九一声冷哼,身上灵光闪动,转眼间消失在了眼前,而他那具化身也身上灵光一闪,沿着林九飞遁的方向而去。

    李家众人看着场中的变化一时间愣在的那里,什么时候这剑阁城中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化灵期前辈。

    又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化灵期前辈都聚集到了这里,难道这剑南灵修界真的要变天了么?

    李家主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直到此时他才行想起敌人并未清理干净,当即一声大喝,带着众人直奔对面的人群中攻了过去。

    眼见家主率先攻入敌人群中,那些家丁哪里还敢怠慢,纷纷拔出长刀直扑那群黑衣人而去。

    此时李家几位长老也闻讯赶了过来,纷纷大喝着朝着树林中的那群低阶灵修攻去。

    此时黑衣人首领一死一逃,群修早已无心念战,加上又被李家主这位感灵期十二层灵修一番冲击,早已溃不成军,纷纷夺路而逃,一些跑的慢的灵修有时候一个不慎甚至被那些举着长刀的家丁乱刀砍死。

    至于那些修为较高的灵修,此时早已跑出了树林,转眼间消失在了眼前。

    李家主虽然想要将来人一举消灭,无奈对方人数实在太多,加上对方一心想逃,以他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将对方一一灭杀,追了一阵只得返回。

    “今天小爷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带头的一名黑衣人好不容易摆脱了李家众人的追杀,在一处山包上停了下来。

    “的确,小爷我给你算你,你最多活不过今天。”就在这时,一个似有似无的声音从旁边的草丛中传了出来。

    “是你?”自称小爷的男子吓了一跳,一眼认出了这位煞星,正是灭杀黑衣人的那位。

    想到这里,男子顿时双脚发软,此人修为深不可测,就连带头长老都被他一招灭杀,凭自己这点微末之际,无异于以卵击石。

    男子倒也光棍,眼见无法力敌,双脚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求饶道:“晚辈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前辈高抬贵手,饶了晚辈小命。”

    林九微微一笑,此人倒颇懂进退之道,既然如此上道,不如审讯一番。

    想到这里,林九咳嗽一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眼见对方没有立刻出手,男子狠狠地松了口气,只是听到林九的问话时,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门中规矩森严,此处行动乃是绝密,如果自己泄露出去,一旦被门中知道,只怕怎么死都不知道。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见男子犹犹豫豫,林九右手一抬,海天刺随之飞起, 缓缓转动着向着男子当头飞去。

    感受到头顶强大的灵压,男子心中大惊,虽然他没见过灵器,但是对灵器的厉害却早有耳闻,别说自己一个小小的感灵期灵修,就算是化灵期前辈,也不敢以肉身挡对方的灵器一击。

    “前辈饶命,我说,我说。”男子心中一横,立刻拿定了主意。

    虽然说出了门中机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但如果不说立刻便会殒命,门中的惩罚虽然严厉,但还不至于立刻要了小命,孰轻孰重可想而知。

    “很好。”林九满意的点点头,饶有兴趣的道:“那就说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